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谪芳-> 第四百五十二章 器具

第四百五十二章 器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悠然自得的在厉峥身后轻拍肩际,眼里回望又个把月没见面的小丫头,冷然唇畔绽着一抹意味深远的浅笑,不疾不徐地问道:“那新种可合脾胃?”

    瞧着厉峥被吓得如同不敢动弹的鹌鹑,颜娧不忘忍下笑意起身揖礼。

    也不晓得这厉峥犯什么毛病,老是喜欢虎口拔毛,估计打着承昀不在城内的算盘再上门探查,不过此次肯纡尊降贵换新花招也挺有新意。

    可惜被抓个现行吶!

    “形色皆美,茶韵萦绕,真真好茶。”也不管喝过没有,厉峥只得一个劲儿的夸,深怕肩上长臂心里不爽利再拿他开刀哩!

    “何时喝的茶?”

    “呃——”

    这个问题问得厉峥愣得不知该如何应答,他哪时候喝了!

    不过是为了回答而回答……

    连茶庄子都被鳄军定点驻守换防,他能喝到什么?

    若不是身上盘缠充裕,指不定都喝西北风了。

    从腰际取来翡翠青瓷瓶不断在手中轻抛,承昀勾着菲薄冷笑问道:“要不尝尝?”

    也不知丫头如何与远方的扶诚交流,竟能烧出保存冷萃茶汤的冷度与鲜度的磁瓶,入口鲜爽清凉又比日前玉瓶好上三分。

    颤颤抖接过磁瓶,恰似从容就义般揭开就口,未料想扑鼻而来的清雅香气叫厉峥瞬时迷惘。

    这是以往晓夷山贡茶也未曾有过的香气,隐藏在淡雅枣香里的是栀子?桂花?竟然还有老茶方能产生的清浅药香?

    迟疑地啜了口冷冽茶汤,瞬时叫沁透脾胃的香气萦绕,一时间更说不出话来形容鼻腔胸臆间的舒爽。

    径自落坐颜娧身前石凳,护短氛围无须言明,承昀不发一语静静睇着来人神色变化,不冷不热问道:“后悔毁了茶山了?”

    “对——”下意识的回话惊得厉峥一愣,连忙着急否认道,“我何时毁了茶山?”

    “好。”承昀也不急着指责,眼眸里尽是寡淡薄情,凝望问道,“茶也喝了,还有事儿?”

    厉峥得了特赦般手里抓着磁瓶,飞也似的逃离书房范围。

    瞧危险远离立秋也放了挣扎着要找承昀的舒若,小娃儿步态不稳也急忙奔向熟悉背影,使出吃奶力气环着承昀长腿,撒娇说道:“叔父,飞。”

    “你啊!命都差点没了还飞?”颜娧弯腰拧了小鼻子苦笑着。

    真真半点都不怕啊!

    好似抛得愈高娃儿笑得更开心,这怎么好?

    都会喊坏人了,心还比谁都敞亮无惧,一群大人捏了把冷汗了都!

    抱起娃儿置于石桌,承昀也忍不住想伸手拧小鼻子,舒若察觉意图,软嫩双手迅速紧抓骨节分明的长指不放,眼眸里尽是抗议。

    “叔父,坏。”

    “小崽子,这才几日光景就说我坏了?”承昀哭笑不得的问。

    “婶娘,香。”小娃儿不忘绽起欣喜浅笑表达真意。

    “话说得不周全,表情倒是十足十。”颜娧真没忍不住又抱起娃儿亲昵地偎了偎,叫娃儿开心得手舞足蹈。

    将来打算成精?瞧瞧那贼精的眼眸,这娃儿将来不简单吶!

    “若儿指认人的功夫在外挺头疼。”想来也是担忧,苦笑回望面前男人,颜娧也不知如何是好……

    在他眼里似乎不管什么变装都没用,听得承昀睡下的日子,若儿也是吵着要见,明明她的面容也是喊着叔父。

    “过些日子找个由头将他送回归武山,给黎承那崽子作伴,妳觉得如何?”

    承昀思来想去西尧那儿没半个能跟若儿玩上的娃儿,离得最近的也只有黎承家里的了。

    “你跟师兄捡的孩子,要我养?”

    见男人慎之又慎地颔首,颜娧真尴尬了......

    “养大了,日后能照顾我们的。”承昀这些日子玩了别人家的,开心之余心里总是有几分空虚。

    “说啥呢!”

    这话叫书房门口的立秋忍俊不禁地别过身子。

    颜娧绯红了俏脸,回来什么正事全没上排程,只记得撩人?

    瞧瞧男人眼底那似笑非笑的玩味,摆明就想惹得她臊得羞于见人的恶趣味!

    这也想得太远了些,听说西尧皇室议亲到成婚,少说也得一年筹备,何况如今聘礼都还压在寄乐山呢!

    现在找人奶没见影的孩子,会不会快了些?

    拨乱心弦的主意达成,承昀将等飞的小娃儿飞空抛向月洞外,立秋见状迅即轻点廊道屋脊离去,提气飞身接下开心的娃儿。

    被逐客而雀跃不已的娃儿,若是知道了这是赶人的方式,不知道还能不能那么欣喜?

    清空了满院闲杂人等,承昀扬起舒心浅笑,揽上久违纤细腰际往书房走去,不忘提醒问道:“那瓷瓶不追回来?”

    “不追。”

    丝毫没有考虑的应答诧异了承昀。

    “为何?”

    “仿不来,偷光了窑场胚土也烧不来。”颜娧眼角眉里尽是笑意,唇角往上一挑,一脸真诚说道,“这么长日子了,没给点能带走东西定会再来,不如给他点东西去伤脑筋。”

    光是那自然落灰而成的翡翠极为罕见,不知道厉峥舍不舍得敲碎?

    碎了有机会能探得瓷器秘辛,没碎见着的永远见不着她保冷的方式。

    落坐在书房太师椅,将思念已久的娇躯揽入怀中,没忘问道:“妳何时又懂得烧窑?”

    “我真不懂。”颜娧没打算揽功。

    她有的只是一套套现代科学理论,这个异世无法拥有良好温控,也只不过想办法增加温控成效,让窑场能如扶诚所愿升降温度。

    烧制过程仍得要专业人士,否则终究一窑窑废土!

    “这么谦虚?”承昀半点不相信。

    方才厉峥见着瓷瓶的惊讶可不比喝到茶汤少

    “真的!术业有专攻,我的专攻恰巧能够帮助扶诚。”她只差没发誓了吶!

    吉盏本身有出色的保温能力,她稍稍动了手脚,隔绝了大多数的冷热传导对流,即可让玉瓶能达到绝佳保冷效果。

    扶诚真能烧制出来,绝非她一人的功劳,那是他的天份使然!

    何况她动的手脚是增加了他烧制过程的困难度。

    “这个恰巧真叫人羡慕啊!”抵着光洁额际,承昀轻声呵笑说道,“妳要的萃茶器具在路上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