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谪芳-> 第六百一十章 小命

第六百一十章 小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不知恩图报也就便罢,这段时间厉耿的面皮除了换人戴上,自始至终从未离开晓夷大泽,百姓们感恩戴德的对象永远都不会是承昀,为何非得跟他过不去?

    百烈调整了姿势,瘦小的身子坐在晁焕肩上,双手抱着梳起的束发,担忧地问道:“你不想办法救人?”

    脑瓜子被抱得一脸忐忑,晁焕直接将肩上小人抓了下来,拧着眉来回审视了百烈几遍,茫然问道:

    “你又是何人?如若真见着世子惨况,厉耿怎么可能放你生路?”

    百烈停下挣扎,还没长开的双手抓住晁焕的,痛心扼腕问道:“你当真不认得我?”

    晁焕被问得嘴角抽了抽,不由得腹诽:我认你个鬼!

    “你要是没理我,我可能真成鬼了。”百烈哀怨眸光绽着满满泪光。

    晁焕:……

    这小子竟能知晓他心中所想?

    见着成效,百烈小手连忙朝着他招了招,在他耳畔细声说道:“回春与我本是一体。”

    百烈?

    单手抓高百烈后颈,两人眼神不停来回交流了几次,晁焕不可思议地捂着嘴,拇指没停下磨蹭鼻翼,可以见得心中有不少疑虑。

    “你怎么会?”晁焕难以想象为何百烈会一改青虫模样。

    从没听师父提起过,回春能变异啊!

    他清楚小师妹凭一己之力,毁了南楚传承百年的皇室国祚,却没承想山门圣物与百烈聚首后竟能幻化成人?

    “吃...撑...了...”百烈略有羞臊地困窘笑着。

    “什么叫吃撑了?”晁焕几乎惊掉了下颌。

    吃什么东西吃撑了能化身成人?

    “庐县啊.....”

    “庐...庐...县?”晁焕嘴角抽了抽,吃人的意思?

    “超度!是超度!懂了没?”百烈洋洋得意地挑眉说道,“舒赫的灭罪经念得再好,也不如我与回春的一个净化。”

    晁焕突然想问自个儿到底听了什么,难道他们多年来奉为圣物的回春,竟是吸人魂魄的精怪?

    百烈肥短的小手忽地捧起面前全是胡髯的粗犷脸庞,慎重道:“是仙,不是精怪!而且你离题了,不想着怎么救人,扯本尊作甚?”

    猛地一怔,晁焕甩去满脑子臆想,竟差点承昀正陷在靖王府里!

    “世子为何会被关入暗牢?”晁焕想不透啊!厉耿是脑门被城门夹了?不过跑了一趟郜县将契书交与郑恺,回来竟已风云变色?

    说好的以礼相待全是谎言?

    “进城那日的城门交锋,守城将领慕钧似乎察觉现在的靖王有所不同。”百烈不符年岁的一声长叹。

    “世子有意为之?”晁焕眉宇的川字都能拧死蚊虫了。

    说什么也不信厉耿能有能耐制服承昀,如若不是有所图,怎可能以身犯险?

    何况慕钧不是个蠢人,如若真对厉耿身份有所置疑,更不可能对承昀有所冒犯,毕竟那日的城门对峙太过令人遐想。

    鳄军全由承昀一手拔擢而起,同吃、同睡、同训长达半年,光是那颀长挺拔的身影往马车顶上一站,都能叫军心动摇啊!

    “入城前你定是没仔细看清城门上悬着什么……”百烈又是一声无奈叹息。

    “城门口悬着什么来着?你怎么就像个小老头儿似的?”晁焕实在没忍住地念叨,方才入城的确未曾注意城口有什么事儿。

    “你找的慕钧,项上人头正悬在城门上。”百烈又没忍住捧着面前男人的脸庞,慎重说道,“本尊都忘记活了多久了,凡人的岁数不过轻烟。”

    “怎么可能?”晁焕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慕钧可是在剿灭庐县恶匪时,特意拔擢的优秀将领,本就打算在他离开后,拔擢为都统,令其职掌鳄军。

    如今怎会不由分说地将他枭首示众?

    “认出承昀身份不就是最大的罪?”百烈没来由地冷笑。

    莫怪小丫头常说,东越根坏了……

    按着承昀所说,厉耿蛰伏于归武山之时,怎么说也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理,虽说胆小怕事,也不曾伤了任何一人,为何归其位即刻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人?

    或者,他天性如此?只是隐忍?

    “眼力劲儿太好,厉耿不高兴了?”晁焕心里一阵恶寒,当年他救的究竟是什么样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之人?

    即便身份被揭穿又如何?

    他既已为王,难道慕钧能认了西尧世子为主不成?

    他从未想过事情能演变到今日地步,该是东越的,他们从未曾想过亵渎,即便多年来占山为王,为能重整茶山不也是说归还就归还?

    做出人死灯灭的假象难道还不够?

    “没有真正的共苦,怎能同甘?厉耿多少还是被看出了端倪。”百烈从腰际抓出了个皱在一起的碎布,打开沾了些许橘红蜜色的布料,深怕招惹了什么似的又迅速阖上,“承昀说把东西交给你,定能寻到救人的法子。”

    “真是白兰花蜜!”晁焕如同被扼住颈项的痛苦。

    承昀日前深受哭笑虫所苦,虽是看似解了,各自都清楚着厉峥给留了后手,如今看到多数被用来当成药引的白兰花蜜出现在此处……

    不难理解厉耿有所抉择了。

    一接手晓夷城,想都没想便想除之后快?

    “可否知晓究竟是什么?”晁焕惋惜这棋差一着啊!

    擒了厉耿丢往越城,本想着经过此番恫吓能有所收敛,未料想也是给了荼毒承昀的机会,有朝一日定会一把火烧光越城的皇家园林!

    那片林子究竟招了什么魔?不管什么植物萃出来的汁液全都有其用途,如今这是又寻了什么东西来对付承昀?

    “不知。”百烈苦笑,“但是承昀说了,只要他不动武,守住五脏六腑不叫毒气蔓延周身大穴不难。”

    “所以他是束手就擒?”见到百烈毫无迟疑的颔首,晁焕心底又是一阵堵。

    “我想想.....”百烈嘶声连连地拧眉沉思当时状况,“不光那日的熏香有问题,他也在郁离醉里掺了东西。”

    他虽是驻守异世的仙灵,对这些人间俗物还是挺陌生,说得也是巧,如若他能继续留在承昀神识里,毒气可能不至于发作。

    偏偏就在此时他被拉出了神识,没了神力护身,自然当下立即染上了毒气,所幸看顾牢房的戍卫不识货,否则他可能小命休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