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娇妃至上-> 第四章养母,真相

第四章养母,真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风音烟坐在自己的破烂小房间里,一眼望去,一张桌子,一个缺了口的茶壶,两个茶杯,一把椅子,一张床,然后……家徒四壁,没了。

    她拿着手中的圣旨,迷茫的看着它,不知道自己一天前为何要接下这烫手山芋。

    “砰”,本就摇摇欲坠的大门彻底散落在地。

    “风音烟,你个傻子,你给本小姐出来,”散落的大门处一只绣花鞋刚好缩回去,随后传来嚣张跋扈的声音。

    风音烟一出去,就看见风嘉庚带着人趾高气昂的站在门外的蓝桉老树下,一手拿鞭子,一手放在腰间。

    目光骤冷,凤眼冰冷,盯着风嘉庚不说话。

    “你个傻子连话都不会说吗?”

    “我告诉你,你已经跟萧哥哥退婚了,以后你敢在围绕在萧哥哥身边,你试试。”

    “还有,战王殿下也是你这种人能够肖想的,不要自取其辱”

    说完,还示威似的对着风音烟甩了两下她的红鞭。

    但被风音烟一把抓住,向前一扯,风嘉庚就脱离了那群家丁奴婢中,吓得大叫。

    “啊——救命”

    “鬼吼鬼叫什么,又没有杀你,”

    “还有,我这种人?我是哪种人?用得着你来说,”

    “难不成就你这种奇葩女子就能配上那个战王”

    “他如果看上了你,我都怀疑他的实力了。我看,你也就只配那个顾子萧,渣男贱女,绝配”

    风音烟抓着鞭子,对风嘉庚就是一顿毒舌,说的她脸色涨红,拿出赤玄八段的力量想要挥鞭子,但还是被抓得紧紧的挥不动,气的对身后的人大吼“废物,还不快上来帮忙”

    家丁奴婢们一窝蜂的全慌乱跑上来,

    风音烟见他们来到了一定的距离,突然放开鞭子,风嘉庚一个后仰,与家丁们撞成一团,被压在下面的人哎呦哎呦的叫着。

    “你们在干什么”,杂乱的小院门口,风里程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

    “爹爹,我是来劝姐姐不要伤心的,还告诉姐姐战王殿下我们最好不要去招惹,”

    “然后……然后姐姐就不领情,推了我一下,怪我自己没有站稳,也没有防备姐姐,就不小心摔了一跤,跟姐姐没有关系的”风嘉庚在奴婢的搀扶下,站起来小心翼翼的对风里程说道。

    风里程赶忙走到身边询问道“嘉嘉,你没事吧,摔疼了吧,乖,你先回你娘哪里,等下我在去看你们,好不好。”

    风嘉庚咬着唇,不甘心的回答道“好,嘉庚等着爹爹”,说完,还露出了一个女儿甜甜的笑。

    风音烟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父慈子孝”的画面。心中毫无波澜。

    待风嘉庚走出院子,风里程立马收了笑脸,嫌弃的看着这个女儿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不傻的,但是,你配不上萧王,更配不上战王”“但你竟然接了旨,以后就安安心心的做好你自己的事,顺便多回来和我来聊一聊你和战王的事”

    风音烟不由得笑出了声,看着眼前这个父亲,觉得自己都不是他亲生的,反问道“凭什么,你让我去监视他?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有什么好处?”。

    “凭什么?就凭你是我的女儿,我有权力这样,你这样的人都嫁给了战王,你还想要什么好处,别太贪心了。”风里程不耐烦的吼道。

    风音烟皱了皱眉,看了眼天空,已经快黑,都能看见浅浅的月亮和星星了,她来到这个世界几天,不是治病,就是处置渣男,还没有好好休息,就这一副身体还不及她前世的十分之一,所以,她现在十分疲惫,一疲惫,就很容易暴躁……

    于是,她一把紧紧的抓住风里程的脖子死死地捏着,用仅有的一点点内力压制住他黄玄三段的力量。

    对着他的脸,缓缓的阴狠的说道“风里程,风音烟死了,我是音烟,我不是她那么懦弱,如果,你让我不顺心了,我就让你不顺心,永生永世永不安宁,后悔来到这世上”

    风里程望着她,依旧是记忆里的那张脸,但眼神不同,这张脸现在的眼神他好像看到了一人执刀站在血海里,周身全是尸体…

    害怕惊恐颤抖充斥这风里程的内心…

    风音烟放下手中的脖子,风里程立刻扶着老树站立,拼命的咳嗽。

    “你是魔——魔鬼”,说完,方不择路,逃之夭夭了。

    转身,走到小桌子处,坐下,倒了两杯茶水,各占一方,

    “出来吧,暗处的朋友”,风音烟端起一杯,对着暗处说道。

    钟离烨从阴影中出来,直接坐下,不动茶水,就望着她。

    风音烟一见是他,翻了个白眼,“直走出门,不谢”说完,放下茶杯,走到床边坐下,再次看向钟离烨,眼神示意他该走了。

    “呵呵”低沉的笑意从齿间流露而出,似山间山泉。

    钟离烨走到风音烟身边,蹲下来,捉住她的双手,对着她展颜一笑。而风音烟看着他的笑颜,迷了心神,恍恍惚惚的……

    于是,一不小心的被点了睡穴,

    风音烟在倒下时听到他温柔的说“乖,困了就睡一觉”,那瞬间,风音烟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由得心中骂道“艹,美色误人”,就彻底睡过去了。

