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26:神灵的注视

26:神灵的注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阳光炽烈,无风,众敌环视,个个凶光毕露。

    目光的重量,压在心头,又似带着锋芒在割划着他的心灵。

    酒入喉肠,楼近辰没有一丝的醉意,双眼更发亮,像是夜晚九天之上的星辰。

    他看着这一个脸色苍白,却眼神冷酷的青年,青年面白无须,头发梳的整整一丝不苟,他像是净修过脸,身上的穿着也是干干净净,与在场这些身上带着汗骚味的人完全不同,他站在这些人之中,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感。

    “好一个双集镇,可惜这大好青山拥簇地,竟是群匪众盗的聚集处。哈哈哈……”

    楼近辰大笑道:“胆在胸中,头在颈上,尽管来拿。”

    那脸色苍白青年,嘴角泛起残酷的笑,他见过许多这种初时豪气干云,之后又痛哭流涕的人。

    其他围着的人,像得到了暗示,一个个凶意大盛,朝着楼近辰扑过来,手中刀剑高扬,就如要剁大骨大肉一样。

    “嘤!”

    剑出鞘。

    楼近辰手中剑在这一刹那像是化做点点寒光,如雪花在这铺中乍现,原本燥热的气温骤降。

    剑光盘转,在楼近辰的头顶转了一个圈,就像是白色马鞭环绕着头顶将苍蝇赶走一样,楼近辰的身体随着剑的转动而仰身、侧腰,但是屁股却并没有离开凳子。

    剑周身环绕,但却是以刺的方式,当年剑刺落叶,现在刺的却是一只只‘苍蝇’,苍蝇是那一只只黑色却又凶恶的眼睛。

    剑光闪烁,光点如梅花绽放,似光雨溅射。

    “啊啊啊!”

    一边串的惨叫声中,又是一串叮叮当当的兵器坠落在地声间,砰砰砰,这些人一个个的倒地,并撞翻了另外的几张桌子。

    一个个惨叫着捂着眼睛,鲜血从他们的手指之中流了出来。

    楼近辰凭借纯粹的剑术,竟是将来袭的众人都刺瞎了眼。

    “锵!”

    剑已归鞘,再倒一碗浊酒,滴酒不洒,端起,一口饮尽。

    “我的胆,我的头,怕是不好拿。”楼近辰侧头斜眼看着那个青年。

    青年面无表情,当楼近看着他时,却发现他的脸似乎模糊了,楼近辰看到他的脸也变了,变成了一张长满了鳞甲的脸,而他冰冷的双眼之中竟破开,楼近辰像是看到了一个黑夜的天空,而这一片天空里,有密集的星辰。

    再一细看,那星辰并不是星辰,而是一只只的眼睛。

    那黑暗是一只巨大怪兽的鳞甲,一只只的眼睛像是星辰一样的注视着遥远地方,楼近辰看到它时,它其中的一只眼睛似乎有了感应,便朝着楼近辰看来,目光透过无尽的虚空落下。

    楼近辰被这眼睛注视的一刹那,他觉得自己身体各个器官都似活了过来,五观仿佛要离脸出走,五脏似要脱离胸膛,变成一个个有生命的东西,他的双眼,更似要脱离眼框,头发疯涨,竟是生出了一种渴望,像是树根一样,想要扎入地底,汲取地气。

    一股极度的危险感在楼近辰心中涌现,却又很快消失,因为他的心在脱离胸膛,但就那一刹那的危险感觉,惊醒了楼近辰,他立即紧束念头,正是紧束念头,将要活过来的身体各器官的异化遏制住了,一刹那的空隙,让楼近辰一丝喘息之机。

    他观想明月。

    月圆在他的心中代表着安静,代表着团圆,代表着美好,在他心中,如果这个月亮能够照到自己的家乡的父母,它将寄托着自己情感与思念,同时,在他的心中,明月照着自己,也是父母在看我。

    所以当他观想明月照于身时,原本仿似疯狂的身体各个器官,在这一刻都安静了下来,但是那种器官离身出走的感觉并没有散,就仿佛火山即将暴发前一样,那浑身长满眼睛的怪兽,看向楼近辰的那一只眼睛,似乎来了一丝的兴趣,但是这一刻,楼近辰抓住了机会,挥剑而出,

    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种致命危险后面的疯狂,那种恐怖,那种无法言述的来自于高位存在的,一个眼神就要让人疯狂的可怕。

    所以这一剑,是他倾心尽全力的一剑,一剑斩刺而出一道灿烂光华,虚空像是浪一样被劈开,他身随剑动,御大地冲出,像是毫无阻力一般,只一步便跨过了这二十余步的距离。

    青年在楼近辰剑划斩而在虚空的一刹那,他仿佛看到一道光芒出现在了自己的心中,要将自己的意识完全的斩灭,他心头大骇,立即收紧所有的意志抵挡着这直接印入心灵的一剑,然而眼中却看到楼近辰在涌起的风云之中冲了过来。

    这一剑于无声之中,直入心灵,于可见处,破空如分浪。

    他想避开,却身体沉重迟缓,剑却已经刺在了眉心,他清楚的感觉到一截冰冷的剑尖破开了自己脑壳。

    “好痛!”

