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19:朋友

19: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此时,月天在,天中云潮似浪,掩不住月之霜华,七八点星光在积云里,凿出一个个洞穴藏身,偶尔朝人间看两眼,若向繁华之处,便化做流星坠落尘世,不再回天上承受孤寂。

    楼近辰既己知其来意,便说道:“你们的群仙会,我看就不参加了,但是你们担心从火灵观附近过而打扰观主,那我可以去跟观主说说,只是我们火灵观不是什么截道剪径的毛贼,买路这个说法实在是不好,若是被观主听到,定要骂我,但交个朋友还是可以的。”

    楼近辰话说完,那三角头的女子眼中露出疑惑,她想着:“他是拒绝收买路钱吗?”

    她还在思考之余,便又听楼近辰说道:“既然是交朋友,见面送些礼物便是再正常不过了,我想观主那里我也好说一些。”

    三角头的女子听后,恍然大悟,明白了楼近辰话中的意思,只觉得他说的文雅,透着一股道士独有的贵气。

    “看来我还是需要多学习,并且是向这样的雅士学习。”白氏心中想着,立即回应道:“我们山里交朋友,从来不让人失望,道长,妾身告退。”

    火灵观又恢复平静,楼近辰闭目,感摄月华,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他的法念还将矮桌上的剑一起笼罩着。

    他又训练着这种感摄与自己呼吸相合,他相信在习惯之后,这种感摄便如呼吸一样的自然,只要自己还需要呼吸便永远在感阴阴阳。

    商归安与邓定已经回屋里睡觉,对于他们来说,无法摄食天地精华,无法深层次的入定,便永远需要睡觉。

    东方渐白,鸟离巢觅食。

    楼近辰起身,拿起木桶去挑水,尽管他现在是大师兄,修行也已经登堂入室,但是只要在观中,依然会每天挑水,没有柴了也依然会去外面寻干柴,或将倒了的树拖回来。

    有时候,他会想着要不要在院子里打一口井,只是他自己不会打,便只能够将这种想法做罢。

    正与商归安与邓定并排坐在廊檐下,吃着一碗青菜肉粥的楼近辰,耳中听到观门口有人敲门,邓定将手里的粥放下,擦了擦嘴这才去,这让楼近辰想到了在邓府之时,感受到的那些礼节,邓定虽是男孩不太注重这些,但耳濡目染之下,一些东西已经浸入了骨子里。

    这个时候火灵观的观门肯定是开着,来者却在门口敲响,没有直接进来,显然这不是来上香的香客。

    过了一会儿,便听到邓定喊道:“师兄,城里鲁家新任家主挟几位朋友来拜访观主了。”

    楼近辰并没有起身,他仍然坐在那里吃着粥,旁边的商归安则是早已经将手中碗收了起来,擦干净了嘴侍立在一边。

    楼近辰当然不是不知道这些,只是他终究并非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自己生长环境较为宽松随意,所以他并没有放下碗筷,粥才吃了一半,正香着。

    泅水城鲁家,楼近辰知道,善于建庙,请‘灵’入庙,镇压大地邪祟。

    只是连续死了两位当家人,可以想象得到,在这泅水城享誉多年的鲁家恐怕要没落了,除非鲁家能有一个很好的接班人。

    当先走来的是一个老者,比楼近辰见过的鲁二先生都要年老,后面跟着一些年轻人,对方见到楼近辰也没有怠慢,现如今楼近辰的名声可不小,而火灵观主反而显得神秘起来。

    不过,他们说是要拜访观主,所以楼近辰并没有与他们多谈什么,让商归安去禀报观主,一会儿后,商归安回来之后带他们去观主的房间里

    这等待的过程之中,正是楼近辰陪他们聊了聊天,也没说什么,只是相互介绍了一下。

    都是那一天在马头坡内死去的几个人的后辈弟子或至亲,不过,楼近辰觉得,鲁家的这个家主只是一个过度,之后真正掌鲁家的会是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他从那年轻人身上感受到一股锐气,以及现在这家主的爱护。

    在中午吃饭前,他们离开了,但是楼近辰却被观主叫了进去,观主略有些抱怨的说道:“他们来此是问当日马头坡内的具体情况,你亦知之甚详细,为何让他们来问本观。”

