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18:买路

18:买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清风徐徐的吹,吹着楼近辰的思绪仿佛飞上了高空的月亮上。

    见月思故乡,尽管他在心中对自己说,父母不必为自己担忧,但是他却很明白,父母必定难受,只希望这月见到自己在这与这些已经算不上人的人搏杀的一幕,不要被父母通过月亮而看到。

    人可自己于泥泞里奋力,却不愿至亲至爱见到这些。

    楼近辰寻找着其中的活人,有几个女子还是活着,她们衣衫不整的跪地低泣,有些则是不断的感谢。

    他让大家穿好衣服,收拾一下,他自己则是开始搜身,竟是搜到了几本法术书,虽都是左道杂流,却也可以增长见识。

    又将那个猎人从树上解下,和几个受害者尸体一起掩埋,那几个活着的女子,也默默的跟着他一起,用木头掘地,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挖出一个大坑,将几人并排的埋下去。

    “你们在这里一起受难,便一起葬在这里吧,若有来世,你们也可相互扶持!”楼近辰叹息着,他并不知道这个世上有没转世轮回,但能够转世永远是对逝者的一个美好祝愿。

    其他的那些,楼近辰根本就没有去埋他们,青山自有净化能力,山中的野兽会把他们吃掉,草木同样能够将他们吃掉。

    他将剑插在腰带里,提上摆放在石头上灯笼。

    带着三个女子,在林间寻着回去的路,他很累,累到无力再蹑空了,战斗之时没有觉得累,甚至觉得自己无穷的法力,但是停下来才知道其实已经力竭,又挖坑埋了几个人,所以走路都有些摇晃,而跟着他的三个女子同样如此,大家沉默的在山中跋涉而行。

    他们寻着一些野兽和猎人走出来的山路,又走上山水冲刷出来的小路,晃晃悠悠的走着。

    在那密林之中,有未知的眼睛在窥视,野兽,或者鬼魅、山峭,又或者是那几类大仙,这些东西见到楼近辰一剑一杀的场面,必将这一幕传遍群山,然而他们也看出楼近辰是强弩之末,想摄夺其身,或噬其精魂,却突然感觉到了有恐怖,一股心悸感涌生。

    目光落在了楼近辰手上提着的灯上,只见那灯光朦胧,有琉璃将其罩住,不惧山风吹拂,隐约之间却仿佛看到那灯火里似有一人盘坐在那里,再要细看,又什么都看不到,灯火仍然是灯火,但是却没有谁再敢偷袭。

    若有人能从高处看,会看到一盏孤灯,在夜色下的青山之中穿行,于夜风墨涛之中晃晃悠悠,若隐若现,天地寂静,天上一弯月似乎怕灯火无法为他照亮前路,紧紧的跟随。

    清晨,太阳破开云雾,照耀天地。

    商归安与邓定两人已经起床,发现厨房的水缸,和外面院子那水缸都是空的,立即明白楼近辰还没有回来。

    当即来到楼近辰的房间,发现睡在床上的还是那个猎人,不由的担心起来,他们是看到楼近辰离开,也知道他是去救这个猎人的叔叔,立即朝观主的房间跑去,大喊道:“观主,观主,师兄还没有回来。”

    他们一边喊着,一边将观主的房门拍的‘砰砰’响。

    房间里传来一声叹息,房门从里面打开,观主站在那里,看着两个童子,再一次的在心中叹息一声。

    两个童子看着观主沉默的样子,脸色徒然变了,他们本就是担心楼近辰的安全才来,现在见到观主的样子,觉得楼近辰可能遇害了。

    “哇!”商归安竟是突然哭了出来,他心中本就压抑着,自母亲死后的种种无法言述的委屈,原本因为看到楼近辰的努力,便在心中以之为榜样,在他看来楼近辰是那么的优秀,家里受灾被毁,孤身一人投入火灵观,努力之下短时间内便学法有成。

    可是,他还是死了,他又想到了自己也可能会这样的死去,死后抛尸于荒野,家里都未必会有人记得,于是悲从心来,哭得悲切。

    旁边的邓定听到商归定的哭,也脸色很不好,问道:“观主,我们去找师兄好不好。”

    “唉!”观主叹息:“楼近辰没事。”

    他叹息的是自己的两个预备弟子如此关心楼近辰,自己建的这个道观,莫不是为楼近辰而建的,收他一个记名弟子,拐走自己两个弟子。

    商归安听到楼近辰没事后,哭声瞬间发生了变化,少了悲切,多了高兴。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喊道:“人呢,快来烧水,我把猎回来的野猪带回来了。”

