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女生小说 -> 穿书生双胎,我靠拼夕夕种田暴富了-> 第77章 居安思危

第77章 居安思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钱铁英听孙金凤说刘兰兰要嫁给郭天的消息,知道了孙金凤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给成凤传递贾家的信息。

    钱铁英倒是一块石头落地了。

    在原书中,原主农妇钱铁英被恶毒的婆婆一家害死,女儿被婆婆卖给人牙子换银子,儿子在钱铁英死后,拽出来,硬生生拽成了残废,没活几年也让被害死扔进河里。

    贾成斌则在失去妻子儿女的双重打几下,跳河结束了生命。

    这小姑子被逼嫁给地主家的傻儿子郭天,在郭家受尽了家丁郭有和那地主郭佳昌的磋磨,几年后也跳河死了 。

    这一切被现代穿越过来的钱铁英都改变了,这刘兰兰就成了这事件的牺牲品。

    只是这刘兰兰也是喜欢这地主家少奶奶的生活,也给肚子里的孩子找了爹。

    孩子也呢个顺理成章的生出来 。

    贾成凤哼了一声道:“我大嫂还真能算计,估计这次也能得几两银子。”

    孙金凤忙点头:“成凤说的对,明天大嫂家大宝就去镇里的私塾,说是还那先生收蒙修也要看看这孩子的资质,孩子查数,从一查到一百,还有自己的名字也要会写才行,我看贾大宝整天往出跑,连十个数都不会数,看明天怎么办?”

    看着孙金凤一脸得意的样子,钱铁英明白了她来的目的。

    看着二喜吃的香,铁英问道:“大喜在家呢?”

    听铁英问大宝,孙金凤忙长叹一声:“可不,大喜在家哭闹呢,看着明天大宝要上私塾了,这就跟我捉妖,哭闹着也要上私塾,你们也知道,我们家是婆婆当家,大宝上私塾人家说了,没管婆婆要一文钱,都是刘兰兰给她姐姐的,我也没银钱送大喜上私塾啊,我这心里难受啊!”

    说着,就见孙金凤嘴里吃着月饼,掩面哭了起来。

    这下贾成凤看不下去了,低声劝说着:“二嫂你别哭,私塾要多少银子?不行我们大家凑凑,到时粮食下来,卖了粮给了就行了。”

    铁英见成凤心软,想想这孙金凤也帮助自己两次忙,也点头说道:“成凤说的对,二嫂,我生孩子的时候你帮了我大忙,还有舅舅去家里灌醉成斌,刘兰兰不要脸险些祸害了成斌,这些我都记在心上,人都是要有一颗感恩的心,这次我帮你这个帮,将孩子送私塾读书,将来也能出人头地,光耀门楣。”

    听铁英和小姑子这样说,孙金凤忙起身给两个人施礼。

    “我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好了,我就知道铁英和小妹能帮二嫂这个忙,谢谢了,我听大嫂说上私塾需要五两银子,我砸锅卖铁,家里也拿不出那些银子了,只能眼看着人家去私塾了,现在真好,你们帮我这个忙,我一定想办法给了你们。”

    铁英忙伸手相搀:“二嫂别这样,我们都是苦命人,孩子要培养出去,家里还要过好了,不能总是听人家的摆布。”

    孙金凤咬牙:“是啊,我这一天白干活,还没落下什么好,我也不干了,明天送孩子上私塾,我刘去镇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活计,去挣点给孩子上私塾,连换你们的银钱,你二哥整天只知道放驴割草侍弄那几亩田,田里庄稼长势也不好,我看你今年又完了,还不如铁英你家的老洼田长得好。”

    铁英听孙金凤这样说,看着屋里外头摆放在月饼,灵机一动忙说道:“二嫂,我准备去镇上开店卖月饼,你也别上别的地方做工了,我借给你五两银子,您就分两个月在工钱里扣除,工钱我不会少给你,要行就这样,不行,我就另找人过去。”

    贾成凤和二嫂同时看向钱铁英:“三嫂你要上镇上开店?家里谁看家?”

    之前三嫂可没和自己商量,这突然之间就这样说,还真有些惊讶,没心理准备 。

    温展还要回老家,三嫂还要去镇上开铺子,那这个家可怎么办?

    同意笑着道:“我们只是短期卖一阵月饼,如果卖的好,我们呢就长期开下去,家里你三哥在家就行,我们晚上想回家随时就回来了。”

    孙金凤惊喜,没想到自己当初只是顺手帮了钱铁英一个忙,今天就能换来铁英如此的待遇。

    “那感情好,我真是求之不得,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嗨,你给我点工钱就行,照实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什么工钱不工钱的,可是我这...嗨,一言难尽啊!”

