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往生无梦-> 第三十六章:捕风捉影

第三十六章:捕风捉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二天辰时,“景旭。”辰月在旁边叫床。

    “辰月。”景旭睁开眼睛“什么时辰了?”

    “卯时。”辰月将膳食放在桌子上。示意景旭去盥洗。

    景旭爬了起来,去盥洗了。

    “辰月,我们是不是要去拜学啊。”

    “嗯,衣服放在你的右手边,你自己穿上。

    “哦。”景旭拿起衣服。

    白为主,蓝为辅。布料上还有昆仑山独有暗纹绣,布料上佳,倒是一个中规中矩的衣服。

    景旭穿好,拿起发带在头上绑了一下。

    走出去,看见辰月在看书,便自顾自地吃桌上的饭食。

    景旭吃完,辰月将景旭绑的松垮垮的头发,理了一下,重新给他扎了起来。“你呀。”辰月叹气。

    景旭摸摸头发,笑嘻嘻对着辰月“辰月手艺真好。”

    “连这个都不会,到时候成年了,发冠看你叫苦。”

    “有辰月啊。”

    “胡闹,将这个带好。”辰月将梦世峰的出入令牌,给了景旭。

    景旭接过,挂在腰间。

    到了时辰,他们便出发去了梦世。

    昆仑分为七峰,每峰连接是一座座吊桥。

    景旭走在前面,看着昆仑美景。

    来到梦世峰,偌大圆牌,被房舍包围着,桃花开着正盛。

    “终于知道为啥这里叫梦世。梦安于世外桃源处,想必是梦世的出处。”

    “嗯。”

    他们走进梦世峰的教室,辰月景旭入座。陆陆续续其他昆仑弟子也入了座。

    司南长老走了进来,站在前面,“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姓司,名南,是梦世峰掌权长老,也是你们的老师。”

    下面议论纷纷,“掌权长老哎。”

    “长老当老师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咳嗯...”司南清了清嗓子,拿出一卷门规,“这是昆仑山的规矩,大家手上的手册上也有。不过大家也不会认真看,那我就先提几个重要的规矩。那些常规的不撕斗不早退不攀比什么的,大家心里都清楚,昆仑上不禁早晚出入时间,但不可无长老批准下山。除梦世与画眉有开放时间,其他峰可以随时进入自用,除了思源,大家都懂,尤其是戒峰12时辰都可出入。若有大事可以报各峰掌权长老,如果急到危机性命,可以直接发求救信号,大家手上的令牌可以发出昆仑山独有的山松烟花,以后大家学成下山也可以用。”司南将门规放下。屈膝入座。“昆仑山的历史不足一百年,也不是怕事的学院,希望大家明白,入了昆仑就要舍弃你原来的身份,现在你就是一名昆仑弟子。”司南手一挥,每人面前出现一串文字“这是梦世的日常课程表,大家记一下。”文字化成一张纸。

    景旭看着纸上的课程,文武,五艺,药理,香道什么的,头立刻就大了。看着旁边辰月,

    “咚咚。”景旭敲了一下桌子。

    辰月看向他。

    景旭趴在桌上眼神惨兮兮,辰月波澜不惊转过头,继续听课。

    过申时,课程结束,辰月有事要去思源峰,让景旭去藏书峰取一些今日课上点到的书,景旭来到了藏书峰,已经到了酉时。入了藏书阁,看到都是书阁比人高的景象,“这要怎么找啊。”景旭头晕。

    思源峰,辰月进入主殿,“昆仑君,小辈有礼。”辰月行礼。

    “风霖有急事?”含素皱眉。

    辰月将信递给含素。

    含素看完慢慢起身,“都这个时候了,还是割舍不下。”

    “前辈我有一事,想求前辈。”

    含素看着他,明白了一切,“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但我没办法。早在风静在的时候,我就想帮她,可是最后只能是越帮越忙。”含素走到辰月面前,“赤魔这事后面有谁作怪,我们心里清楚,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清楚。”

    辰月眼神淡了下来,“如果不论这些,就单纯武力支援,也不愿吗?”

    “我能帮也就是风霖所说护好你们。其他的我……帮不了。”

    “辰月明白了。”辰月离去。

    “哎。”含素转身。

    “叹气可不是你现在要做的事情。”莲琦撤去了隐身,“话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连你都不愿去帮他们。”

    “这是一场死局,战死是他们的命运。”

    莲琦拿起一片花瓣,“含素你当真无法,还是自己怕了,在昆仑待久了,怕是连对自己信心都淡了吧”

    “妖王,当年的你和魔王不也是入了一场局嘛,身为局中人怎么逃,都还在局中。”

    “如果当年你坐上女娲之位,还有这些事?”莲琦将花瓣碾碎。“你别忘了面具下的你流的是女娲氏的血脉。”

    “我何尝不懊悔,如果是我登上王座,那风静会死?甚至风霖也不会?可是那王座让我生厌,母亲…妹妹…”含素坐下。

    莲琦看着含素,“世界不会给弱者任何仁慈,现在你得到了上天为数不多的仁慈,这昆仑山便是你为自己所编织的谎言。”

    “谎言吗!对啊!我们的自私最终报应在他们身上。”含素咬牙吼道。“不是吗?”

