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13:剑术初成

13:剑术初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往道观里跑的楼近辰,心中是兴奋的,因为发现了自己之前练习的思路误区。

    他把自己想成鱼,鱼在水中摆动身体借水的力量游动,只想着摆动身体时的借力,没有想到其实顺着水流引导水流借力才是真正能够借到力,这才是有机会掀起风浪,然后自己成为风浪的一部分,顺势而导引。

    这让他想到以前看过的‘地煞七十二术’里面有一个‘导引’,他觉得这导引不仅是将天地精华导引入腹中,更有着将天地元气导引而归己用意思。

    他等不到回到观中去再试验,直接就在回去的路上试了起来,伸手在虚空里一扒拉,并不像之前那样扒拉一大片,然后因为瞬间力量的拉扯而让自身都飘飞起来,而是感摄了一部分。

    云雾在手过之处乍起,而又有风起,那是元气被摄走之后,其他地方的元气填补而形成的气浪填补被摄走的空缺。

    他的手并没有因此而停,而是快速的搅成一个以手臂为中心的圆,一刹那之间,间旬形成了一个云气漩涡,他的手只往前稍稍一刺,漩涡竟是形成了一股推力。

    虽然这一股推力来得有点迟,但是却是真真切切的,不像之前无论如何,总是阻力和反作用力。

    他一路兴奋的回到观中,拿起手中的剑,摆开剑式,构筑云气漩涡,并且手中的剑挥动的圆圈越来越快,他很快就感受到了一股朝前的吸力,整个人竟是被这云气漩涡人裹起,飘浮在空中。

    整个小院之中风声大作,云雾涌动,像是无形的浪形成了一个向前的牵引之力,他整个人都似要被卷入这个漩涡之中。

    他心中一动,却将手中的剑往前一刺,并顺势将手中的剑放开。

    剑顺着漩涡盘旋着飞出,他的法念缠附于剑身上,勉力的引导着剑,剑却在那一刹那之间脱离了他的控制,旋飞出一道弧线,落在了院子之外。

    这一幕,不仅是让两个童子震惊,就连楼近辰自己也有不可以思议的感觉。

    他快速的来到墙边,一顿脚,云雾汇聚,将他整个都托起,歪歪斜斜的送到墙外,他找到了自己的剑,发现自己的剑居然将一棵一人合抱大小的树从中斩断了。

    “这,飞剑术练成了?”楼近辰心中有惊喜,也有着一种歪打歪着的感觉。

    他要练的是那种,手持三尺剑,身形闪转如风,剑过处人头落,一切法术都被斩破,而这类飞剑之术,自然也是他想要的,但现阶段,显然是能发不能收,一发出,剑离手,难道还跑去捡剑回来。

    在他的心中,飞剑之术至少是能够通过剑能够看到敌人,闪烁灵动,来去无迹,如光似电,随念而动,不必如此这般需要借天地元气形成的漩涡推力才能够驱役飞剑。

    他捡起长剑,调整心态,再一次舞动起来,这一次他没有刻意的去要做什么,他觉得自己对于感摄元气的控制力还很差,却就想要将之融入剑术之中,实在是有点好高骛远。

    于是他开始在这林中奔走,法念感摄元气,同时体会‘御大地于无形’那一句话。

    此时的那已经明白,御大地,就是御自己,因为大地安然不动,当你想要驱役大地时,那动的只能是自己。

    大地不动,我就动。

    他在练习着举御自己,一开始脚还会点一下地,然后人就窜飞起,如大鸟在林中穿行,慢慢的他脚就不需要落地,小碎步的在虚空里奔行,脚下每一步都有风云涌动。

    观主可以一步跨出很远,而楼近辰做不到,只能够快速的在虚空里踏着小碎步,不频繁的踏步就会掉下去。

    从日出到日落,一整天,除了吃饭,就是在练习。

    ……

    青萝谷之中,讲法堂之中。

    华宵宵看着那一只盘旋着飞舞白鹤,说道:“我就是华宵宵。”

