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剑雨梅香-> 第一卷 江湖烟雨 第十一章 严陈夫妇

第一卷 江湖烟雨 第十一章 严陈夫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鲜于野身影有如鬼魅,在捭阖纵横的剑光里来回纵掠,鲜于野的掌势愈发沛然雄浑,掌劲威力大了数倍不止,若是被打中一掌,不死也得重伤。

    严鹏和陈雨桐知道这回踢到了铁板,只一个鲜于野,就逼得两人狼狈不堪。这座破败的山神庙平时人烟罕至,而今夜却是高手云集,除了与他夫妇二人激斗的鲜于野之外,旁边还有火祆教右副教主汪宾和十六七名火祆教高手。

    严陈二人着实没想到会在这破败的山神庙中遇到火祆教两大魔头。如不是汪宾等自持身份,不想落个以多欺少的恶名,不然只要群起围殴,他夫妻两人早就横死当场了。

    严陈两人对视一眼,忽然同时剑交左手平放,剑尖向外,随之右手中指往剑柄上弹去,只听‘铮’的一声,青钢剑激射而出,比军中强弩所发的弩箭还要迅猛劲急。

    藏身于山神像中的萧瑾裕见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喃喃低语道:“这俩狗贼,竟然会使我萧家的弹指神通绝技!”萧瑾裕身边的黄衫少女美目中闪过一丝好奇,萧氏弹指神通绝技?

    鲜于野大吃一惊,身如鬼魅横移三尺,险之又险躲过了这比强弩所发弩箭还要迅猛的两柄青钢剑,两柄青钢剑“笃”地一声插进了红漆脱落的柱子里。

    严陈二人见状又以弹指神通的手法弹出了随身携带的飞蝗石,一时间大殿上破空之声不绝于耳。鲜于野身法有如鬼魅,左腾右跃,身形如电,端的是进如猿猴窜枝,退若龙蛇疾走。

    鲜于野使出了浑身本事,才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三十余枚凌厉迅急的飞蝗石。弹指神通这一绝技极为难练,江湖上善使弹指神通的高手不过四人,分别是聂隐娘、薛红线、段克邪和空空儿这四位赫赫有名的武道大宗师。

    严、陈二人虽然会使弹指神通绝技,但他两人资质悟性泛泛,因而两人的弹指神通绝技有些虚有其表。不过严、陈二人终究浸淫弹指神通近二十余年,严、陈二人拼命之下,三十余枚飞蝗石直打得鲜于野连连躲闪。

    鲜于野的淡蓝衣衫被飞蝗石洞穿了几个破洞,若非鲜于野轻功身法不错,不然就不是几个破洞的事了。三十余枚飞蝗石全部打出后,严、陈二人心中有些绝望,若是有一枚飞蝗石打中鲜于野,鲜于野不死也得重伤。

    严、陈二人的飞蝗石已然用尽,真气也所剩无几,到了此时,两人已是山穷水尽。鲜于野身形暴进,出手封住两人华盖、巨阙、命门几处大穴,鲜于野出指速度极快,点穴手法甚重。严、陈二人立时身形一滞,委顿于地。严、陈二人对视一眼,随后双双闭目等死。

    鲜于野提掌欲要将严、陈二人击杀,汪宾忽然说道:“手下留人,饶这二人一条性命。”鲜于野闻言一怔,不解道:“为何饶这二人性命,难道这二人还有什么大靠山么?”

    汪宾摆了摆手,笑道:“非也,非也,在这座江湖上,能让我们火祆教忌惮的人不多,这二人并不在内,你来说说,这对夫妇算是何等人物?”

    鲜于野皱了皱眉,道:“这对夫妇行事表里不一,连真小人都算不上,最多是个伪君子,名不相符的人有很多,但这对夫妇显然是个中翘楚。”

    汪宾捋了捋胡须,笑道:“所言不错,如此厚颜无耻的伪君子,不是在哪都能遇到的。这座江湖中有不少真小人,也有不少伪君子,但像严、陈夫妇这么厚颜无耻、城府极深的可不多见,这二人很合本大爷的口味,可不能让你一掌把他们给打杀了,这二人就留给本大爷了。”

    鲜于野道:“副教主所言莫测高深,在下没有听明白。”

    汪宾道:“不明白没事,你且听我细细道来,江湖上的那些白道中人都骂我们是外道邪魔,连黑道中人都不如,而这严、陈夫妇虽是白道中人,但从这二人的行事看来,不也算是我道中人么?”

