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20:黄仙赶山

20:黄仙赶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晨光里,风轻轻,光淡淡。

    楼近辰感受到一股意识如冷幽的风,朝着自己的内心袭去。

    这一刻,他想到了‘心念传声’,原本他就琢磨着这个技巧绝不仅是用来‘传声’的,传声只是最初级的方式,这应该是一种施法方式。

    在他看来,施法加诸于他人之身,首先便是要确定其身所在,剑术刺击不仅要速度与力量,还要准确,若不然一剑大力且快速的刺在虚空又有什么意义呢?

    施法更是如此,因为施法往往是遥击,楼近辰能够想象,有些法术更是连人都不用见,一些诅咒甚至只知道一个名字,或者生辰八字以及几件衣服,便能够千百里施法于他人之身,这些肯定有着特别的施法方式。

    现在这一刻,双目对视交汇,在楼近辰看来,每一个人的目光之中蕴含着自身的意识散发,双眼目光就像是散发着灯光的门户,并且是门房大开,允许任何人的进入。

    然而进来之后,门中的情况却又怎么是门外所能够了解的。

    那未知的黄仙,通过楼近辰的目光,迅速锁定楼近身的身躯,并侵门踏户的闯进来。

    在他兴奋之时,看到是一片晨光。

    感摄天地,应时观想日月。

    此时正是朝阳将升未升,晨曦光华洒落天地之间。

    在那一片晨曦光华里,那一缕看不见摸不着的幽风显现出来,如一抹从黑暗里走出来阴影,那是一只黄鼠狼,只见它抬头看天空,眼中露出疑惑,他觉得自己明明进入了这个人的身体,怎么抬头看到的似乎还是原本的天地。

    “这个火灵观难道是炼气传承?”他心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

    炼气法采炼日月,应时观想这一句,正是顺应着日月天象的变化而观想。

    他想到这里之时,立即便要离开。

    炼气法的法门在世间流传极广,现如今的各家修行法,都能够找到炼气法的影子,甚至可能就是截取其中的一段而成自身修行法的根本。

    这里居然有一个人修了炼气法,他心生惊惧。

    身体如一缕黑烟便要直上九天,他认定高空那光芒最盛之处便是楼近辰的双眼所在,从那里进便从那里出。

    然而他却发现自己在燃烧,他慌了,大声的说道:“我是黄仙族长的第七子,你若敢杀我,黄仙家族绝不会放过你的。”

    只是他的惊惧的话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

    楼近辰直接以炼精化气的方式,将这黄仙进入自己身中的意念炼化。

    黄大仙周身的火光越来越亮,最终成了明亮一片,黑烟散去,一片残缺的记忆如幻象一样的在心头蔓延开来,冲撞着楼近辰的心灵,仿如炼精化气那一晚上的妄念。

    这一刻,他仿佛自己成了一只黄鼠狼,在山中觅食,在山中遇到各种危险,食着各种山中食物,竟是格外的香,这种化为异类的感觉,让他恍惚的认为自己就是一只黄鼠狼,一直在山中生活,成长。

    也不知过了多久,黄鼠狼抬头看天空,看到了东方渐白,晨曦光辉透空而下,它的双眼瞬间燃烧起了火焰。

    “不,黄氏家族不会放过你的。”

    楼近辰的心中响起了他绝望的遗言。

    楼近辰这才真正的明白,那个黄仙之前并没有真正的死去,若是自己大意,可能现在已经被夺了身体,但他也大意不了,那化身为黄鼠狼的一幕,就如炼精化气的妄念幻象,如果他不是修炼气法,有过降服妄念的经历,只怕真的要着了道。

    而下方路上那个人扑通一声,直挺挺的倒下,一群人拥上去,喊着他的名字,但是他已经死了。

    不是楼近辰有意杀他,但是炼烧了黄大仙不可避免的殃及了他。但这也怪他自己请黄仙上身,如果他不请黄仙上身,那他自己的性命肯定是没有事的。

    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楼近辰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这种法术也是第一次遇上,但是被黄仙意念侵门踏户之后,他很自然的就是以‘采炼日月,应时观想’的方式,将之炼化,又以降服妄念的心志,等到其抬头看天空之时,以刚刚黄仙用过的眼神对视的方式寻到了其意念之根本,一举将之炼烧。

