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雨梅香-> 第一卷 江湖烟雨 第九章 姣姣美人

第一卷 江湖烟雨 第九章 姣姣美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萧瑾裕小心翼翼地把少女轻放在铺有棉被的床榻上,随后动手为她的左胳膊和右小腿擦拭红花油,并把她腿骨脱臼处校正好了,萧瑾裕的手法非常老练,像是善于治疗跌打损伤的坐堂大夫。

    本朝风气虽说比以往朝代更为开放,但是儒家历经千年教化,为世人立下规矩礼数,男女授受不亲早就深入人心,因此少女尽管性格跳脱,但此时也羞得脸庞通红如玉。

    少女在心里默念了数十遍“他在救我,不是有意触碰我”,才渐渐没那么害羞了,少女脆生生的道:“哎,你是不是做过游方郎中?为别人治过跌打损伤?”

    萧瑾裕道:“我没做过游方郎中,只是曾随太仆令王冰学习过岐黄术,这是我第二次为人接骨疗伤,接得不好,还望姑娘见谅。”

    黄衫少女冷哼了声,娇嗔道:“若是接的不好,本姑娘的以后就要你负责了!喂,你第一次接骨给谁接的?”

    萧瑾裕怔了怔,说道:“姑娘仙子一般的人儿,若是以后让我负责,我甘之如饴。至于第一次接骨,则是给先父的忠仆汪叔接骨。”

    黄衫少女因先前被萧瑾裕摔伤而心中有气,这会儿萧瑾裕为她治了腿伤,又称赞她为仙女,使得少女心中的怨气消失了大半,少女娇声说道:“哎,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承蒙你救了我,我总不能连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萧瑾裕道:“在下姓萧,名瑾裕,表字越石。”黄衫少女道:“你姓萧?你和兰陵萧氏有没有关系?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兰陵萧氏子弟呀?“

    萧瑾裕轻咳一声,沉声道:“我出自兰陵萧氏南梁房,乃新安郡王第九世孙。”黄衫少女闻言大吃一惊,她细细打量了萧瑾裕几眼,似信非信道:“你是新安郡王第九世孙?前朝萧皇后胞弟之后?”

    萧瑾裕正色道:“如假包换,我从不打妄语。西梁亡国已经接近二百年,假冒兰陵萧氏子弟对我有何好处?不过早已昔日黄花。”

    萧瑾裕指了指虞世南的墨宝,怅然说道:“这是墨宝本是虞世南所有,后来落到了先祖新安郡王手里,你可以看看是不是真迹?”

    黄衫少女家学渊源,早就看出了墙上墨宝的不凡之处,因而便信了萧瑾裕所言,少女娇声道:“原来你是兰陵萧氏子弟,难怪房间里有这么多的字画书贴!”

    萧瑾裕叹道:“这些字画都是先祖新安郡王所留,如今也就只剩下这些了。若非王叔忠心护主,我的性命早在十六年前就丢了,王叔名唤王天银,他本是宫中宦官,因为得罪了人,被逐出宫外,后来投到了我父亲门下。”

    “我父母遇害时,我才年仅三岁,是王叔拼死把我救出来的。这些年我和王叔东躲西藏,最后藏身于此,在此过了几年安稳日子,只不过两年前,王叔在东都洛阳遭遇了仇家,被仇家用喂毒暗器打伤了一条腿,由于毒性无法祛除干净,最后王叔他的腿便瘸了。”

    黄衫少女道:“你我非亲非故,为何救我?为我得罪了火祆教不值得的!火袄教睚眦必报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难道你不害怕么?”

    萧瑾裕笑了笑,说道:“害怕是难免的,毕竟是第一次杀人,虽然他们都是坏人,但是他们也都是鲜活的生命,只不过为了你,就算得罪火祆教又何妨?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不过后来那位瘦高个老头确实厉害,若非峨嵋派薛掌门出手救我,恐怕你就看不到我了。”

    黄衫少女道:“你与那位谢尊者的比斗,我在神像里倒是听到了,那位谢尊者是火祆教的四大护法尊者之一,妙风尊者谢春风,从空空儿前辈隐世之后,以此人轻功第一。”

    “谢春风的成名绝技‘七步断魂掌’十分厉害,你竟与他比斗那么长时间,可见你的武功着实不凡了,今日之后,武林之中怕是又多了一段萧公子酣战谢尊者的传说了!”