    那白鹤像是听懂了一样,朝着华宵宵落下,直落华宵宵伸出的手上,此时,这讲法堂之中正有十余位弟子盘坐在那里,他们看着白鹤落在华宵宵长老手上的一瞬间,变成了一张纸鹤。

    她刚刚不久收到了师妹送来的一封信,现在都还没有回。

    现在又有一封信来,她心中疑惑的拆开,在看过信之后,目光有些闪烁。

    她将自己的大弟子苗青青招过来看信,之前那一封信苗青青也已经看过了,同时让其他的弟子先退下。

    “你觉得我们当如何?”华宵宵问道,杜婆婆是她师妹,但是杜婆婆看上去已经很老了,而她却还似妙龄,如果不是她的眼神有着岁月的沉淀,没有人能够知道她居然是一位已经近八十的老女人了。

    苗青青从小就被送来青萝谷学法,算是华宵宵的嫡传,像女儿般的养着。

    她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季夫子信上说希望我们与那火灵观能够化干戈为玉帛,不要让泅水城周围起战火,按说季夫子的情面我们怎么也都要给的,但是杜师叔那里却也不好交待。”

    “是啊,你师叔当年于为师有救命之恩。”华宵宵皱着眉头为难的说道。

    “这么多年来,杜师叔到处跟人说她当年为救师父而伤了根基,致使无法修行大道,这么多年来,杜师叔借师父之名也挡了不少的麻烦了,前些年甚至还差点为师父招惹来了一个大敌。”

    “是啊,但杜师妹在给为师信的时候,一定已经告诉了所有人已经来信请为师会出山,如果为师无所表示,那别人皆会言为师无情义。”华宵宵说道。

    苗青青很清楚师父顾忌,她也很清楚,师父是很在意名声的,也正是这一点,才让杜婆婆拿捏了数十年。

    “从这事件来看,其实杜师叔的孙儿杜德胜在入了那马头坡后便已经死了,无论谁去救都是一个结果,这无非是杜师叔因心伤而迁怒火灵观而已,或可劝一劝杜师叔,让她放下此事?”苗青青说道。

    华宵宵则是摇了摇头,说道:“你师叔原本就性格倔强,自不能修行之后,更是变的执拗,后来其子死后,更有了几分癫狂,此时又死了唯一的孙儿,心中邪火若无法发泄出来,怎肯干休。”

    “那!”苗青青说道:“我们不如回信给季夫子,将师父的顾忌告诉他,夫子乃君子,当会为我们考虑,看他有什么高见。”

    “也罢,就如此吧。”华宵宵当场就写了一封信,递给自己的大弟子苗青青说道:“你将这信送到季夫子那里去,顺便去火灵观看看,虽然季夫子说这火灵观主点化心中煞鬼,神通颇为了得,但我们青萝谷亦无惧于彼辈。”

    “是,师父。”苗青青应下之后便拿着信走了。

    ……

    杜家庄之中,杜婆婆自从写了信给自己的师姐华宵宵之后,便也离了庄子,

    她去拜访这些年来与自己有交情的修士们,其中颇多那些不受泅水城待见的修士,因为他们往往行事邪恶。

    原本她这些年帮人炼药,虽取报酬,积攒下了不小的身家,是留给自己孙儿的,现在她孙儿死了,自然也就用不着了,便全都拿出来,请那些人帮忙。

    这些人本就是无所顾忌之辈,杜婆婆又说自己师姐华宵宵到时也会亲至,所以他们都答应了下来,并约好了一个日子就在火灵观外不远处的山坳里集结。

    杜婆婆迟迟没有收到华宵宵的回信,心中气闷,想着:“我杜小娟的孙儿绝不能白死,需要有人为他陪葬!”

    ……

    楼近辰仍然在练剑。

    他已经不知疲倦的练了三天了,整个人好像已经沉迷了,在商归安和邓定两人看来,楼近辰都有些魔怔了,商归安还偷偷人问了观主,观主只是抬了一下眼皮子,便感叹道:“未见好剑法如好色者,你不必管他,你修行进益如何?”