    鲜于野嗤声笑道:“欺世盗名之徒,在下可不愿与这二人为伍。”

    汪宾笑了笑,道:“世侄品行高洁,当然觉得这二人面目可憎,不过我却觉得这二人妙的很呐,这二人是你擒下的,不知能否交给我处置?”汪宾与鲜于野的父亲清净气尊者鲜于琨为同辈人物,因而较鲜于野高出一辈。

    鲜于野虽然接替了父亲鲜于琨的护法尊者之位,但比起汪宾来说,地位仍是低了一级,鲜于野听了汪宾所言,笑道:“既然副教主有命,在下不敢不从,这二人就交给副教主处置了。”

    汪宾看了眼面色苍白的严鹏、陈雨桐,皮笑肉不笑说道:“二位坏了我们火祆教的谋划,又得罪了清净气尊者,老夫虽有心饶过你二人,但也很是为难呐。”

    严鹏面色凄然说道:“求副教主饶过我夫妇二人的无心之过,日后我夫妇二人必当报答副教主的今日之恩。”

    汪宾笑道:“老夫可以饶你二人性命,只不过你二人得答应老夫一个条件才行,不然清净气尊者那边,老夫也不好替你二人求情。”

    严鹏颤颤说道:“不知副教主有何条件?”他见汪宾满脸横肉,左脸颊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疤,笑起来令人不寒而栗。严鹏生怕汪宾命人将他夫妇二人砍掉一只手、一条腿,或是割掉鼻子、耳朵等惩罚手段,如果落到这一步,以后他夫妇二人可就没有脸面立足江湖了。

    汪宾见他胆色已失,心中颇为不屑,“这个条件很简单,对于二位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如果二位不答应的话,就只好割掉二位的鼻子或耳朵了,这样一来,岂不是有损二位郎才女貌的形象了。”

    严鹏颤声说道:“副教主所言极是,副教主您大慈大悲,大人大量,必能长命百岁。”汪宾仰头大笑几声,别人赞他大慈大悲,倒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汪宾从袖子中拿出一个白瓷瓶子,倒出两颗黑溜溜的药丸,不容置喙的塞到严陈两人口中,等到药丸被严陈两人吞入肚中,汪宾才伸手解开了严陈两人的穴道。

    陈雨桐的伤势比严鹏略重些,严鹏将妻子搀扶而起,随后对汪宾说道:“不知汪副教主给我夫妇服的什么药?”

    汪宾捋了捋胡须,笑道:“二位放心,不是砒 霜,是两颗治疗风寒的药丸,二位明年今日到大雪岭来,到时我会给二位两颗药丸。二位如果不来,老夫也不强求。”

    汪宾的话音刚落,严鹏便是心底一沉,他知道这药丸绝对有问题,很有可能是慢性毒药,想要解药便会受制于人,想到这里,严鹏顿时脸色阴沉,严鹏深深地看了一眼汪宾等人,便扶着妻子陈雨桐走出了山神庙。

    鲜于野鼓了鼓掌,笑道:“副教主一石二鸟,果然好计谋,这两人若想活命,必然为我们所用,这两人可是惜命的很哪。不过,你给这两人吃的什么药丸?”汪宾捋了捋胡须,笑道:“不可说,不可说也。”

    一名火祆教舵主急步走了过来,此人对汪宾、鲜于野施礼说道:“启禀副教主、尊者,伤亡弟兄的尸身都找着了,弟兄们伤亡二十六人,二十一人死于分筋错骨缠龙手下,五人死于不知名拳法下,弟兄们的尸身现在都停放在庙门外了。”

    汪宾沉声说道:“找着有关凶手的线索了没?”那名舵主脸色黯然,说道:“方圆十五里都找遍了,没发现凶手任何踪迹,而这方圆十五里内只有这一座山神庙,周围连个村庄都没有。”

    汪宾皱了皱眉,道:“罢了,先为亡命的弟兄们送终,回头再把这山神庙掘个底朝天,我倒要看看凶手还能钻天入地不成?”

    不过片刻,山神庙外升起五堆大火,汪宾、鲜于野等人盘坐在最中间的火堆旁,众人把死去教众的尸身放入火后,纷纷盘膝坐下,右手放在胸口,齐声念诵火祆教经文:“熊熊圣火,同归太阳。火神照耀,暗魔不生!祸福由人,惟人自召。死生有命,不过云烟!焚我残躯,使我重生。火神垂帘,光明永存!”

    萧瑾裕在山神象中听得火祆教经文,微微皱了皱眉,火祆教从南朝梁武帝年间传入中原,至今已有二百余年。本来萧瑾裕还不知火祆教为何不受中原统治者欢迎,如今听了火祆教经文才算有所明了。

    火祆教善于蛊惑人心,若是有图谋不轨者,极易引起动 乱。萧瑾裕的父母死于一场动 乱之中,那场动 乱名为安史之乱,传言这场长达八年的安史之乱有着火祆教为虎作伥的影子。因此萧瑾裕对火祆教的印象很不好,此时听了火祆教经文,让他顿时心中恼怒不已。

    黄衫少女感到了萧瑾裕身上散发出的怒意,她幽幽叹道:“都是我不好,不该连累于你,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伤,不会陷入绝地,如今你我怕是没有活路了,如果到了地下,你会不会怪我?”

    萧瑾裕伸手搂住少女腰肢,使得少女微微一僵,只不过她却未曾拒绝,只是脸蛋儿有些发烫。萧瑾裕痴痴的看着少女道:“不会,我不会怪你的,人固有一死,我能与你同赴黄泉,对我来说,已是称心遂意,无有他求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