    钟离烨抱着她,抚摸着脸,亲了亲的额头,满足的笑着,轻声低语道“你来了”

    ……

    天空由墨色演变为深青色,转瞬间天空如同撕裂了一道口子,晨曦如泄洪般倾泻而出,天地瞬间大亮。

    “唔——”风音烟捂着头坐起来,鎏金边缘的纯黑色被子缓缓落下。

    三秒钟后,风音烟眼神由迷离转为凌厉,无名火蹭蹭蹭的往上涨…

    “咚咚”

    “烟儿,是我,你醒了吗”杜欣月轻轻的在门外问道。

    风音烟看了看身上的被子,又看了看被修复好的门,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生气。

    “娘亲,你先进来吧”在只穿好放在床边的紫色衣服后,风音烟立刻对着门外的人说道。

    风音烟坐在桌边,杜欣月推门而入也来到桌边,放下手中的盒子。

    “烟儿,我知道,你不是以前的她,如今我也可以把你的身世告诉你了”杜欣月望着风音烟一脸欣慰的说道“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个盒子和那颗蓝桉老树下”,

    “那你会不要我吗?还会认我吗?”风音烟紧张的望着她,心中充满害怕,毕竟这是她感受到的为数不多的温暖。

    “会,你永远是娘亲的孩子。”

    “你的母亲在逃离时正巧到我的院子里遇到我生产,而我的孩子却被奸人所害,生下来就死了,刚好你母亲正在寻找一个人收养你,我就把你抱来了,然后你的母亲带着你的姐姐继续逃离,被人追杀,”

    “她告诉我,你叫音烟,若你没有在及笄日浴火重生,那这一切都放在蓝桉树下,被永远埋在哪里,那颗树也是她种下的,她说,你喜蓝桉,希望它能陪你”

    “此物以你的血打开,那颗树也需要你的鲜血打开幻阵”

    杜欣月喝了一口水,然后走到风音烟身边,继续说道“烟儿,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但我会永远在你后面支持你”,说完,就离身走了。

    风音烟在几分钟后深吸一口气,走到树下,看着枯萎的蓝桉树。

    她的亲生母亲说得对,她喜爱蓝桉,在前世自己的庄园里种满了它,在任务后总喜欢到哪里去安静的躺着,不去想任何的事情……

    咬破指尖,对着蓝桉树滴下一滴血。

    枯萎的树急剧变化,枝繁叶茂,灰蓝色的树皮,纤细的花丝,椭圆的花药……

    扒开泥土,一个圆球悬浮在树根下,风音烟取出圆球,把它抱到屋里和盒子放在一起,挤出两滴鲜血分别滴在两物上,

    “咔擦”两声,圆球破裂,盒子打开,球中是一封信,盒中是一个戒指、一个玉镯和两个令牌。

    风音烟拿出信,拆开,

    烟儿,

    你好,当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就说明你三魂七魄已经全部归位,很遗憾,不能陪你长大,但我相信欣月她一定会好好抚养你的。当时情况紧急,后有追兵紧紧的跟着我,无奈之下,我只好带着你的姐姐继续逃离。

    你姓南宫,是南宫梓侯和我的孩子。盒子里的戒指和那个蓝色令牌是你的父亲留给你的,紫黑色的那个镀金令牌乃是独孤家的家主令牌,切忌家主令牌不得随意拿出。那个紫色镯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知道是一个奇怪的老头给你跟你姐姐的,你的是混沌镯,滴血即可认主。

    烟儿,切忌切忌,实力不到,不要来找我们!

    风音烟刚读完信想把信烧了,信就自燃了,

    只好把戒指戴在左手中指上,镯子戴在手腕上并认主。

    浓浓的雾弥漫在整个空间,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风音烟站在原地,皱着眉,凌厉的视线射向四周。

    雾突然散去……眼前景象显现。

    两座高楼,群山连绵,一汪湖水,一条大江,在湖水的旁边有着一座木房子,房子后面有枯枝围绕成一片领土而开着满山遍野的蓝桉树。

    “主银—主银,你来啦,桉桉好想你,桉桉爱你(ɔˆ ³(ˆ⌣ˆc)”

    风音烟正站在原地,扫视着周围,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远处响起,不消三秒钟,一道流光极速的朝着风音烟怀里奔来,风音烟转身往旁边一躲。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