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猎魔图鉴-> 第一百七十八章:灾情扩散

第一百七十八章:灾情扩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兴庆府在京城之北,中间只隔着一个平阳府,距离不算太远。

    但是由于不能走航道,只能从陆路前往,就算有官道,路不算难走,他们想要抵达,至少也得五天。

    赶路本就枯燥,别说五天,李修然骑着马离开京城还不到一个时辰,就感觉到了无聊。

    看了眼左侧面无表情的韩禄,又看了眼右侧一脸冷漠的杨问心,心里忽然一动,嘴角勾起一抹暗戳戳的笑意,看向同样百无聊赖的池清婉,咳嗽一声道:

    “光赶路也无聊,以前看过几个笑话,反正也是闲着,我讲给你听听吧,权当解闷了。”

    韩禄顿时眼皮一跳,仿佛想起了一段不算愉快的记忆,心里顿时有了种不妙的预感。

    杨问心反倒饶有兴趣的向他看了过来。

    池清婉眼睛一亮,顿时来了精神:“什么笑话?讲来听听。”

    李修然脑海里快速回忆了一遍自己前世看过的笑话,然后选了一条,笑着开口道:“从前有位富商,事业有成,家境优越,但是却一点都不快乐,于是找到一位大师,请他指点迷津。

    大师问他:何谓富有?

    富商回答:他有家财万贯,良田千顷,妻妾成群,可算的上富有?

    大师没有说话,默默向他伸来了一只手。

    富商心有所悟,问他:大师是想告诉我,想要快乐,应该多多积德行善、与人为乐?

    大师摇了摇头……”

    李修然看向池清婉,笑着问道:“你猜大师跟他说了什么?”

    池清婉眨了眨眼,一脸好奇道:“他说了什么?”

    李修然道:“大师说……员外,我们交个朋友吧。”

    “哈哈哈哈……”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大笑,赵子昂也听到了李修然讲的笑话,顿时开怀大笑道:“别人来找他指点迷津,他不帮人解惑就算了,听到别人家境优越后,还立刻主动结交,这位大师也是一个妙人啊。”

    项坤、方越等人脸上也都露出一抹笑意,显然也都觉得挺有趣。

    韩禄依旧面无表情,似乎毫无触动。

    池清婉撇了撇嘴,一脸嫌弃还略有点鄙视:“听到别人有钱就立刻结交,这么见钱眼开,算哪门子的大师?他怕不是个骗子吧?

    你这讲的什么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呃……”

    怎么还拆起台了,你不按套路出牌啊……李修然瞬间语塞。

    “嗤……”

    看到李修然出丑,刚才还毫无触动的韩禄,现在反倒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也行吧,怎么着也算让你破防了……李修然看着笑出声的韩禄,心里顿时一乐,刚才的尴尬瞬间抛到了脑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不好笑吗?那我再讲一个。”

    李修然从脑海中又选了一条,再接再厉讲了起来,原本枯燥的赶路,也不再无聊。

    ……

    四天后。

    平阳府怀县,临近与兴庆府的交界处。

    李修然一行人趁着夜色,风尘仆仆的来到城外驿站前停了下来。

    萧文甫舒了口气,道:“过了怀县,再往前就到兴庆府了,不过要翻过一座山岭,山路崎岖,眼下天色又已经晚了,路不好走,今天就先走到这里吧,待明天一早我们再出发。”

    “行,就听萧大人的。”李修然看了眼经过四天长途跋涉,脸色已经有点发虚的萧文甫,一把年纪的人了,再让他走夜路去翻山,确实有点不人道,笑着答应下来。

    众人翻身下马,一名偏卫走到驿站大门前,看着紧闭的大门,抬手重重的拍了拍门。

    片刻后,里面才响起一道声音。

    “谁、谁啊?”

    声音有些颤抖,隐隐带着几分惧怕。

    偏卫喝骂道:“镇魔司偏卫,奉陛下之命出京办差,天色已晚,路过此处需要投宿,快出来开门!”

    “原来是钦差大人,稍等稍等,小人这就来开门。”门里长松了一口气,只听一阵脚步声向门外快速跑来,而后紧闭的大门被从里面打了开来。

    一个身穿绿色差服,面容有些圆滑的老者,带着十几个人驿卒,快步迎了出来,看了眼门外的偏卫,又向一旁的李修然等人看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身穿绯色官袍的萧文甫,然后心领神会,带着人大礼参拜道:

    “小人怀县驿丞曲植,见过钦差大人,有失远迎,还请大人恕罪。”

    “起来吧。”萧文甫淡淡道。

    驿丞等人松了口气,起身邀请道:“多谢大人海涵,大人快请进,小人这就命人给大人收拾房间,准备酒菜。”

    萧文甫微微颔首,昂首阔过向大门走去。

    李修然把缰绳交给了上前来牵马的驿卒,而后看向驿丞,皱眉道:“虽然天色已黑,但现在时间还不算太晚,为何这么早就关上了大门?”

    驿丞本来想跟上萧文甫献献殷勤,但是听到李修然发问,只得停下,回身看着他苦笑道:“大人恐怕还不知道,兴庆府闹了尸妖,眼下可不太平。

    小人看天都已经黑了,以为不会有人来了,就让人早早关了门,免得出什么事,没想到几位大人会来。”

    尸妖都传到这里来了吗……李修然顿时心头一跳,怀县可在平阳府,离兴庆府还隔着一座山呢。

    林丰泰信上说的可是刚有向全府波及之势,就算加上他送信的时间,以及他们路上赶来的时间,满打满算也没有太久,尸妖就从兴庆府扩散到平阳府来了?

    灾情看来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啊。

    项坤、赵子昂、方越等人也都眼皮一跳,纷纷向驿丞看了过来。

    原本已经快要进门的萧文甫,闻言也脸色一紧,停下了脚步,回身看向驿丞,皱眉道:“兴庆府真有尸妖?还扩散到平阳府来了?”

    “这个……”

    驿丞只是小吏,连官都算不上,现在突然面对钦差以及李修然等大批镇魔卫的注视,心里顿时有点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看着萧文甫,吞吞吐吐的没敢作答。

    萧文甫眉头一拧,沉声道:“如实说来,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是是是。”

    驿丞心头一跳,连忙道:“小人也只是听说,兴庆府确实闹了尸妖,而且好像还挺严重,前几天听说还跑出来几只,不知怎么翻过了山,到了山下几个村子祸祸了不少人,听说死的可惨了。

    驿站离那几个村子也不算太远,小人只是以防万一,所以早早关了门。”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