    铁英想,自己这能做些月饼,在中秋节前后能卖些,再加上,家中的鸡蛋,和秋天的公鸡都能上镇上去卖卖,还有重要的一点,自己守着一个无限大的拼夕夕系统商城,里面的商品没法拿出来卖掉,真是太遗憾了。

    有了店铺,自己就能一点点的往出兑换商品出来卖,比如月饼,比如鸡蛋,比如药材...

    想到个好点子,确实高兴。

    这时贾成斌和钱广志拎着两桶鱼苗从后山下回来,铁英忙出去。

    “嘿嘿,女儿啊,你看看我姑爷给你捞了这些鱼苗,我说好了,等卖了粮食我一定会给你银钱的。”

    成斌忙摇头要说不用给了,铁英瞪了自家男人一眼,看向便宜爹:“行,记得给我们就成,我们的鱼苗也不是白来的。”

    不能不管他要银钱,虽然显得有些没亲情,但是这样更能激发他挣钱养家的积极性,这样那样都不需要银子就能得到,这个赌鬼爹又该游手好闲的了,不能惯着他那臭脾气。

    转身钱铁英又包上几个月饼,又在土窑里拽出来个乌鸡腿包上,递给爹爹。

    “看我鱼苗要银子,这些给我小弟的就不要银钱了,赶紧回家趁热吃了吧。”

    见女儿这样,钱广志也是红了脸,嘿嘿笑着点头:“好,还是姐姐心疼弟弟,得了,一码归一码,我一定给你们银钱。”

    看着钱广志拿着月饼,担着两桶鱼苗离开,贾成斌看向小媳妇,俩上露出一抹笑。

    这几个月小媳妇变化也太快了,乃至于自己都觉得赶不上媳妇的智商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成斌,你去问问温展什么时候回温家庄我们这边也要准备准备去镇上卖月饼,做了这些月饼要尽早卖出去 。”

    贾成斌点头,转头往半山腰走去。

    屋子里的孙金凤目的达到了,转身也出来。

    “你们先忙着,我要赶紧回家了,晚上院子里活多,鸡鸭鹅狗啥都像是疯了般叫唤,婆婆不见我,又该喊人了。”

    铁英忙回房拿了五两银子递给她 。

    “拿好了二嫂,这五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你可要放好了,明天赶紧送孩子上私塾,回头我租了铺子你就过去上工了。”

    孙金凤千恩万谢,宝贝似的揣了银子,拽着孩子往家走,临走铁英又给二嫂包了三块月饼,一个鸡腿。

    刚刚给小弟拿了鸡腿,也不能让二嫂挑理。

    温展此时下山,站在土窑前,手里拿着半块月饼,咬上一口,露出来的却是自己喜欢吃的野猪肉馅,高兴的说道:“原来这月饼还可以这样做,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钱铁英微笑,心中暗想,你们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月饼不光有五仁月饼,水果月饼,还是蛋黄月饼,肉馅月饼,还有五花八门的馅料。

    屋里的成凤见温展过来,就像怀揣了几只小兔子,扑腾两下,脸上又开始火辣辣的。

    铁英对温展说道:“去屋里帮嫂子拿出月饼。”

    温展答应一声进了屋子。

    成斌看向媳妇,知道媳妇是给温展好小妹独处的机会,忙也进屋,将两个孩子抱了出来。

    小妹瞪了三哥一眼,刚要端着月饼往出走,却被温展拦住了。

    “你想干什么?你不是要回家看那些给你赶出家门的哥哥们吗?”

    见成凤跟自己说气话,温展忙说道:“我这也就是回家看看,虽然他们对我不好,但是我还是想那个家,想养育我长大的爹娘,我上个香可俩头,跟爹娘说我温展遇到好心人了,并且遇到了我生命中的另一半,我的媳妇成凤。”

    “啊?你可小点声,谁答应要做你媳妇了?再说了,我还不了解你,我怎么能轻易将终身大事托费给你!”

    温展见成凤红了脸颊,忙低声道:“我温展男子汉大丈夫光明磊落,不会骗人,说的都是实情,实在不行,你可以跟着我回老家一趟,看看我家是什么状况。”

    贾成凤看着面前站着的英俊的猎户,想要发火却又觉得他说的都对。

    瞪了眼温展道:“算了吧,我要是和你走,那村上人就得给我家人后背都戳出洞来,我还怎么有脸回来见人了?”

