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迷踪谍影-> 第二千六百零四章 分别时刻

第二千六百零四章 分别时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数百个土匪,抱着脑袋,在国军士兵的监视下无精打采的成了俘虏。

    这是尚团的一个营终于到了!

    国军正规军的出现,一下子就把左尖山群匪打懵了。

    十二个小时水米未进,疲惫不堪。

    大当家的被抓,让他们失去了主心骨。

    当国军正规军的枪声一响起,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在第一时间丧失了反抗的勇气。

    而尚团还采纳了孟绍原的建议。

    枪声,只是起到威吓作用。

    国军将士们一边开枪,一边大喊:

    “放下武器,只办首恶,从者不究!”

    这一来,即便还有死硬分子想要顽抗到底,也已经大势已去。

    自此一战,左尖山群分大部落网。

    这股为祸苍梧多年的土匪,竟然被这么瓦解了。

    宝山寨的寨门打开了。

    那些土匪们,看着漫山遍野的国军士兵和左尖山土匪,一个个面面相觑。

    看向孟绍原的时候,眼中,更多的便是敬畏。

    这时候,一个少校营长走了过来,一个敬礼:

    “报告特派员,我营任务完成!”

    “辛苦了。”

    孟绍原一挥手,让人把史金钟带了出来,交给了营长的手下:“这是左尖山匪首史金钟,带到苍梧去。

    还有,派一个连,挑选几个土匪,让他们带路去左尖山,史金钟的大本营里剩下的土匪不多,而且断然不敢抵抗。

    把史金钟这些年劫掠来的赃物全部起出,然后,一把火给我把匪巢烧了!”

    “是!”

    营长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这次借着演戏之名,在左近埋伏,等到接到信号,不费吹灰之力,就剿灭了左尖山之匪。

    自己的这份功劳,那是断然跑不掉的了。

    一个脑袋从后面冒出。

    那是骆顺。

    他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

    他也知道,所有人都错怪特派员了。

    忽然,他对着孟绍原鞠了一躬:

    “谢谢你!”

    然后,仿佛生怕特派员会骂他,赶紧一溜烟的跑了。

    孟绍原笑了。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杭三娘,忽然一瞪眼睛。

    杭三娘心里一紧张:“怎么了?”

    孟绍原冷哼一声,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说了让你洗干净了去床上等我,为什么不听呢?”

    ……

    这是美好的一天。

    宝山寨里杀猪宰羊,热闹非凡。

    死对头被除掉了。

    而且,宝山寨群匪还接受了招安。

    现在,他们是军统忠义救国军苍梧挺进大队!

    杭三娘为少校大队长!

    孟绍原说过,女人不适合担任军事指挥官。

    不过,这是忠义救国军。

    而且还是一群土匪整编成的。

    说到底,他们几乎没有可能上前线。

    这也是孟绍原的拿手好戏。

    不用向上级请示。

    杭三娘的这个少校,也不在任何编制上。

    土匪们可不会管这些。

    最起码,他们摇身一变,从一群被人唾弃的土匪,成了忠义救国军了。

    双喜临门,这不得好好庆祝一下。

    就在他们兴高采烈准备庆功宴的时候,特派员却正在和他们大当家的,关在屋子里黑天昏地。

    孟少爷耗尽体力,气喘吁吁。

    杭三娘也是香汗淋漓,浑身上下一丝一毫力气都没有了。

    她趴在孟绍原的身上,低声说道:“你要走了吧?”

    孟绍原没有回答。

    “留下来好不好?”

    杭三娘几乎是在那里哀求了:“当官有什么好,处处受制,留在宝山寨,你就是大当家的,快活逍遥。我什么都不管了。”

    孟绍原反问道:“如果我说,让你把离开宝山寨,跟着我离开呢?”

    杭三娘一怔,随即低声说道:“宝山寨是我爷爷立起来的山头,到我这三代人了,寨子里有很多人都是老人,一直都跟着我们杭家。

    我没办法扔下这些弟兄们不管,可我,我一定会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到了那个时候,你让我去哪,我就去哪。”

    “你没办法扔下你的兄弟,我也一样没有办法扔下我的兄弟。”孟绍原出神地说道:“日本人还在咱们的土地上,我的任务还没完成。”

    说着,他看向了杭三娘:“三娘,答应我,别做土匪了。尽快找到接班人,尽快当个普通人。

    十万大山十万匪,当土匪,不会永远逍遥自在。远远的离开这里,从此后隐姓埋名,任何时候都不要再提到这段过去。杭家之匪,由你而绝!”

    杭三娘的眼中已经有泪花闪动。

    她用力的点了点头:“杭家之匪,由我而绝!可到了那个时候,我到哪里去找你?”

    孟绍原竟然无言以对。

    他沉默了一会:“我也不知道。也许那时候我死了也说不定。”

    “像你这样的人,是不会死的。”杭三娘却忽然肯定地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死的。”

    孟绍原苦笑一声:“就算我不死,将来我会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记得,我不叫蔡雪峰,我叫,孟绍原。孟绍原的孟,孟绍原的绍,孟绍原的原。”

    杭三娘“噗嗤”一声笑了,可笑着笑着,她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她擦去了眼泪,死死的看着孟绍原:“我只有最后一个要求,到明天上午之前,你一直都陪着我,好吗?”

    “我答应,到明天上午之前,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

    夜晚终将过去。

    昨天在喝庆功酒的时候,杭三娘喝了很多很多酒。

    她笑得很开心。

    可是一直跟着她的女随从,却总觉得大当家的不开心。

    就算喝醉了,杭三娘也一早就起来了。

    她像一个真正的妻子那样,服侍着孟绍原起床,帮他穿好衣服,为他准备好早饭。

    她什么分别的话都没说。

    该流的泪,昨天,都已经流完了。

    有些人,你是永远也留不住的。

    杭三娘只想把这一刻永远的记在脑海里。

    分别的那一刻终于到来。

    杭三娘没有要其他人跟着,而是自己把孟绍原送到了寨门口。

    李之峰和骆顺很知趣的先走出了好远。

    “女匪,记住我的话。”孟绍原微笑着:“如果下次还能再见,你不再是大当家的,你就是杭三娘!”

    杭三娘轻轻抚摸着孟绍原的脸庞,她也在笑:

    “汉子,我答应你。请你也也答应我,好好活着,等到了那一天,不管你在哪,就算是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找到你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