    最后的问话让商归安一声也不敢出,连忙退出观主的房间。

    俗话说,读书百遍,其意自现。

    而练剑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他先是将举御自己的蹑空步风之法练得纯熟,可以自由在虚空里步行,在树梢上奔路,可以风在中追逐而不歪歪扭扭,从这颗树上跳到另一颗树上,想要踩的枝丫不会出现失误后,他开始练剑。

    他也不再刻意的追求速度,因为他觉得自己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闪电,也快不过别人的一个念头。

    虽然他没有遇到过御雷之类的法术,但是他相信一定会有,至于法念加身时形成的法术,那更是无论怎么练剑也无法躲避的。

    通过不断的练习,理清了自己的思路,他觉得自己应该凝炼剑意,而蹑空步风之后形成的剑术,他在重新构建。

    剑意浓烈纯粹,也同样的能够刺来其意识,即使对方肉身坚若磐石,也依然可以伤其神魂。

    想通这些,不刻意去想着怎么才能够增加手中剑能否砍断树木的想法后,他舞动的剑也就越来越畅快。

    周身风云涌动,而他的剑上更是闪耀着一片蓝白光辉,这是星火精华凝结成的精火。

    剑尖颤动之时,像是在夜空里绽小碎花,一朵朵,在风云里若隐若现,仿佛一阵风吹来,蓝白的小花便被吹伏下去,而在他身边别的方位则又有蓝白的出现。

    他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大,身影翻转,上下不羁,突然的直刺而下,剑刺在地面的石头上,却有一股大风涌起,他人又翻而起,手中剑随着身体的翻转而舞动,竟是那样的洒脱。

    从左至右,一步跨出竟是十余米,手中的剑拉划出长长的光线,一声呼啸剑吟里,他这一步,一剑划过虚空,风云浩荡,剑过之后,风云才起,他人已如风中落叶一样的飘到了另处。

    他体会着刚才感觉,刚才意在剑先,感摄着自己斩划的那一片虚空,朝自己身边摄拉,同时自己迎面斩去,所以就出现了这个效果。

    他不由的想,如果是以法念摄拉着敌人所在的那一片虚空,那敌人自然就行动不便了,被被元气裹着双难以动弹,自己再迎面扑过去一剑便能削首。

    心中想着,便朝着二十余步久的一颗树,手中的剑朝天一举,剑身上光辉浮现,法念动间,已经感摄那一颗树所在的那一片虚空,脚下一蹬,脚下顿时有风云涌起,他蹬的不是虚空,而是大地,御大地于无形,御自己朝前冲去。

    拉、冲之下,他的速度很快,一步跨跃了二十余步,像是滑过去的一样,一剑斩下,树竟是被一剑斩断。

    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些应用之法,要斩杀谁,就要锁定谁。

    两个童子,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他们也发现今天练剑楼近辰有着一种质的变化,之前空中舞剑的楼近辰,风云涌动环绕,却也没有今天这种流畅感,也没有现在这样一步跨出,又快又凌厉剑光。

    突然,他们感觉到虚空像是凝结了一下,竟有一种窒息感,无法动弹,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述的恐惧感,就像是被什么鬼怪压住了一样,整个天地都似暗了下来。

    普通人的意识无法紧束,杂乱的散发在外,最容易被摄拿镇压。

    楼近辰的法念,对于他们来说也是难以承受的。

    一道人影如一步跨落在自己头顶的虚空,那一股窒息板结像是被这一脚踏碎了,一个人落在了他们的身边,正是楼近辰。

    “楼近辰。。”两童子并不在意他的刚作为。

    邓定更是说道:“楼近辰,你练好剑法了?”

    “算是初步能用了,一切都还只是刚开始。”楼近辰说道。

    “你已经开始了,而我们还没有开始。”商归安的眼中有着羡慕,还带着一丝的焦虑。

    “呃!”楼近辰沉吟了一下,说道:“你们去问一下观主,可不可让我把一些我修行的心得告诉你们。”

    两人惊喜,观主只是传了他们一篇修行法诀,一切都要他们自己来理解,看到楼近辰从一个未入修行之门的人,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能够蹑空步风的在空中舞剑,如何让他们不羡慕。

    “今天太晚了,明天吧,明天再去问观主。”楼近辰说道。

    “好。”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楼近辰心中同样的高兴,他高兴自己的剑术总算是能用了,虽然与自己想象的还有不同和差距,但是这几天的练剑让他的心再一次静下来。

    降服心中妄念,是修行人一辈子的事。

    他发现有时候,光想也不行,还需要练,练一阵子,体悟一阵子,再练,那这蹑空步风的技巧就融入了剑术之。

    他躺在床上,观想明月,将这一份喜悦的情绪归束炼化,那一天在季夫子那里,忍住了夫子的诱惑,他便觉得自己心灵壮大了,念头如潮一样归入气海之中,气海之中的真气又壮大了几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