    商归安与邓定跑去院中一看,楼近辰已经回来,浑身血污,腰间插着一柄黑鞘的剑,一盏灯也别在腰间,一只百余斤的黑行野猪躺在他的脚下。

    在他的身后还有三个狼狈不堪的女子。

    “师兄,你受伤了。”商归安带着眼泪的问道。

    “没啊,我没事,真的,你看。”楼近辰说完转了两圈,将灯和剑从腰间取下来,看到了观主也过来了,立即将灯递到观主面前,观主打量着他,又看了看地上的野猪,说道:“等你休息好来我房里传你炼剑口诀。”

    说完转身回去,他觉得自己是该考虑重新招一两个童子,这两个童子对于楼近辰亲近已经超过了对自己的尊重,但他也没有什么恼怒,他很清楚自己整日里在房间里修行,楼近辰与他朝夕相处,为他们解释修行诀要,被亲近是很正常的,如果这样尚且得不到他们的亲近与爱护,那这两童子他反而考虑了。

    这一天,两童子在那猎人的帮助之下,将这一只野猪洗剥干净,分了一些肉让猎人带回去,又留了一些新鲜肉现吃,其他的都用盐腌了做成风干肉,一时之间火灵观充斥着风干肉的香味,每天吃的粥里都会放些肉和野菜叶子在里面煮,饭则多了一个蒸风干肉,虽然仍然单调,却也不像之前那里寡淡。

    那三个女子在火灵观之中留了两天,恢复了一些精神之后,便也哭着离开了。

    隔三差五的,楼近辰也会进山打些新鲜的野兽回来吃。

    他又去城买了一些时令菜种子,在道观附近溪水边的的一处平坦的地方开了一块地,将种子种下,以后就会有青菜吃了。

    自那日杀了杜婆婆那一谷的人之后,一切都静了下来,火灵观在这一片地界有了名气,有了根基。

    夏去秋来,白日里炙热仍然在,但在夜晚的时候,温度却降的很快,楼近辰躺在一个躺椅上,这躺椅是那个年轻的猎人送来的。

    他名梁武,之前跟着叔叔学打猎,叔叔死后,他要赠养奶奶,婶婶改嫁,所以他还在养着侄女,至于他自己父亲早些年与叔叔进山打猎时没能出得来,他自己也是叔叔带大的。

    爷爷当年也是死在了山中,所以他决定不再打猎,而是去学做篾匠,竹躺椅就是他做好送来的。

    楼近辰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反而很高兴,夏转秋的晚上能够身在这躺椅上看着天上的星星与月亮,吹着山风,感受着自山里吹来的隐约鸟鸣,这也是一件惬意的事,而看到楼近辰高兴,梁武也高兴,因为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对楼近辰有意义的事。

    昨天,楼近辰到季氏学堂里问过,季夫子仍然没有回来,一个月之前,他就去了季氏学堂想听法,但是那时季夫子便已经带着弟子去府城游学了。

    商归安与邓定依然还没有入门,还在入定阶段,只是现在于定静之中可以坚持不短的时间了。

    他这时已经明白,自己能够一夜之间炼精化气,绝不属于正常范畴。

    这些日子他在总结,回味着那一天晚上的战斗,灵光乍现,并不是一种常态,但是一个善于总结的人,能够将自己灵光乍现东西变成自己常态能力。

    除此之外,他每日都静心感摄阴阳,他觉得只要对于阴阳的感触加深,手中的剑威力也自然就会增,更何况,观主传的炼剑术是一篇洗炼剑器之法,其中便说了上佳洗炼剑器之物便阴阳二气。

    所以他修行之余,以太阴、太阳精火洗炼手中的剑,这种洗炼其实也可以说是让自己的法念渗入其中,到时这剑便如身体的一部分,念动剑动。

    两月以来,便觉得自己手中的合金剑多了一丝感应,虽然很微弱,但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此时他剑便出鞘的横在旁边的矮桌上,随着楼近辰的呼吸,那剑身上的月华光韵流转。

    道观院子里有一堆火,吸引着周围的蚊虫投入其中,所以让躺在这里乘凉的楼近及两童子不会被蛀虫叮咬。

    当然,两童子并没有躺椅,梁武本想再打再把躺椅来,楼近辰却拒绝了,因为他知道梁武现在需要养家糊口,一把躺椅已经要花他好些天的功夫了。

    两童子都坐廊檐下,闭目入定。

    楼近辰今天让他们想自己最害怕的事,同一件事日日思,夜夜想,也许就能够习惯,习惯之后便不会那么在意,能够将此妄念摄服。

    “好安静啊。”楼近辰躺在那里看着满天星斗,心中一片宁静,静到气海之中诸念似不如镜。

    突然,他的耳中出现了一个声音。

    “道长,道长……”

