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穿书生双胎,我靠拼夕夕种田暴富了-> 第20章 赶走亲爹,王老歪调戏后娘

第20章 赶走亲爹,王老歪调戏后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钱铁强边哭边偷眼看向门口的爹,刚刚娘让自己和爹过来,说一哭就能有肉吃,他都哭了一会了,姐咋还不给拿肉进来?

    门口的钱广志微蹙眉示意儿子赶紧说话,自己可不想在这被说教。

    这一幕被钱铁英不经意间发现了,心里暗自感叹,这亲爹后娘亲情牌打的挺好,原主的命真苦,摊上这么个爹真让人寒心。

    “姐啊,铁强饿了,呜呜...”

    钱铁强不安的捂着肚子,终于小声说了前来的目的。

    “好,吃肉可以,不能拿回家。”

    铁英示意贾成凤去锅里割了块肉进屋。

    看着小弟狼吞虎咽的吃肉,铁英的心里不舒服,这孩子应该好几顿没吃饱了。

    转头看向门口,那如乞丐般的爹馋的直咽口水,钱铁英真无奈。

    别说那后娘以前对原主有多狠毒了,就这爹,妻儿都养活不了,还有脸上这讨要吃食,真是太生气了!

    钱铁英见这活爹居然这样不要脸,起身推开钱铁强,奔着爹走了过去。

    “你是我爹,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我要告诉你,如果你不改了好赌的恶习,就别登我家门!”

    屋里的钱铁强见姐这样,小脸一红忙抓了剩下的肉都塞到嘴里,小嘴塞得鼓鼓囊囊的躲到爹身后去了。

    钱广志正在门口见这窝棚旁,又是山鸡又是野猪的,那高高大大的大鸟看着挺吓人的,也应该是姑爷打的猎物。

    这又张罗建房,一看就是女儿在贾家没少藏银钱,心下就生气,这两年女儿装穷骗了自己。

    又生气儿子不会变通,多拿点肉回家不行吗?

    没想到原来懦弱的女儿,竟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忤逆,你这妮子,我可是你爹,你这样不孝也不怕让人笑话?

    我养活了你这些年看你把我吆喝的,都不如一条狗,难道你是石头蹦出来的?”

    铁英冷哼:“好孩子也让你们教育坏了,就你们以前对我那样,还有脸过来?我这叫以牙还牙,没时间搭理你们赶紧走!”

    钱广志被女儿说的老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抬手要上前打女儿,却见山上下来的牛车上,贾成斌正怒视着他,忙弯腰拿了俩瓜,慌忙拽着儿子就走。

    “儿子,以后你就当没有她这个姐姐,我们回家!”

    贾成凤在一边看不下去了,大怒道:“你个赌鬼,我嫂子正在做月子,你们就过来气人,八辈子没吃过肉?赶紧放下瓜,你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说着成凤拎着棍子就在后面追赶。

    三妹在一边想笑,又怕铁英不高兴,钱广志再不好也是铁英的亲爹,忙拽着铁英回了草屋。

    后娘陈氏躲在不远处,看见男人和儿子被钱铁英和成凤赶出来,气的直放屁。

    回家指着钱广志破口大骂:“你个窝囊废,连自己的女儿都敢骂你,那成凤又算什么东西?敢跟你吹胡子瞪眼的,你还回来干嘛?”

    钱广志蹲在地上,抱着头躲着媳妇的拳头,摇头道:“我也是好话说了一大堆,可那妮子就是不吃我这套。

    你消停点吧,人家铁英说的不是没道理,当初你是怎么对待人家的,你心里就没个数吗?

    再说了,人家已经给儿子肉吃了,你还想咋地?”

    钱铁强见爹娘在屋里吵闹,吓得站在院子里哇哇大叫不敢进屋,一用力哭打起饱嗝,满嘴的肉香,心想刚刚姐姐对自己真好,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家和姐姐过去?

    屋子里陈氏恨恨的骂道:“那个狠毒的妮子,就这样吃独食,这些年算白养了她这么大,还好心好意的给她找人家,不如当初就让她在家干活,累死她算了!

    现在翅膀硬了,跟我叫嚣,别忘了她也是两个孩子娘了,我看她怎么教育那两个崽子?!”

    钱广志一缩脖抱着头跑出家,长出一口气,这个家看来真不好呆,又摸摸怀中仅剩下的几个铜板,往邻村跑去。

    身后传来陈婆子恶狠狠的叫骂:“出去就别回来了,死在外头我再给儿子找个后爹,我们俩过好日子去!”