    温展嘿嘿笑,觉得贾成凤说的也在理。

    “行吧,我也不难为你,你的名声就是我的脸面,今后我也要像三哥对待三嫂那样对待你好。”

    贾成凤见屋子里静的要命,才想起自己好温展在屋子里,哥嫂和孩子们都出去了。

    这可不妥,成凤慌忙开了门,端着月饼就往外走去。

    温展,这女人办事利落,说话也直接,正符合自己找老婆的要求。

    钱铁英看着自己和男人怀里的孩子,又看看屋子,说实话,自己虽然是现代穿书过去的,也是怕成凤和温展有什么。

    毕竟温展在原书中没出现,这后续的事情发展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时,见成凤端着月饼出来,身后跟着那一脸欢笑的温展,两个人好像聊得很好。

    铁英的心放了下来。

    晚上,铁英和成斌说了自己要去镇上开店铺卖月饼的事。

    “媳妇,我们只是卖这些月饼,我觉得就像以前我们卖瓜和鸡蛋那样,大集上卖卖就得了,租店面要很多银钱的。”

    铁英见自己这小男人只是小农意识,不想走出村子,于是在一边开始启发他。

    “成斌,我也想了,租店铺要银子,还要找门面,家里要照顾,孩子也要有人照顾,可是,你想过吗?我们要是就在家不走出去,那我们永远也发不了財,你看我们做的月饼是不是很好?我们以后还要做些蛋糕饼干,各种干粮。”

    说完,铁英摸摸小男人俊美的脸低声道:“我要挣钱样男人,不想让你和孩子们过得辛苦,所以,你就听我的,银子我想办法,二嫂今天在咱家借了五两银子,我当时没来得及和你商量,二嫂明天去送孩子上私塾,我们也去镇上找店铺,找好了店铺,后天大集就能多卖些。”

    纪成斌见小媳妇这样说,想想以前媳妇什么决定都是对的,点头道:“行,只要是你决定了就行,我帮媳妇忙。”

    听男人答应了,铁英高兴,这男人还挺好说话,没用怎么说,就答应了真好。

    只是这一宿让铁英馋到了和男人的狠厉,真是让铁英欲哭无泪,这不是要了老娘的命了。

    而且铁英还有些怕,又中招了怎么办?

    听着身边男人沉重的呼吸声,铁英慌忙打开拼夕夕系统,赶紧搜索小雨伞,和小药丸,一系列的保护措施都到位了,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铁英恍然小妹做上新做的板车,前面男人赶车,旁边你还坐着温展,也打扮的利索。

    成凤看温展的眼神都带着花,太喜欢这个既能挣钱又会哄女人的嘤嘤怪猎户了。

    只是自从落户贾家村,温展就再也没哭过,这让成凤感觉还算安稳了些。

    驴车上了村路,见贾成文也赶着驴车,车上坐着刘兰香和贾大宝,大宝穿戴得体,就像是个小少爷,头发也不知道抹了什么油,油光发亮的。

    让铁英想起大家的公子,旁边的刘兰兰也穿戴的花里胡哨的,跟着姐姐有说有笑的往镇上而去。

    看见成斌的驴车还真有些发愣,刘兰香蹙眉看向钱铁英和小姑子,还有那长相英俊的温展。

    刘兰兰哼了一声,拿出了郭家少奶奶的样子,低声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那个穷猎户吗?没结婚就混在一起了,也不知道害臊!”

    刘兰香见小妹这样说,先是笑笑,然后低声示意:“别说了,我们别惹事,那小老婆可不比以前,我们惹不起。”

    这时,就见孙金凤拽着儿子大喜从院子里跑了出来,本来是想要招呼大嫂的,却看见贾成斌的驴车,顿时高兴了起来。

    “成斌啊,快停车,正好一道去镇上。”

    贾成斌听后面喊叫声,顿时拽住驴车,往身后看去。

    铁英也看见身后上来的是孙金凤带着贾大喜,奔着驴车跑了上来。

    看着二嫂和孩子上车,成斌忙赶着驴车快速的往镇上而去。

    他知道,这是孩子上私塾的第一天,要是迟到了,先生就会对孩子有看法。

    驴车很快赶过大哥贾成文的驴车,直接往镇上跑去。

    车上的刘兰香见了孙金凤在铁英车上,不禁问道:“金凤 你这是干啥去?”

    孙金凤想要不说话,又怕刘兰香多礼,只能低声道:“我送我大儿子上私塾。”

    啊?就那孙金凤手里还有那些银子?那可是五两银子,在哪弄的?

    顿时刘兰香真感到意外了。

    旁边的刘兰香哼了一声道:“你看看吧,我就说你傻你还不相信,人家都有私房钱,这到了关键时候都拿出来了吧?”

    刘兰香被妹妹这样一说,还真觉得是那么回事了。

    自己也太傻了,这些年都是让婆婆当家了,没想到这蔫头蔫脑的孙金凤还比自己强。

    想罢,忙抬眼看向孙金凤,大声问:“金凤你这银子可没少往自己手里划拉,我就问你,这些银子是哪里来的?”

    顺金凤被问的红了脸,看向刘兰香又看看钱铁英,低声道:“哪是我的,家里的银子都到不了我的手,我怎么能有银子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