    楼近辰睁开眼睛,朝着声音所在的方向看去,只见院墙上有一个人趴在那里,探出来的那个脑袋,是有点三角形,像极了楼近辰心中某部动画片里的女蛇妖。

    只一眼,楼近辰便警醒过来,但是他没有动,只是拿目光回应。

    “道长,妾身乃碧眼湖畔白岩洞白氏,今日来此,是想邀请道长前往山中参加我们的群仙会。”

    楼近辰看着这个头像个三角形的女子,明明没见他的嘴动,也没有明显的声音传来,但是那声音却传入自己的心里,像是通过眼神传递一样。

    “这声音是我感觉到的?而不是用肉耳听的?”楼近辰心中恍然,旁边两位童子依然坐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听到这三角头女子的话。

    他的心中来了兴趣,有兴趣的不是去参加什么莫名其妙的群仙会,想来这山中什么群仙会,不可能是什么仙家,只能是山中的妖怪之类的。

    他感兴趣的这个声音是怎么传递过来的。

    声音是一种开方式的,发出来在空气之中传递,能听到的都能够听到。

    那么这个声音只有自己一个人听到,那是什么原理?

    武侠小说里的传音入密?将声音凝束成线传入指定人的耳朵里?

    楼近辰觉得自己做不到,那对方是这样做的吗?

    他想了一下,觉得这可能是意识的精准传递,但是具体的决要楼近辰一时还想不明白。

    不过他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敌意,便站了起来,来到院墙前不远处,说道:“你这个是什么法术,能够直接传到我心里。”

    “道长容禀,这法术名叫心念传声,是一位高人传授,未得高人允许,妾身也不便说太多。”三角头的女子趴在院墙上,楼近辰看到她的双手是青黑的,不似人手,倒像是蜥蜴的爪子,看到楼近辰注意到自己手后,她悄悄的将手缩了回去。

    楼近辰听说,那些朝人类模样化形的妖,是羞于被人类看到其原身的。

    他并没有多看,也没有直接回答三角女子的话,这让她以为楼近辰厌恶自己,于是连头都朝院墙下缩去了一半。

    楼近辰却在想着‘心念传声’这四个字。

    心,即是心灵,可当做意识的源起之处,念,可看着是传递的线。

    果然是通过念头传声的。

    那么这念头是怎么传的呢?不可能是法念将对方罩住,因为他自己被‘心念传声’时,是没有被冒犯的感觉的。

    不在于外,那就在内。传声给别人,最重要的是确定目标,眼睛看能确定目标,那么心中想亦可确定目标,或许知其姓名、生辰八字,或通过身上留下的衣服气息亦可,他一念之间想到了很多。

    楼近辰坐回了躺椅上,闭上眼睛,在心中将那一个三角形头的女子在心中勾勒出来,再睁开眼睛,凝视着缩趴在院墙上的三角头的女了,意念一动,在内心之中朝其说道:“心念传声,是这样子吗?”

    楼近辰的话才落,那女子眼中立即露出惊诧,她说道:“原来道长也会。”

    楼近辰却是笑了笑,说道:“你说的群仙会是什么会?”虚空里没有楼近辰的声音,但是话意却似通过眼神传递了到了那三角头的女子心里。

    “群仙会是我们群鱼山之中各位仙家每五年一次的大会,是为解决彼此的争端而设立的,同时也会在大会上发放仙牌。”

    “这大会有点意思,你们之间的争端是什么争端?仙牌又是什么?”楼近辰竟是觉得这个大会颇有一定的先进性,像是联合国一样,为解决争端而设立。

    “我们仙家是由城中马夫的香火供养的,所以彼此之间会出现争夺香火的情况,再有就是马夫们也可能会起争执结仇,会牵连到我们,所以需要化解,而仙牌则是一种资格牌,唯有可阴魂出游,并且有两位仙家做保,才能够发放仙牌,有仙牌才可在这群鱼山附近拥有自己的马夫。”

    楼近辰听明白了,这是一群修妖怪将人类的城池划分为地盘了。

    “我与你们并无干系,为何来请我去参加你们的大会?”楼近辰问道。

    “实不敢相瞒道长,两月前,道长在山中大发神威,我们有姐妹看到回来与我们说了,后来又有姐妹出山时见到道长所在的火灵观,担心以后常从这里经过得罪了道长,便想请道长去商量个买路钱。”

    楼近辰听到这里,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是因为火灵观建立正是是他们出山的路口,她们担心招惹到了自己。

    火灵观默默不出声的情况下,竟是截了人家的道。

    楼近辰哑然失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