    楼近辰立即明白观主这是被那些人给烦着了,观主就不是一个愿意接待人的人。

    “人家指名拜访观主,弟子自当禀明,观主若是不愿意接见,大可拒见便可。”楼近辰说道。

    “你这是什么话,本观立于于泅水地界,虽有官府批文,但是却也不好得罪山河同道,以后这些与人交涉的事,你就替本观多担待一些。”观主说道。

    楼近辰再一次的发现,观主虽不爱与人打交待,却非常了解这些。

    “观主自己躲清静,却让弟子去管这些俗事,弟子自幼习剑,可是要得罪人的。”楼近辰说道。

    “你得罪人是你的道理,与本观说这些作甚。”

    观主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这是他那天从那个山谷之中带回来的,是杜婆婆用来招待那些客人的。

    楼近辰笑了,观主果然是个明白人,也都是向道之人,称之为道人不会错。

    观主的意思是说,你得罪人,一定是因为你习剑的道理,是你的修行,不必跟他说。

    而楼近辰自幼习剑,剑是凶器,是杀人的东西,自然就需要剑鞘,楼近辰的剑鞘则是从小背的那些诗词,是爷爷教的一些规矩,和从小到在学校书本中的那些美德。

    虽未必能尽数做到,但是却让楼近辰形成了自己的三观。

    诗词里有英雄、豪侠,有伤怀悲怆,有浪漫豪情,爱这些的人,性格绝不会是成为蝇营狗苟样子,至少心中有自己的体面。

    时间一晃,又是三天过去了。

    那三角形的未知女子居然还没有来,楼近辰对于她们的买路钱,其实还是很期待的,他想看看她们能够给出什么来。

    在第四天的时候,那个三角形的女子终于来了,但是一只眼睛已经瞎了。

    “这,好端端的一个三角形的妖,怎么就瞎了呢。”楼近辰心中感慨,他对于这个三角形的女子印象还是挺好的。

    然而,她似乎经历了一场斗争,而且斗争失败了。

    “道长,妾身是来向道长告辞的,前天妾身回去之后,群仙会上说了要准备礼物送到火灵观来,但是却有些大仙不同意,我们起了冲突,连妾身姥姥都被他们抓住了。”三角形的女子趴在院墙上悲伤的说道。

    “他们为什么不同意?你们有这方面的规矩吗?”楼近辰问道。

    “我们山中仙家一般与人为善,与和为贵,在山野之间,本无规矩,但一座观,一个洞府若有强人居住,那么我们出马之时,都需要绕道,这往往会耽搁我们出马的时间,我们的马夫很可能就会死去,所以就会向火灵观这样的地方买路,为的就是不绕路。”三角形头女子说道。

    “那就是说你们之中有大仙觉得我们火灵观不值得?”楼近辰问道。

    “是的,道长,黄仙一派仙家众多,不同意我们的提议,柳仙的马夫又并不在这泅水城一带,狐仙向来清高,只做壁上观不管这些事,灰仙与黄仙亲近,这一次黄仙一派从外地请了一群猿到山中来,他们是把我们白仙的地界都卖给了那猿族。”

    楼近辰是听明白了,他所了解的的五仙分为狐仙、黄仙(黄鼠狼)、柳仙(蛇类)、白仙(刺猬)、灰仙(老鼠),就是黄鼠狼请了一群猿回来,将白仙刺猬给赶走了。

    可是,楼近辰却觉得这个三角头的女子是蛇啊。

    “你究竟是什么?”楼近辰直接问道。

    那趴在墙上的三角头的白氏,像是受到了侮辱一样,一下子从院墙上缩了下去,然后便听到她的低泣声,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楼近辰摸了摸后脑,学校学那么多,这里又学了不少法术,就是没有学过怎么哄女孩子,哦不,是女妖。

    到底是刺猬呢还是蛇?

    楼近辰带上自己的剑,一步跨出,风乍起,像是风将他吹上了院墙,又随风落在墙外,他寻着声音看到一只刺猬正缩在院墙下。

    “居然是刺猬,那我看到是什么?为什么那么像蛇头?”楼近辰心想着,又实在是不懂得安慰刺猬,只能是开口问道:“你还好吧,我其实也是才修行没多久,所以很多事情并不知道规矩。”

    “呜呜,我要走了。”那刺猬看上去也就两个成人拳头大,背上是灰黑的刺,楼近辰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脸。

    “你要去哪里?”楼近辰顺口问道。

    “我要去千窟山找我三姨来救姥姥。”刺猬哭泣着说道。

    楼近辰根本就不知道千窟山在哪里,他也不想介入这山中的恩怨,人类间的事尚且管不了,何况山里的事。

    看着这刺猥奔路在这夜色之中,却忍不住的问了一声:“你叫什么名字?”