    莲琦看着她,苦笑,“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命。”

    含素隐去,莲琦站在原地,手中展开一朵朵桃花,举起手,看了一眼,离开。

    藏书峰。

    “一二三...”景旭理了理手上的书,看差不多了,准备顺着梯子爬下去。

    “景旭?”晓月在下面看着景旭龟速的爬动。

    “晓月啊。”景旭一跃,落地。

    “有几分本事嘛?”晓月敲了一下景旭头。

    “嘿嘿...你怎么来这了。”

    “找书啊。”晓月举了举手上的书。

    “我找完了,我先走了。”景旭正准备挥手再见的时候。晓月拉住了他。

    “我还有一本,帮我找。”

    景旭看了看周围,现在这点了,藏书阁可没什么人了,“好吧。”

    找了一个时辰,硬是没找到晓月要的书。

    “会不会没有啊。”景旭席地而坐。

    “不可能啊,昆仑的藏书也算是大的,不可能找不到的啊。”

    “你们找什么?”一个小女孩提着灯,走了过来。

    景旭看了一眼,女孩腰上的令牌跟司南长老的一样。

    “长老。”景旭行礼,晓月也跟着行礼。

    “哦?”小女孩笑眯眯看着他们,“青梅竹马?”

    “不是不是”景旭将手伸到前面,左右摇摆。

    “行吧,我叫司灵,藏书峰掌权长老。”

    “哇,为何长老是个小孩模样。”晓月好奇。

    “我升神时候,还是没管体格,结果给我固定这身高了。”司灵摇头,眼神表现无奈。

    “那只能证明长老也是个天才。”晓月一本正经地点头。

    “嗯,这倒是实话,院长说我是所有长老里最有天赋的。嘿嘿...刚刚你们说找什么?什么啊。”

    “哦,就是叫《剑意》的书,找了好久。”

    “哦,那本啊。跟我来吧。”司灵带着景旭和晓月来到一个房间,“院长上次看了,没放回去,拿给你。”司灵递给晓月,“谢谢长老。”

    司灵一脸坏笑,“想报答我?要不你们给我当个免费被占卜者。”

    “啥?”两个人一脸懵。

    “我给你们算算卦怎么样?司南司徒他们都说我不准,我就不信了。”

    两人想了想,算卦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好。”

    司灵变出一张张卡牌,“选一张。”

    两个各选了一个。

    司灵看着景旭选的,“东山出新日。”

    “啊?”

    “就是说你前途不可限量,如破晓的太阳一样。”

    “我的呢。”

    “太阴落南湖。”

    “这?”

    “太阴指月亮,你会有一段命中注定的因缘,但如千里共婵娟一样,你与你命定之人注定分离。”

    “啊~这算是好事吗?还是坏事?”

    “还行,人生在世能人长久就可,不必追求事事圆满。”司灵看了一眼窗外,“天色不晚了,回去吧。”

    “嗯。那弟子就告辞了。”

    外面已经深夜,“完了辰月一定气疯了。”

    “我说你是不是太依赖辰月了。”

    “啊?”

    晓月将书放在景旭手上,景旭本来就拿着很多,加上晓月这一摞,手向下沉了些。

    “上山时候,我看见你们搂搂抱抱的,加上你奶声奶气的,实在不是大男子汉应该做出来的事情。”晓月理理衣服。

    “是吗?”

    晓月按了按景旭的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说的是断袖懂吗?”

    景旭一惊,“不...你是不是想多了。”

    “那你说谁家的兄弟照顾对方,像你们这样的,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景旭看着晓月的生气的样子,不由得心里一笑,“因为我灵力不稳,忽高忽低的,辰月才挨着我近些,方便渡灵。”

    “灵力不稳不是不适合修炼嘛。”晓月看着景旭,眼神带着不可思议。

    “我修炼以来,母亲和叔叔他们精心地护着我。”

    晓月叹气,“看来你升到仙人也是不容易。”

    “我5岁便仙人,只是因为现在不方便没升而已。”景旭提了提手上的书。

    “5岁?!”

    “嗯,升的时候,还是叔叔姑姑们护法护了老半天,才有现在的我。”

    晓月看着景旭的眼神。“看来你以他们为荣。”

    “嗯,能成为他们一部分是我一生荣耀。”

    “嗯。”自然一族历代灵力高强,出个神圣,都不在话下,如何没有那样的命运,这世间早就有无数的高阶人群。晓月心想。

    “你母亲是什么样的人?”晓月随口一问。

    “嗯?”景旭被她的问题,惊了一下。

    “风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母亲是一个嘴上很严厉,但是心里很温柔,虽然经常罚我,但我知道她是希望我长大。”

    “倒是有趣,世人不敢评说风大人,在家里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不管我闯了多大祸事,母亲都会帮我站在我前面,护着我。”景旭说着说着,眼中出现慰藉的神色。

    “没想到啊,堂堂大人居然还护短。”晓月摊手。

    “母亲本来就是这样。”

    “行,说说你的亲生母亲呗,我都没听你说过。”

    “我...”景旭眼神暗了下来,“我没见过我的亲生母亲。”

    晓月有些吃惊,“怎么会?”

    “母亲说我的生母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亡,父亲自那次后也浑浑噩噩的,对于他们,我也只能远远看着父亲。”

    “想必...算了。人得到一些,总会失去一些的。没事。”晓月拍拍景旭的肩膀。

    “话说你呢?”

    “我啊,我从小便没了父母,兄长被坏人流放到幻界,后来兄长打跑了坏人,继承王位,我便成为了养尊处优的公主喽。”

    “就这些?”景旭看着晓月。

    “嗯。”晓月肯定回答道。

    看得出晓月在隐瞒什么,但景旭不敢多问

    “晓月,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

    “我们是朋友啊。”

    “朋友?”景旭一惊。

    “嗯。”晓月敲了敲景旭的榆木脑袋,“快走啦,不然辰月大人可真要生气了。”晓月指了指天空,已经子时了。

    回到寒峰。

    “快回去吧。”。

    “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