    小铁强见爹跑了,娘还要给自己找后爹,越发的害怕,想起刚刚姐那看向自己温和的眼神,再吧唧两下嘴巴,姐比爹娘都好。

    这时,下院邻居老鳏夫王老歪刚从厕所出来,听见陈婆子这样叫骂,就知道那赌徒钱广志又出去赌了,于是转身跳上墙头看向陈婆子。

    “我说你跟着这赌鬼过日子啥什么是个头啊?还不如给我做婆娘,我保证不出去赌,你想吃啥我都去给你买,保准给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陈氏正生气,见墙头那老鳏夫两眼冒光头歪着贪婪的看着自己,瞪眼抓起个扫把就奔了过去。

    “狗嘴吐不出个象牙来,你个又老又丑的老鳏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的倒美,赶紧滚回去,看见你我都恶心!”

    陈氏虽然觉得这老鳏夫的确这些年手里有俩土鳖钱,还没有老婆孩子花销,要比自己家的赌鬼强百套,但是,自己大儿子就站在院子里看着,不能让儿子看着爹前脚走,娘就找王老歪胡扯。

    王老歪被陈氏上来的一扫帚吓得嘿嘿笑的跳下墙,跳脚喊道:“你个傻娘们,跟那赌鬼还没过够苦日子?

    人家女儿可是在那山下打了野猪,如今张罗建房,还给好几家送的肉。

    你这白养了人家,还在这为他守活寡真不值当,以后那赌鬼老了人家有女人养着,你带着个崽子,我看你怎么办?”

    听王老歪这样说,陈氏站在原地看向儿子,吧唧两下嘴巴,王老歪说的还有些道理。

    又想起那钱铁英对自己的态度,再想想男人这些年赌家里都败光了,跟那歪脖子老鳏夫相比,还是人家稳当。

    转身拉着儿子进屋,低声问:“儿子,娘就问你,你爹好还是王老歪好?你爹没给我们带来啥好好处,王老歪能给我们肉吃,你说谁好?”

    钱铁强眨巴两下瘦的深陷下去的大眼睛,看看娘那一本正经的脸,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娘啊,我不要吃肉了,我不要娘走。”

    上院的老张家二牛子,她娘被他爹打跑了,留下大牛二牛跟着爹过,他爹就又给大牛二牛找了个后娘,整天让他们干活,还不给他们饭吃。

    还有,娘也是大姐的后娘,娘打大姐时都不眨眼睛,自己真不想被后娘打。

    陈氏见儿子哭的伤心,一阵心酸,忙搂过来儿子亲了一口哄道:“傻儿子,娘刚刚是和你爹生气,娘不会扔下你不管的。”

    说是这样说,但是,陈氏对那个老鳏夫走心了。

    贾成斌看着铁英的爹带着儿子跑了,就知道来找媳妇的麻烦,忙下车跑进屋里。

    看着小妹和唐三妹也过来,看看床上抱着一双儿女的媳妇,想要问刚刚的事情,却又怕媳妇伤心,索性不问了。

    小妹见状,忙说道:“三哥,我和三妹过来帮做饭来了,我嫂子有孩子也不能下地干活,你们干完活吃个现成的。”

    三妹看着贾成斌魁梧的身材,蓝布瓜褂子上还带着泥土,真想上前掸掸,可是自己一个姑娘家家的,心下脸一红往外走去。

    成斌摇头,知道小妹过来娘知道了又是个事,转身坐在媳妇身边,伸手摸摸小儿子细嫩的小手,看向小妹:“你做了饭菜吃上一口就赶紧回家吧,大嫂受伤找大夫也很忙。”

    钱铁英看看坐在身边的男人,又看看小妹,知道贾成斌知道那边的情况,又想起昨晚上刘兰香踩了狩猎夹子手上都没舍得扔下肉,就不由得想大笑,却见兄妹俩严肃的样子,硬生生憋了回去。

    小妹出去做饭,贾成斌又拍拍媳妇安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媳妇就等着住新房子吧。”

    铁英用力点头,自己相信成斌,也相信自己的能力。

    吃饭的时候,几个村民正大口朵颐着卤猪肉,不远处却走来脸色铁青的贾家老大贾成文。

    抬手指着贾成斌大骂道:“你个败家玩意,你分家就找人盖房子,以前家里的银钱都让你们给划拉精光,如今你大嫂脚受伤了,要银子治病,你赶紧拿出银子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