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谪芳-> 第五百零七章 刚正

第五百零七章 刚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栾怡愣了愣,她上哪儿去弄来婴鬼给相泽?她若是能随意弄到又何苦来哉搞得扶夫人一身病痛?

    颜娧挥手示意众人退离厢房,为首的侍婢原本上前一步想表达被指挥的不悦,心有不甘地在与那清冷无情的眸光接触后,不由得双手摀住了差点发出愤恨不平的嘴,拉着其他人赶紧慌张着急的退离。

    一离开便见相汯带着访客驻留在门外,不由得强撑心神,镇定地缓缓恭谨福身问安。

    相汯随意应了声,赶忙挥手驱离众人,几个人迅即抱着满是腥红血水的铜盆慌张离开。

    “好可怕。”容惟心惊地抓着祖父臂膀,何时见过这么多鲜血?多得都得怀疑里面的人可还活着?

    颜娧上前来打算关上门扉,听得容惟言词,心里涌上一股不舍而投以一抹浅笑,轻声说道:“会好的,别怕。”

    “好,我不怕。”容惟咬着唇瓣镇定颔首。

    见着离去的侍婢这会儿换上几个茶盏打算招呼几人,颜娧关上门扉将所有人隔绝在外,径自来到床旁,看着捧着沉水木盒手足无措的栾怡。

    她取来干净的帕子,为璩琏拭去口鼻溢出的血渍,方才一时不查差点把降虫吃光,现下已经没有方才那番血流不止的可怕景象,一面轻声提醒道:

    “做该做的,取该取的。”

    栾怡匪夷所思地抬眼回望看不出那喜怒的冷冽眸光,纤纤葇荑轻柔的动作更看不出什么情绪,难以想象手中解药从何而来。

    嗅着沉水木清雅淡然的果木香气,的确是来自南国的之物,小心谨慎地轻启盒盖,一股混着果木香气的酸醋味缓缓溢散,是降虫蛊毒所惧怕之物无误。

    栾怡二话不说以叶脉耳饰在璩琏食指缝开了道口子,在黑血蔓延前快速浸入木盒中,数十只肉眼可见的细小绦虫,缓缓没入酸醋里挣扎翻滚直至不再动弹,又快速将沉水木盒紧闭锁上,颤畏畏地将盒子交还给颜娧。

    落坐床旁睇了眼颤抖的双手,颜娧没有打算接回盒子,径自擦拭着一身狼狈的璩琏,感慨着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时不时回望咬着死死唇瓣不敢出声的栾怡,她推着那只五彩斑斓的葇荑紧握木盒,也只能再次无奈叹息道:“恨我也好,怨我也罢,自始至终都是妳欠了璩琏的。”

    看着璩琏逐渐恢复粉润的十指,栾怡紧握着掌中木盒,终于松了口气,瘫坐在床旁小几,几次偷偷窥看床旁女子,有苦难言地心塞说道:“我没恨妳,只怪自个儿瞎了眼,错看错付。”

    “有了这东西,在相泽那儿也能有个交待。”颜娧睨了眼松懈的小姑娘,不由得摇头轻叹。

    行事欠缺考虑,又有几次能恰巧碰上可解难事之人?

    不省心的丫头还不愿返家,该如何是好?

    “方才的降虫真能解除冰毒?相泽深受多种降虫,并非一朝一夕能解……”栾怡也是个弄蛊人,怎可能不懂师出同宗的降虫?

    诸多话语全都淹没在那双似乎洞悉一切的冷然眸光里,姣好菱唇那抹粉色似乎隐隐勾着戏谑,她有没有理解错误?

    颜娧看着榻上之人口鼻已不再渗出血渍,单薄身躯因沁透血汗,炙热夏日里也轻轻颤抖着,腹中胎儿不得安宁的印出拳脚撑展着里衣,心里更暗暗下定决心,定会为无辜受害的母子讨个公道,不着痕迹地为俩母子运息驱寒,软糯嗓音不忘缓缓说道:

    “的确能解,要慢慢解。”

    “嗯?”栾怡微微一愣,以为听错了词意,难道方才真没理解错误?嘴角难掩尴尬的扯了扯,谨小慎微地问道,“希望多久好啊?”

    如若真如她所言能解决相泽冰毒,难道她想要的会是拖延相泽病情?

    闻言停下运息,颜娧兴味富饶地回望一脸谨慎的小丫头,若不是仍处气头上,真想为她的悟性鼓掌一番。

    领略她是女子花了近一年也参透不了,捣鼓整治他人倒是一点就通,真是叫人气不打一处来啊!

    “相泽叫妳良心不安将近大半年。”颜娧顿了顿,再次似笑非笑睨了眼。

    “只需要考虑我的心思?”栾怡被那似笑非笑搞得要笑不敢笑,怎么说也见识过被她打吐血的凌厉手段,不上点心怎么行?

    “船厂今日乍现,我想织云岛再安稳一阵子。”

    她没能返回北雍之前,相泽不能痊愈。

    “船厂?真有船厂?”栾怡诧异得瞪大双眼。

    今日入城是有听得街头巷尾议论纷纷,虽有人前去求证,她没来得及知晓结果便被那少年给扛回山上,还没机会知晓真伪呢!

    “是。”再次提气温暖璩琏,听得回春查探已无任何虫蛊存在,这才叫她真正松了口气,看着似乎已然忘却哀伤的栾怡,缓缓垂眸说道,“妳的良心值得相泽病多久就病多久。”

    “那情愿他这辈子好不了。”栾怡环胸哼声。

    叫她难过了几个月,叫无辜之人也难过了几个月,哪能随意能放过?

    若非这沉水木盒来得巧,她都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思及此,她不解努着小嘴问道:“妳从何处得来的解方?难道是……”

    相泽能轻易交出解方?都到他亭阁里哭闹过几次了,也没见他心软半分,怎么今日从了她?

    “想啥呢?”颜娧忍不住地戳了天马行空的小脑门,扬着一抹意味深远的浅笑道,“自是把妳卖给相泽赎罪了。”

    “什么?”栾怡倒抽了口冷气。

    卖了她?怎么卖?

    怎么说他都是良家妇女,官宦世家,怎能随意将她卖了?

    “妳恨他作弄得良心不安,我觉着妳该受点惩罚,这样正好。”颜娧没有正眼再瞧栾怡,看着逐渐恢复血色的面容,心里又安心了几分。

    “妳从他那儿取来解方,要我去做他的解方?难道不怕我弄死他?”栾怡不像玩笑地眼底飘过一抹厉色。

    “敢弄死他也挺好,我更省事。”

    栾怡:……

    看着她似真非假地扬着一抹淡然浅笑,笑得栾怡抓着沉水木盒颤颤发抖,怀疑问道:“妳不是好人?”

    怎么会这样?

    看起来大义凛然,刚正不阿……

    不是这样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