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我在魔都修道那些年-> 第795章

第795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我们现在去哪?”

    离开山村,解决梁晓红问题,苏木草看上去心情挺好。

    这个把唐峰,打上烙印,就是轮回为猪,梁晓红都是养猪的,而且每年都杀猪的少女,还是太小孩子气啊。

    应该再多加几年,生生世世轮回都是猪,这样才能算作处罚。

    苏木草,还是有些善良。

    九为极数,九世之后,第十世还是同一物种,就会彻底灵魂消亡。就算是人,也未必生生世世为人,第十世要么是善人,死后成仙,要么就是大恶,最后消亡。

    苏木草,还是给唐峰一线生机。

    反正小姑娘心情好就行,剩下的问题,就交给他好了。

    这个少女既然选择了他,他就有责任,让这个少女平安喜乐:“你现在想要去哪?”

    “我?”

    坐在副驾驶,张青云很是无所谓:“你想要去哪,咱们就去哪。”

    “真的?”

    苏木草眼睛笑成月牙儿,很是开心:“这样吧,咱们就顺着一条路开下去,一直到天亮,到达哪里就是哪里,一切随缘?”

    “行。”

    这种方式挺有趣的。

    一切随缘,车辆一直往前开,只往前走,不走回头路。

    苏木草车技很好,一夜奔驰,张青云也懒得知道走多远,到什么地方。苏木草叽叽喳喳,一直说话,张青云就这么陪着。

    一直到了太阳升起,终于在一个镇子停下。

    “到啦,就这里啦!”

    苏木草欢呼一声,一夜开车也不感觉疲惫。但是眼珠子一转,推开车门,把后座放倒,变成一个大床:“好累啊,真想睡会儿。”

    张青云微微一笑:“要是累了,那就睡会儿,我在这里守着你。”

    “你不累吗?”

    苏木草坐上驾驶座,随便找一个无人的地方停下:“你也休息一会儿吧。”

    张青云自然不会拒绝,刚躺下,苏木草钻入他的怀中:“我也想要孩子。”

    “嗯。”

    张青云睡着了。

    苏木草一皱鼻子:“哼,你这头猪。”

    不知想到了什么,苏木草忽然顽皮一笑。

    ......

    这一睡,还真有些困了,这段时间,张青云作息都很规律。

    每天规规矩矩起床睡觉,从不会耽误。

    不知什么时候,感觉有人敲车窗。

    一睁眼,就看到车外,只发殿的人员,正在敲车窗。

    苏木草也睁开眼,迷迷湖湖的:“这是谁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张青云有些无奈:“执法殿的人。”

    苏木草这下清醒起来,打开车门。执法殿人员很是严肃:“拿出你们的证件。”

    证件?

    作为时空偷渡者,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个世界,张青云与苏木草都没有这个世界的身份。张青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木草已经拿出两个人的证件,还有结婚证:“这是我们的证件。”

    拿着两个人的证件,一番对比,执法殿的人员,这才敬了一礼:“抱歉,我们只是例行公事,接到热心人士的举报,这里有未成年少女...”

    张青云明白了,这个世界,可是科技世界,有着健全的法制制度。

    苏木草的的确确才只有十六岁,唔,现在十七岁了。

    送走执法殿的人,张青云好奇的拿过两个人的身份证件,张青云哭笑不得,张青云的身份证证件上年龄只有二十三岁,苏木草却是二十四岁。

    再看看苏木草身材,就是那张少女脸很明显,其他地方比雨荷马玲玉还夸张。

    身份证件没问题,还有结婚证,张青云笑了笑:“你反应挺快。”

    “那是自然。”

    要是反映不快,有嘴说不清出,直接被抓走,多没面子?

    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是晚上。

    再看看远处热闹的小镇,苏木草是一个喜欢热闹的:“咱们去撸串吧。”

    苏木草跟着乔嫣与马玲玉,东奔西走的,对这个时代,比张青云还要熟悉。汽车停在一处路边摊不远,苏木草推门下车,跑过去点菜。

    张青云则是坐着等着,没一会儿苏木草坐在他身边:“我要喝酒!”

    “行,不过喝酒之后,不准开车。”

    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是基本常识。

    苏木草神秘兮兮一笑:“我本来就没打算开车,喏...”