    萧瑾裕苦笑了声,微微摇头道:“你太高看我了,没什么武林传说,若不是薛掌门出手救我,你怕是只能见到我的尸体了。”黄衫少女道:“传闻薛掌门天生丽质,容貌可以与其师祖蔡寻真相提并论了,听说她的武功也十分厉害,比起她的师祖还要厉害一些。”

    萧瑾裕笑了笑,道:“非也非也,薛掌门的师祖已经羽化飞升,薛掌门虽然厉害,但比起其师祖来说,还是稍有不如的。想当年,蔡寻真可是与临颍李十二娘比肩的女剑客。”

    临颍李十二娘是天宝年间的著名女剑客,李十二娘子是开元年间女剑圣公孙大娘的嫡传弟子,以剑术名震江湖。峨嵋派上上任掌门蔡寻真能与李十二娘子比肩,可见其武功甚高。

    黄衫少女脸色微红,她娇嗔道:“你又没见过蔡寻真,你怎么知道薛掌门的武功不如她呢?我听爹爹说过,开元年间之后,成就宗师之境的江湖高手不过七八人而已,至于其余之人,不过尔尔。”

    萧瑾裕听她大言不惭,忍不住讥讽道:“尊君既如此点评江湖人物,想必也是一位宗师人物了,只是有虎父可有虎女否?”

    黄衫少女闻听此言,立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白嫩的脸颊上烘起两朵红云,娇美的脸上出现一团煞气,显然十分恼怒萧瑾裕所言。

    黄衫少女嗔怒道:“朽木不可雕的蠢木头,本姑娘真心真意待你,你不领情便罢了,竟然还嘲讽本姑娘,你莫不是以为救了我一命,就可以随意嘲讽我了?若是如此,本姑娘把命还你就是了!”

    黄衫少女话音未落,便玉手一抄,手拿一柄一尺来长的匕首刺向自身胸口。萧瑾裕不料黄衫少女性格如此刚烈,竟然一句讥讽也受不得,萧瑾裕脸色大变之下,两手猛然抓住了少女的皓腕。

    黄衫少女心怀死志,她左手握拳捶向萧瑾裕的胸口,同时右手用力刺向自己胸部。萧瑾裕虽眼见少女左手握拳捶向自己,但他却是不敢抽手去格挡,萧瑾裕双手紧紧扣住少女的右手,生怕她就此香消玉损。

    少女的粉拳猛然打在了萧瑾裕胸口上,使得萧瑾裕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萧瑾裕仍是扣住了少女的右手腕。萧瑾裕气沉丹田,双手猛然发力夺走了少女右手中的匕首。

    只是萧瑾裕用力过猛,倏然倒在了床榻一角,少女被萧瑾裕的动作带倒了,不由自主的趴在了萧瑾裕胸口上,在这个间隙,萧瑾裕将手中的匕首脱手投掷出去,匕首“笃”地一声插进了枣红木门里。

    黄衫少女倏然脸色一变,她出拳只是出其不趋,攻其必救,并没有想要伤害萧瑾裕之意。不曾想萧瑾裕竟然丝毫没有躲避,反而硬接了她的这一拳。

    黄衫少女深知自己这“七星拳”的厉害,武功修为弱的人,若是被她打上这一拳,不死也得重伤。少女眼见萧瑾裕面无血色,闭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立时被吓得六神无主。

    黄衫少女大哭道:“裕哥哥,你不要死,不要死啊,我并没想要伤害你,我只是想自己一死了之,并没有害你的意思,裕哥哥,你醒醒啊。”

    黄衫少女悲痛欲绝,她哭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少女见这萧瑾裕仍是双眼紧闭,毫无动静,便以为萧瑾裕已然伤重身死了。

    黄衫少女大哭道:“裕哥哥,蒙你救我一命,本就无以报答你,现在你却因我而死,我犯下如此大错,已无颜面活于世上,我这就下去陪你,你不要走远啊,要在黄泉路上等着我!”

    黄衫少女运起剩余真气,右手握拳就要捶向自己的太阳穴。萧瑾裕忽的睁开双眼,着急说道:“千万不要。”

    黄衫少女见萧瑾裕活了过来,顿时惊喜交加,不由得真气消退,右手软绵绵的垂了下来,没有了一点力气。少女娇嗔道:“蠢木头,蠢木头,你干嘛装死吓人家?人家以为你……”说到这里,少女说不下去了,于是又哭了起来。

    萧瑾裕有些虚弱的说道:“你这一拳差点要了我的命,要不是薛掌门用道门秘法为我打通了任督二脉,我就真的被你给打死了。”

    黄衫少女见他只是受了些轻伤,顿时舒了一口气,少女听萧瑾裕称她拳法厉害,心里颇为受用,她破颜一笑道:“你知道厉害了吧,下次你再惹我,可有你受的了。谢春风的‘七步追魂掌’有什么厉害的,若只有谢春风一人,本小姐并不怕他。”

    “除了谢春风之外,还有鲜于野、汪宾数十人抓我,从横断山到这里,本小姐把这些火祆教之人耍了个团团转,只是火祆教死胖子朱仲滔太过阴险狡诈,本小姐不小心被他用暗器打伤了,若非你出手救我,不然我自行了断也不会让他们抓住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