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网游动漫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1997章 彻底绝望后的沉寂

第1997章 彻底绝望后的沉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半个小时后……

    池非迟到了阿笠博士家,换鞋进屋坐下,接过灰原哀递来的茶杯,听柯南说了爆炸前后经过。

    “博士觉得我是记忆出现了错误,可是我不认为我会在这种重要的时刻,观察不到嫌犯的特征,甚至还把嫌犯看成了黑色的人……”柯南坐在对面沙发上,烦躁地用双手抱头,挠了挠头发,很快又抬起头,隔着茶几的距离,直视着池非迟,“我记得池哥哥以前说过,你看见过黑色的人,对吧?”

    池非迟垂眸看了一眼桌上的画纸,点了点头。

    柯南连忙探身趴到桌上,指着画纸上的纯黑人影,抬眼向池非迟确认,“和这个一样吗?就是完全的黑色,可以吞噬一切色彩的黑,不是光线所影响。”

    池非迟一手端着茶杯,再次点了点头,“在阳光下都是黑色的人。”

    “也就是说,他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吗……”柯南认真思索了一下,又问道,“池哥哥,你上一次看到那个黑色的人,是在什么时候?”

    阿笠博士看着柯南,神色微妙。

    新一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病了啊?

    “上次……记不清了,我已经很久没有留意黑影了,”池非迟回忆了一下,“不过,曾经警察连续被杀害的案件里,还准备袭击小兰的那个风户医生,我追上去的时候,看到他是纯黑的人影。”

    柯南很快想起了那个案子,疑惑道,“风户医生?池哥哥追他的时候,是在医院里,还追到了街上,对吧?可是,如果是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医院走廊和街上跑,应该早就引起很大的关注了啊……”

    “柯南,你能不能跟我来一下?”光彦打断柯南,还伸手拉了拉柯南的衣服。

    柯南见光彦神色认真,一头雾水地跳下沙发,跟着光彦到了料理台前。

    步美和元太也跟了过去,都用不解又严肃的古怪神情看着柯南。

    “你们……”柯南看着包围自己的三个孩子,被盯得心里毛毛的,“怎么了吗?”

    “柯南,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啊,”光彦目光复杂地看着柯南,轻声道,“你跟我们开玩笑没关系,我们知道你不是那种喜欢捉弄别人的坏孩子,可是……”

    “可是,你不要再跟池哥哥说下去了,可以吗?”步美一脸不忍地看了看那边沙发上的池非迟,回头再看柯南时,眼里已经有了泪光,“跟我们开玩笑没关系,但是池哥哥会很认真,我、我会觉得你这样很过份……”

    柯南看着步美眼里的泪光,感觉自己要先哭出来了。

    明白了,这三个孩子是以为他夸大其词、用玩笑的心态说这件事,如果他真的是这样,那么对于认真对待的池非迟来说,确实是一个可恶又过份的玩笑。

    可是,他也是很认真的啊。

    “柯南,虽然池哥哥有时候会用凶巴巴的眼神吓唬我们、还喜欢拎着我们的衣领把我们拎来拎去,”元太一脸严肃,“可是,他其实对我们都很好,不是吗?所以,请你适可而止吧!”

    柯南张了张嘴,只是看着用期待目光看着他的三个孩子、看着神色复杂又担忧看着他的阿笠博士,彻底明白自己很难说清楚,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你也不要生气,”光彦隐约从柯南眼里捕捉到一丝无奈,安慰道,“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正因为是好朋友,所以,在觉得你有什么不对的时候,我们才要直接提出来,不管最后是你不对、还是我们错了,只要提出来才会明白彼此的想法。”

    “好啦,我没有放在心上!”

    柯南失笑,见三个孩子释然松了口气,重新走向沙发。

    他怎么会生小孩子的气呢?

    而且这三个小鬼本来也是担心他捉弄池非迟、捉弄过头,所以才想着提醒他停止错误行为,根本没有恶意,他更不可能生气了。

    在解释不清的烦躁、无力之后,他认清了现实,知道除非这些人也亲眼看到那个黑色的人,不然他怎么说也不会有人信的,毕竟那也太违背常识了。

    只是这种不被人理解的感觉,让他有点委屈而已。

    而且不理解他的,不是一个人,也不是某一个群体,是绝大多数人,在他认真努力地想说清楚情况时,那些人都会认为他在开玩笑。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明明活在这个世界上、就站在朋友中间,他心里也有着心灰意冷的沮丧。

    像是自己一个人被丢在了孤岛上,他所需要的事物在他眼前展示着,似乎触手可及,只要他伸出手就能抓住,只是等他伸出手去的时候,手指又毫无阻拦地穿透了那些事物,收拢手指也难以抓住虚无。