    向对面一努嘴:“对面可就是酒店,今晚咱们住酒店。”

    张青云明白这小女人的心思,想要推他...

    算了,反正已经是夫妻,之前感觉这小女人小。作为修炼之人,何必在乎这些?

    《独步成仙》

    吃饱喝足,苏木草看着脚下的酒瓶:“怎么就喝不醉呢?”

    好吧,啤酒都已经喝了几箱,再喝也喝不醉的。张青云拿出一个葫芦,给苏木草倒了一杯酒:“你要是想喝醉,可以尝尝这个。”

    苏木草眼睛一亮,盯着酒杯里,香气四溢,琥珀色粘稠的美酒,她感受得到,这杯酒蕴藏的庞大的灵气:“这是好酒!”

    “的确是好酒。”

    张青云收起葫芦:“这杯酒,可以让你醉三天。”

    “我不信。”

    她都已经是练虚合道境界,什么酒能让她醉三天?

    就算是传说中的天庭,哪里的琼浆玉液,也不能让她喝醉好不好?

    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好酒...真是好...”

    “砰。”

    苏木草醉倒,脑袋即将磕到桌子的时候,张青云扶住了她:“都说了,这杯酒,可以让你醉三天,你还不信。得,三天后你醒来之后,下次还敢喝?”

    这种酒,张青云喝多了,都会醉。

    这里面可是蕴藏酒道法则规则,大道境界,顶多也就三杯。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等你醒来,酒道法则规则的帮助下,触类旁通,领悟法则规则,可以突破大罗了。”

    扶着苏木草,就要去车上。

    “嗳?”

    这时候,几个青年拦住了张青云:“这位哥们,你要带着这位小妹妹去哪?”

    几个青年浑身酒气,但是没有喝醉。

    七八个青年,在四周人的关注下,有人甚至拿着手机冲着张青云晃动:“哥们,你与这位小妹妹什么关系?”

    张青云立即明白,这些青年的用意。

    苏木草本身就是少女,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岁,跟着张青云吃喝,一开始他们没有注意,但是张青云给苏木草喝了一杯酒,他们以为张青云下了药...

    这是一群好心人,张青云耐着性子:“你们想知道,就跟我来。”

    所有的解释,都不如实际行动,直接拿出来证件,才最具有说服性。

    当看到两个人的身份证件,看到结婚证的时候,几个青年讪讪一笑:“这位姐姐,长的很显得年轻,抱歉抱歉,打扰你们了。”

    这是一群富有正义感的青年,张青云也不着恼:“你们的做法是正确的,社会上有你们,其实是一种良好现象。”

    起码,这个世界不冷漠,还有温度。

    把苏木草放在车内,张青云也直接躺下。

    三天后,苏木草才幽幽醒转:“呀...我喝醉了?”

    “嗯。”

    张青云很是配合的说道:“你没喝醉,就是困了累了,躺一会儿,就是时间有些长,三天时间。”

    “三天?”

    本想借着酒劲,要把张青云推到的。

    这下倒好,自己先倒了。

    “咦?”

    苏木草刚要说话,忽然神情一变:“我...我...我的修为?!”

    抬头看着张青云,苏木草满脸震惊:“不会是我喝醉之后,你与我...双休?”

    她记得,那几位姐姐说过,一旦成为真正的夫妻,张青云有一种双休的办法,提升她们的修为。苏木草有些嗔怪:“你真是着急,起码我也要清醒着啊。”

    张青云:“???”

    “是那杯酒的作用,有没有双休,你自己不知道?”

    没有啥感觉?

    苏木草有些大条,什么事情都是向好的方向去想。

    “咦?”

    这一感应,才知道自己元阴还在,苏木草脸色一红。

    “那是什么酒,怎么效果那么好?要是多喝几次,岂不是直接追上几位姐姐?”

    苏木草在他身上翻找:“酒葫芦呢?”

    “这种酒是法则规则炼制,其实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种酒的酿造,就是法则规则,还真没有其他材料之类的。所以,才会有可怕的修为提升的效果:“不过,你刚喝过这种酒,想要再喝,要等到九天之后,不然,你就要睡半个月才行。”

    摩挲着酒葫芦,苏木草直接据为己有:“送我好不好?”