    那些‘马夫’看到一个大仙顷刻之间便已经死了,立即明白遇上了强人,一个也不敢动了,而且他们发现自己暗请大仙降临,却发现被拒绝了。

    于是一个个都遵从于楼近辰的话,将所有抓的白仙‘马夫’放了,又将黄仙‘马夫’留了下来,并交待白仙‘马夫’们,回家去,最好躲起来,他没办法救他们一辈子,想来这些人也知道怎么办,这一次被抓了这么多,也是因为昨天晚上白仙大败的原因,导致他们被偷袭。

    这二十余个黄仙‘马夫’留下来,也是麻烦,楼近辰可不想管他们的吃喝,只让他们在观外的那一片林子里,邓定在那里看着,但在午饭之时,邓定回来说这些人都很老实的等在那里,他们饿了吃自己带的干粮,渴了喝自己带的水。

    即使是有人去拉屎撒尿也没有试图逃跑,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看来我所料没错,他们在等待天黑,在等待着那们的大仙真身赶来。”楼近辰说道,邓定与商归安担心着这一点,当楼近辰说出来后,脸上更是出现一丝的惊慌。

    “你们在害怕。”楼近辰问道。

    商归安担忧的说道:“我听说,黄仙性狭隘,极为记仇,若有得罪他们后而想寻求原谅的,必定要奉上三牲祭祀,以求原谅,即使黄仙原谅了,家中也需要有人当做黄仙的‘马夫’供奉其为保家仙,这才能够一家平安。”

    商归安做为泅水城中富商之子,虽不如邓定这般了解,但也是了解一些关于黄仙的事迹,可见黄仙性情早已深入人心了。

    “那今天正好会一会这群山中称仙的黄皮子,正好,今天晚上你们也随我一起会不会他们,就当是炼心,若是不成,则改修观主的《点心化煞法》,不必再浪费时间。”楼近辰说完,两人都愣住了,商归安的脸上更是有一丝的苦相。

    “我算是看出来了,炼气法需要大悟性,你们今晚如果是能,那就能,不能,那就是不能了。”楼近辰说道。

    若是有别人听到了,一定会认为他这是自卖自夸,但是两个童子却觉得这是事实,师兄一夜炼精化气,而自己这么久却只是将将入定。

    他没有说需要大毅力,因为他觉得两个童子的毅力尚可。

    楼近辰还是觉得,那一缕悟性极为关键,因为人之性情在经历了一些特别的事情之后,会变的坚毅,变的顽强,会很努力,但是有些东西,没有便是没有,不比登山,向上一步便是一步,修行摸不准那份感觉,便是无路可走。

    他来到了观主房间里,观主身边的灯盏上的火焰又在剧烈的跳动了。

    听到楼近辰说的话之后,他不由的在心中叹息一声,说道:“黄仙在山里,‘仙’多势重,他们彼此内斗,你又何必介入呢?”

    楼近辰听后,脸色认真道:“那个白仙,尊重我火灵观前来买路,我说买路不好听,只当交个朋友,她高兴的离开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当时说这话时其实有几分认真的,既然开口说交个朋友,虽还真正了解,但她受伤逃到我们火灵观,也没有开口要我帮忙,我就觉得她是一个不错的刺猬。”

    “今天,见到这么多‘马夫’因为山中的一些所谓有仙家争斗而牵连,要被带去献祭,我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如果不管的话,我估计得好些天睡不着觉。”楼近辰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马夫与仙家本是一体,山里争端牵连到城中,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世道如此,但你要管,总要想着还有两个师弟,也别把本观好不容易建立的座火灵观给糟蹋了。”观主说道。

    楼近辰笑道:“观主放心,今天我偶有所悟,正准备借今晚之事,为两个师弟奠定修行根基,若是不成功,两位师弟便不再学炼气法了。”

    观主沉默着,他觉得楼近辰‘偶有所悟’的东西有些多,居然还能够帮人奠定根基,那我一定不能错过。

    时间似风纵,来去匆匆。

    当天下午,商归安与邓定两人早早的做好了晚饭,连观主都吃了一小碗,随后两人沐浴更衣,脸色慎重,目光认真。

    天空之中的一抹太阳辉光被群山埋葬,群山在这一刻却像是活了起来,从群鱼山的深处有风起,有声音震荡山谷。

    “孩儿们,有人类杀了我们族人,我们要报仇,要让人类知道,黄仙家族不是好惹的!”

    “报仇,报仇。”

    “吃光人类!”