    刺猬已经没入了草中,没了动静,就在楼近辰以为她不想告诉自己时,却听到一个声音道:“我叫白小刺。”

    这,名字取得,忒随意了。

    第二天,楼近辰站在火灵观的门前,他看到了一行人,确切的说,是十余人被绳子绑着串在一起,而驱赶着他们的却有二十余人,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鞋子或者一些武器,他们呼喝着,鞭打着走的慢的人。

    楼近辰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是大清早的绑着十余人往山里走,这可不像是什么好事,那些人也不像是什么好人。

    商归安与邓定两人都被声音惊动了,出了火灵观,来到坡边,看着下方的一行人。

    邓定仔细的看过之后,突然在楼近辰身边说道:“师兄,这其中有一个人我认得,是泅水城之中有名的马夫,能够请山中大仙降临附身,很有些名气,曾助我父亲破过一个连环杀人案。”

    楼近辰立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昨天山中那些大仙发生了一块内斗,从而影响到了人类世界的这些供奉大仙的人,这些被抓的人,一定都是那些白仙的马夫,白仙失败了牵连了这些人。

    “你对于马夫有了解吗?”楼近辰问道。

    邓定做为泅水城中捕头之子,官三代,在未到火灵观之前,便已经想着修什么法术,自然研究过马夫与仙家。

    “泅水城这一带,有不少出马家族,甚至有些,一整个村子都是,他们祠堂里供奉的不是祖先的灵位,而是仙家的牌位。他们本身并没有多少的能力,但是却从小受训练,可容仙家附身,使用一些法术,于这些当马夫的人来说,他们其实是为家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因为马夫的寿命都不是很长。”

    楼近辰不由的叹,现在他明白,真法其实并不难获得,至少这些人若是想修炼气法,肯定能够得到,但是却少有人去修,也难修成,而这种能够快速获得法术的方式,却代代传承。

    “你们等一下。”楼近辰突然喊道,商归安和邓定都有些意外的看着楼近辰。

    那下面路上行走的人都看了看楼近辰,但是却没有人停下来,甚至还有人挥动了鞭子,打得一个停下脚步的白仙马夫一个踉踉跄,差一点摔倒。

    邓定虽不明白楼近辰为什么喊这么一句,但是楼近辰既然喊了,却没有人停下,这让邓定觉得这有损楼近辰的脸面,当下便以那仍然有些尖细的嗓声喊道:“让你们停下,没听到吗?”

    他这一喊,这才有人停下,正是之前邓定指给楼近辰说他认识的那位,帮邓捕头破过案子的。

    “邓公子,有什么事吗?”那人问道。

    邓定看向楼近辰。

    “你们这是要带他们去哪里?”楼近辰问道。

    “这是仙家之间的事,恕我们无可奉告。”那人并没有卖邓定的面子,也没有因为火灵观而惧怕楼近辰。

    “师兄,我听说仙家之间也会有内斗,很有可能是某一派的仙家失了势,这些马夫是被带到山中去祭祀他们的仙家的。”邓定这时小声的在楼近辰的耳边说。

    这与楼近辰猜测的差不多,当即说道:“这条路,风走得,雨走得,但你们走不得。”

    他的话引得下方路的那人一阵骚动,其中有人抱拳道:“早就听说这里建了一座火灵观,未曾拜会,还望见谅,只是今日我等要押这些犯人前往山中,如果天黑之间没有赶到的话,仙家震怒,我们只怕不得不与仙家们说受阻于火灵观了。”

    “你尽管去说,我有一个朋友被你们的仙家打瞎了一只眼睛,这事儿,还想跟他们算一算呢。”楼近辰本不是很想管山中的恩怨,对于人类来说,这些就如魑魅魍魉一样,是阴沟里蔓结的藤草,清理一时干净了,一阵子之后会生长茂盛。

    但既然赶上了这事,不如一起算着,至少那只名叫白小刺的刺猬说过‘交朋友’这句话。

    突然,坡下路上有一个人的身上气息一变,变的阴森起来,那一双眼睛冷幽幽的注视着楼近辰,楼近辰清楚的感受到阴冷气息如邪风一样顺着自己眼眸对视之间的联系,朝着自己的内心而去。

    “仙家降临,这一眼就要夺我身体!”楼近辰一个念头便醒悟对方的目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