    “行。”

    这东西,随手可以酿造,不要说并不稀有,就算是稀有,苏木草索要,张青云也不会心疼,直接给她。

    “谢谢你老公。”

    苏木草大喜,但是转念一想:“哼,人家没有魅力还是怎么着,机会都给你了,你怎么这么老实?”

    ......

    汽车发动。

    这次继续前行。

    越是前行,越是人烟稀少。

    这天清晨,两个人醒来。苏木草满脸红晕,张青云神清气爽。

    “万倍时间加持,还真是效果很好。”

    他们在阵法中,一呆就是几十年。

    苏木草如愿以偿,抱着张青云的脖子:“人家以后是你的人了,你要疼我。”

    二话不说,继续时间逆转,十万倍时间加速。

    也就是一天一夜的时间,阵法内已经数百年过去。

    苏木草容貌成熟很多,看上去已经有二十来岁模样。

    “这里空气真好。”

    这里已经是高原地带,苏木草笑了笑:“要不,咱们就去昆仑,看看这个世界的昆仑,有没有修行者?”

    张青云也是心动,收起汽车,两个人手牵手,行走在高原之间。

    看着熟悉的雪山,张青云感慨良多:“看到雪山,勾起我不少记忆。”

    关于雨荷的记忆,关于很多人的记忆,关于马玲玉的记忆。

    张青云自己都不清楚,阵法时间加持下,他已经活了多久。反正,记忆极为悠远,一些记忆,不去刻意搜索,大有一种潜藏的意思。

    “现在又多了一个我。”

    在这里,他们成为了真正的夫妻。

    张青云点头:“是的,现在多了一个你。”

    昆仑还是那个昆仑,行走在昆仑之地,去了三仙谷,去了很多熟悉的地方,这个世界毕竟是曾经世界的延续。

    这里,甚至还有曾经故人生活的痕迹:“这里,已经没有修行者了。”

    昆仑之地,熟悉的修道者,早已经不复存在。

    他们可以活的久远,别人是不行的。

    看着三仙谷中,熟悉的痕迹,张青云笑道:“当年,就在这里,我认识很多道友。”

    可惜,修道有缘才行,无缘就算是教导,也无法成功。

    一些人名,张青云已经忘记,现在想一想,又想了起来。

    在这里住了几天,苏木草这个喜欢热闹的,竟然也喜欢这种安静的生活。学着洗衣做饭,学着收集食物。

    张青云突然发现,苏木草性格可以活泼,也可以安静。

    这一天,张青云静极思动,站起身来:“咱们也该离开了。”

    苏木草反而恋恋不舍,看着已经收拾好的山洞,这几天她很勤劳,收拾出一处山洞,到处收集野花点缀。

    原本荒凉的山谷,现在已经鲜花遍地,看上去有着人的气息。

    “这里,咱们以后再回来好不好?”

    苏木草很是不舍,独处的时间很是难得。

    要是回去,张青云就不单单属于她。

    一挥手,布下阵法:“这里有了阵法守护,而且时间近乎静止,以后想来的时候,直接过来就是。”

    苏木草眼睛亮起:“是啊,我总是忘记咱们的身份,咱们不是普通人啊,一个念头,就可以回来的。”

    走出山谷,继续寻找熟悉的痕迹。

    在昆仑,废弃倒塌的道观,张青云想起那个被自己收养的小女孩,张青云不是很希望,自己想起名字,带来太多记忆。

    搜索一番,囚神之地并不在这里:“看来,囚神之地,只有一个,只能在那个世界。”

    苏木草没听懂,也不追问。看着废弃的道观,而是叹息道:“这里也曾经有过辉煌,只是可惜,这个世界,没有道法道术,传承也已经中断。”

    离开这里,继续深入昆仑深处,在这里看到不少小动物。

    在外又是一天,苏木草的要求下,他们来到三仙谷。

    刚刚进入山谷,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苏木草指了指山谷中,一个有着高原红,穿着本地特色服装的少年,正在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不断的找寻走出去的路。

    苏木草脸色古怪起来:“这里很少会有人来,没想到,这里还有牧民,能够进入这里,代表着这是有缘。”

    看着兴致盎然的苏木草,张青云还没说话,苏木草眼睛里都是一种别样神采:“虽然因为世界法则规则虚幻的限制,调教出一个弟子很难,也很难带着他离开,但是我还想试一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