    一只只黄鼠狼在树梢上奔跑,它们挟烟云和夜幕,似潮水一样的朝着山外的火灵观方向而来。

    本已经归巢的群鸟惊飞,有在山中打猎还未出山的猎人一个个惊骇无比,出门看天色,入山察山情,常年打猎的人都有自己观山察色的技巧。

    “是群仙出山,快藏好。”有老猎人拉着年轻的猎人就往山洞里躲。

    “大伯,群仙为什么出山啊。”年轻的猎人问道。

    “除了寻仇就是争猎场,噤声。”老猎人说完闭口,在洞口洒下一片药粉。

    楼近辰踏步而上天空,脚下烟云汇聚,将他整个人都笼罩着,他看群鱼山,山中风云似落潮后再回潮的潮水,潮水之中似有无数的海怪大鱼乘浪而来。

    那浪当然不是真的浪,而山中郁积的元气,其中有木灵之气,有障气毒气,有游离的水灵之气,他们这么多年来受供奉而累积的香火之气,众多黄仙一起赶山而来。

    楼近辰心中涌上了前所未有的慎重,他明白自己终究是小看了这些山中的‘大仙’,山中元气冲上了天空,形成一片巨浪般的乌云。

    风己至,初时渐渐,不一会儿,便已狂野。

    楼近辰人在空中,周身的云气都被吹散了,他发现自己想在空中立稳已经不容易了。

    他的双眼浮现了月华光韵,凝视山中气浪,竟是难以看透,只看隐约可见似有无数的黄皮子在风浪之中跳跃滑翔着,虽远谈不上腾云驾雾,却有几分爬云之势。

    他的耳中,听到阵阵怪叫,那是一种仇恨,嚣张,剥皮,挖心等含意的叫声,让人听了便明其意,会心惊胆战。

    楼近辰回头看了已经坐在火灵观院中两个童子,他这一次是有一个想法,从之有那一个黄仙侵入他心灵后想到的。

    他了解过,商归安与邓定两人,入定之时,无法完全的集中自己的意念,便无法做到炼精化气,无法存想出太阴、太阳的精火炼烧自身的精元化为气。

    若是无法一次完全的炼化的话,那就无法开辟出气海,炼出来的妄气降服为真气之后便无归处。

    这是因为他们的意念不够强烈,可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已经尽力,然后意念上的东西并不是尽力便能够用上力的。

    所以楼近辰便想让他们与这黄仙进行一场心灵的对抗,赢了自然壮大了心灵意志,而输了,那就很麻烦了。

    现在,这么多的黄仙一起出山,楼近辰自身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

    于是,他朝下方两个童子说道:“黄仙势重,很危险,你们可能会死,你们还是去观主的房间里避一避吧,这一次就算了。”

    商归安有些犹豫,邓定也沉默思索。

    对于他们来说,修行似乎不用那么的急,而且还有着观主的《点心化煞法》做为退路,所以犹豫很正常,此时他们也感觉到了那虚空里压抑的气氛,抬头看天,天空竟是灰云如浪。

    一会儿之后,邓定大声的回答道:“师兄,我愿意试一试。”

    商归安也紧接着回答道:“师兄,我也愿一试。”

    “好,你们听好了,与这黄仙的战斗,最考验的就是心灵修行,你们若是心怀日月,便能够将他们炼杀,不惧它们的侵心夺身,如果承受不住,即使是观主也很难第一时间救你们。”

    楼近辰的话,再一次的让他们犹豫了,他们愿意试,也是觉得观主可以救自己。

    然而现在楼近辰说观主未必救得了,他们又犹豫了。

    邓定一咬牙,说道:“师兄,我愿意。”

    商归安,多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师兄,我也愿意,如果我死了,你就把我葬在观后面师兄经常练剑的林子里吧。”

    “好,只要你们坚守自身内心,你们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夺身的。”

    楼近辰说完,看着那仿佛在涌劝的青山,他很清楚,他们两个能不能活下,自己是关键。

    就在这时,楼近辰的耳中听到群山都在呼喊着一个名字。

    “楼近辰!”

    “楼近辰!”

    ……

    那草在呼唤,那树在呼唤,那石头在呼唤,那云雾在呼唤,那一片山在呼唤。

    楼近辰这一刹那之间,就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一块铁,而那山变成了一块巨大的磁石,要将自己魂魄吸过去。

    也就这一刹那,他想起了那一话:“剑起心海,斩尽鬼神,见青山。”

    他立于道观前的空地上,闭上眼,手中的剑却拔了出来,出鞘的一瞬间,剑吟被那些呼唤淹没。

    但是他的手却没有半点的迟疑,朝着虚空里挥斩下去,他斩的不是什么实物,而是内心之中那震荡山河的呼唤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