    空荡荡的,就像池非迟有时候平静得没有丝毫情绪的双眼……

    室内开着暖气,非赤一路跟着三个孩子,大声转述了柯南和三个孩子的谈话内容,又扭着身体跟上柯南的脚步,在沙发前,先柯南一步蹿上沙发。

    柯南把非赤拎到一旁,坐到池非迟身边,抬眼观察着池非迟的眼睛。

    那种置身孤岛的感觉,池非迟应该能够明白,甚至比他体验得更加深刻。

    现在他还有池非迟、灰原相信他,但池非迟有妄想症,每每说出一些离奇的事,大家都会认为那是妄想,甚至没有认真对待。

    孩子们的想法没错,一方满不在意地开着玩笑,另一方却认真地对待了,那是很过份的玩笑。

    反过来说,一方认真而努力地想表达什么,却没有人抱有半分认真地去对待,对那个人来说也一样残忍。

    他走过来的时候就在想,池非迟在发现自己的话不被任何人认真对待时,心里会不会很难受?那种过度平静的目光,会不会是彻底绝望之后的沉寂?

    池非迟垂眸喝了热茶,紫色眼睛里映着茶杯、映着荡起一圈圈细微涟漪的茶水,但似乎只是映在眼睛的表层,永远无法穿透到深处,就像内里的情绪也无法穿透到眼睛表层,发现柯南直勾勾盯着自己,转头看向柯南。

    名侦探想干嘛?

    “呃……”柯南对上池非迟冷淡的视线,汗了汗,转头看向桌上的画纸,斟酌着开口,“这么说起来,我好像从来没有问过池哥哥,关于妄想症的事……我是觉得,你的一些想法说不定会很精彩……”

    池非迟努力理解着柯南的意思,“你想听我妄想的想法?关于哪方面?”

    “什么都可以啊,”柯南又抬眼看池非迟,“比如说,你能听到动物植物的说话声,那是什么样的声音啊?像人一样有性别有年龄吗?”

    对,他们从来关心过这些问题,在一开始就以‘都是妄想’为由、把这些事情都扫进了垃圾桶,现在他想问问。

    不管是妄想还是什么,不管是认可还是不认可,他们都需要去认真对待朋友眼里的世界啊。

    “声音……”池非迟放下茶杯,看向爬过柯南腿上、朝自己爬来的非赤,“比如非赤,是十多岁男孩的声音……”

    “哎?”柯南笑了笑,伸手戳了戳非赤扭动的腰,“以蛇的年龄来说,非赤确实要比人类七八岁的小孩子年长。”

    灰原哀结合柯南看到‘黑影’却不被相信、理解的事,隐约猜到了柯南的想法,想想她这个做妹妹的好像也没有认真问过这些问题,心情也沉重了几分,走上前伸手撸非赤,“那其他的动物植物呢?有没有说话声音像女孩子的动物?”

    “无名和非离是女孩……”池非迟打量起柯南来,“柯南,今天你是不是被吓到了?”

    “啊?没有啊,”柯南不解问道,“池哥哥为什么这么问?”

    “你有点奇怪,”池非迟看着柯南,顿了顿,“如果累了就早点休息,别多想,如果你还在担心朝仓先生的安全……我明天有空。”

    柯南:“?”

    不对了,不对了,他和池非迟的思维好像不在一个层面。

    喂喂,池非迟好像觉得他现在精神状态不正常,这该怎么继续交流啊?

    不过池非迟居然放弃休息、暗示可以帮忙调查朝仓先生收到恐吓信的事件,还真是……谢谢。

    池非迟又看向阿笠博士,“博士,你早上发简讯说小哀的户籍证明打印好了……”

    “啊,对了!”阿笠博士转身往地下室走去,“你等一下,我去拿过来。”

    “户籍证明?”步美好奇问道,“小哀要哪个做什么啊?”

    三个孩子一听灰原哀准备跟池非迟去英国,话题瞬间就变成了了解出发时间、依依惜别、期待旅游纪念品等等。

    池非迟拿到灰原哀的户籍证明,没有久留,起身告辞。

    第二天,警方叫上毛利小五郎,在警视厅开了一场记者招待会。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警方不可能假装无事发生,有必要向民众说明目前的伤亡情况、调查进展。

    至于叫上毛利小五郎的原因……

    “请问,那位发现炸弹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是怎么注意到炸弹的呢?”

    面对记者的问题,目暮十三看向坐在旁边的毛利小五郎,正色道,“他之前听我身边这位毛利小五郎先生说过,犯人有可能使用炸弹的可能性!”

    “我?”毛利小五郎一脸茫然地指着自己。

    下方,记者们已经一阵惊叹。

    “不愧是毛利名侦探啊!”

    “是啊……”

    “毛利先生,关于犯人的事,请您说几句吧!”

    毛利小五郎连忙正了正神色,干咳清嗓,“嗯哼!这次犯罪的目的,是夺取朝仓都知事的性命,并破坏他第二任施政中的重点工程、都营地铁新线,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那么关于犯人的身份,现在有什么线索吗?”又有记者发问。

    7017k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