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谪芳-> 第七百一十一章 意义

第七百一十一章 意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看着那佯装痴傻的笑靥,萧楠心里有说不尽的辛酸,本以为侄儿能接替他在府里建立起来的牙慧,谁曾想躲不过命运的安排,也许是萧鄢承不起那份气运啊!

    “姑母,鄢儿再带些西市的扁肉汤可好?”跪伏在萧楠膝前如常地撒娇,承昀眼底尽是可见的欢愉。

    “怎么,来这么久了还吃不惯府里的膳食?”萧楠不得不钦服面前这男人的心思,获得自由的萧氏家奴在西市开了扁肉摊子,这点小细节他都注意到了,时不时都会故意为俩人带一份家乡味回来。

    “鄢儿想娘了。”承昀腼腆笑着。

    “去吧!早些回来别耽误了王爷的事儿。”

    恭谨揖礼后,在萧楠的目送下离开了书房,随侍戍卫也实时跟上承昀脚步,先前往渡口买了千页糕与土笋冻,再回到西市与摊主小聊已是午时前后。

    将小食珍视地抱在怀中,随性地摊主聊着家乡琐事,承昀也招呼着跟着他的戍卫一同享用家乡小食。

    数家小摊沿着流入城内的闽江支流开立,人声鼎沸的叫唤声逐渐淹没摊主,承昀扬着浅笑不再打扰,此时古朴斑驳的石桥上,来了个沿街叫卖冰糖葫芦的小贩。

    在半碗热食温暖肠胃后,他留下银子示意戍卫们安心用餐,独自抱起小食往石桥走去,半盏茶不到的路程不断地呛咳。

    直至走到小贩面前递出几枚铜钱,对方还没来得及全部接住,承昀摇摇晃晃的身躯,便已往石桥护栏外倾倒。

    扑通——

    周遭一阵静默,四方关注也在同时投来,受到惊吓的小贩一时愣了愣,连忙慌张地摆手:“不是我,我没有。”

    看了看塞在手里的一文钱,吓得赶紧往地上一扔,思及方才男人,那身不若寻常百姓的打扮,深怕遭受牵连般,连忙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

    人人都担心惹上祸事的担忧,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喊救命时,终于有人记得出声救人。

    “救人啊!”

    “糟了!”

    叫喊声惹来王府戍卫的注意,四处张望不见萧鄢人影,警觉地抓起案上长剑,飞身来到石桥上早已错过了最佳的救人时机。

    面朝下的身躯在河流中载浮载沉,戍卫认出萧鄢衣物后猛地一惊,想也没想便跳下桥打捞,费尽千辛万苦将人捞上岸后,人早没了气息。

    “此人乃梁王府贵客,谁推的他?”戍卫起身瞇着眼,看向一旁噤若寒蝉的百姓,长刀未出鞘已吓得人人自危。

    “大人,是他自个儿掉下水的,不是我们推的他!”抱着孩子的妇人原本也想为孩子买个糖葫芦,谁知道扯上这倒霉事……

    “当真?”

    戍卫剑鞘抵着孩子稚嫩的颈项,妇人连忙退了好几步。

    哪个母亲瞧着自家孩子被刀抵着能不发怒了?连忙气得指着小贩逃跑的方向道:“大人,有本事您去追青乐胡同那个卖糖葫芦小贩,别拿妇孺来开刀。”

    此时京兆府衙役也恰好来到,戍卫收回剑鞘,出示梁王令牌后,快速交代衙役们处理善后,也赶忙追上妇人所指的方向去追人。

    待萧鄢尸首送回京兆府,怀中还紧紧揣着她交代的小食时,被通知前来指认尸首的萧楠,哭得肝肠寸断数度晕厥。

    经过仵作尸检,死者口鼻全是黏稠唾沫,并非落水后呛水所致,加上路人指证,落水前死者面部发紫,不停呛咳,仵作推定为哮喘发作无法实时得到缓解,按着口鼻胸腹未有河水的情况推断,应是死后落水。

    因适逢厉煊即将登位,自然不愿此等白事入府的卓馨,生平第一次与萧楠有了冲突。

    不说萧鄢乃梁王贵客,即便是外客也是身份贵重的外客,梁王已有多时未曾回府,这等小事又有谁敢入宫叨扰?

    何况也不见得能问到答案,因此萧楠力排众议,硬是将尸首运回雪月苑,打算亲自为侄儿操办丧事。

    银票子一挥落,不过短短半日治丧事宜已准备完成,甚至不合规矩的按着皇家规制置办棺椁,怎么说萧楠也是梁王宠妃,卓馨实在拗不过哭闹,也只好顺了她的意思。

    唯一条件就是必须在入殓完成后,不管多晚都得从角门实时送出王府,以免王府沾惹过多秽气。

    午夜前,萧楠请走所有的奴仆,为萧鄢能走得毫无牵念,只得红着眼眶为萧鄢铺陈各种陪葬。

    府内多数奴仆经此一遭,都觉得雪月苑秽气,巴不得有多远跑多远,以至于苑里又如同以往的冷清寂寥。

    此时承昀悄无声息地来到萧楠身后,不能为侄儿披孝的萧楠,仅能一身白衣送别,静静站立在棺椁旁,头也没回的细声说道:“来了。”

    承昀拱手作揖,从腰腹间取下郁离醉放入棺椁,清冷眼眸也有少有的染上惋惜,无奈说道:“本以为我们能有机会痛饮一番……”

    谁让颜娧的郁离醉名满四方?

    年后得知萧鄢想着能饮上一壶郁离醉,他也想着法子找来了几瓶,岂料哮喘症一起便没能获得缓解,连闻上酒香的机会也没有便走了。

    “鄢儿打小就一口酒也碰不了,不光是酒,春暖花开他就得逢花躲,他有时老是咳得面色发紫,几次喘不上气,求访各处名医也未能获得改善,指不定这样对他反倒是种解脱。”

    瞧着那翠绿的玉瓶,萧楠欣慰地笑了,又接着放上了许多恰逢时节的花朵。

    生不得花香伴随是他一辈子的遗憾,如今也算是全了他的遗愿啊!

    “去吧!做你该做的事儿,别让鄢儿的死没了意义。”

    承昀再次拱手作揖,无声地消失在苑里,趁着星月黯淡移行在各院落房檐,再次躲过巡更的戍卫进入书房,安置好身躯即刻进入戏秘盒。

    烟岚退去,颜娧已落坐在罗汉榻上等着他的到来,四目交接缱绻片刻,便见她伸出藕臂温婉喊着:“过来。”

    “今夜是我们离开王府的唯一机会。”承昀耐下了满心悸动,不由分说地将人揽入怀中,在她唇上落下一记轻吻,似笑非笑地问道:“害怕尸首么?”

    “怕不怕都得面对不是?”颜娧也不由得笑了。

    男人的神情摆明不是来找她商量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