    他最后的意识开始溃散,楼近辰也清楚的感觉到,那注视着自己的可怕星光消失在了这个人的眼眸。

    他不由的大喘出气,惊魂未定,他觉得这是自己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从来没有想到,这一个看上去文弱的人,居然差一点让自己死在这里。

    伸手摸着自己的五官,总觉得自己的五官刚刚那一刹那已经歪掉了,现在还没有还原,摸过之后,感觉还好,都还在原来的位置。

    这镇头的铺子范围内,只有一片被刺瞎了眼睛的人在那里哀嚎着,他们相互的扶着,远离这个地方,楼近辰提着剑回到酒铺,倒下一碗酒,仰头喝下,仍然有些气喘吁吁,他觉得自己的五脏似乎还没有回去一样,总是别扭。

    举目向道路两边看去,之前他一来这里就进入这酒铺之中,并有太注意这镇子的风格。

    抬头看才发现,这镇子的房子有点类似于吊脚楼,一栋栋,临路的二楼有人在里面偷偷的窥视。

    楼近辰没有管那些,他坐在那里,仍然观想着明月,收摄自己的心神意识,人虽然杀了,但是他的心里却似乎留下了一点星光印记。

    他观想明月照入,入气海,气海仿佛是一片片幽暗的大海,月光照在上面,波光鳞鳞,在涌动的浪,让月光破成一片片。

    而每一片浪下,都似有星辰般的眼睛在朝上窥视着,自海底朝上看,正应着他之前所见的意象,远远的透过重重迷雾般的空间而来,似乎在要他的气海生根,如莲子一样,要发芽。

    楼近辰睁开眼睛,眼神之中透着慎重,他看着面前碗里的酒,却觉得酒里都星光翻起,化做星辰般眼睛。

    他重新闭上眼睛。

    而就在这时,旁边的楼上,一扇窗户被抬起,一个朦胧的人影看着楼近辰,如果楼近辰看到她,一定会认出她正是那个在徐坑里逃走的徐心。

    而在她的房间里,正有一个人躺在那里,正在被房间的阴影覆盖,他在消失,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与楼近辰一起进去过徐坑里的那三人中的老人。

    她看出来楼近辰现在是脆弱的时候,因为她知道,那个被杀的祭神者,属于祭神之中另一个流派,他们是属于献祭派,献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所以他们能够直接沟通神灵,而她这一流派只将‘神灵’当做一种观想法来修行。

    看到楼近辰的那一刻,她的身体又清晰的不少,激荡的杀心,让她无法维持内心的平静,那天只要是那些人没有发现她,她这个法术就修成了,从此之后便不再在人们视线里了,永远遁入视线之外。

    但是楼近辰的发现,让她的法术还差一步。

    她想要杀人,也用她的那个‘视线掩埋’法术,当一个人被所有人看不见时,便等同于死亡,这是她这个法术的诀要。

    正当她要施法之时,路对面的二楼窗后帘子微动,然后看到一个女人站在那里,那女人一头的碧绿头发,眼底隐约有碧绿光韵出现。

    徐心立即认出了窗帘后面的人,这个人正是青萝谷的人,这是青萝谷修行‘木魅’之后的状态,而整个青萝谷,年轻一辈之中修成‘木魅’的只有一个人——苗青青。

    她发现苗青青看着自己,便不敢轻举枉动,木魅在这山林之中,还是非常难缠的。

    就在这时,一道阴影从阴暗之处朝着楼近辰快速的跳过去,它没有出现阳光里,只是延着房子之间阴影而跳跃着,它手中似乎提着一把尖刀,出现在了酒铺之时中,苗青青看到,立即认出这是一只被豢养出来的怨鬼。

    她之前被徐心吸引了注意力,就在她想要提醒之时,立即感觉到了危险,她发现对面的那个仿佛隐藏在一片虚无里的人不见了,然后她觉得四周虚空里的阴影正在将自己覆盖。

    她心中一紧,后退一步,心念一动,那虚无的阴影这中,便似有东西活了过来,一只‘魅’从阴影里挣脱,阴影便似再也无法对她进行包裹缠绕,被魅影快速的撕碎面一层无形的涟漪,然后便立在了身边,像一个侍卫。

    而这时,他立即去看楼近辰,发现那一只怨鬼正被楼近辰的剑扎在身边的地上,而楼近辰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怨鬼在疯狂的挣扎着,明明是阴影,并没有实体的,却无法从楼近辰的剑下挣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