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27:法念至刚

27:法念至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双集镇。

    是一个不在官府管辖内范围的镇子。

    起源于哪些人,已经难以考究,镇子里公认的一个说法就是,有一对兄弟为了避难逃到这里后,见这里地势极佳,前后山林茂密,可打猎为生,便在这里定居了下来。

    只是后来不断的接收了其他的避难的人,于是便成了村子,再后来又经历几次官府围剿,以及一些门派的袭杀,几经破败毁灭,却仍然重建,因在被烧毁之时,大家都逃进了山林之中,人并没有死光。

    时至今日,官府那里根本就没有这个地方,而一些强人在走投无路之时,会来到这里,纳上投名状,便可在这里居住。

    双集镇靠近山腰地的方,有一座六角吊角楼,只要视力够好,从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入镇的路口。

    这屋子里,气氛压抑,有三个人坐在那里,中间摆着盆五毒虫。

    五毒虫当然不是一种,而五种,将之放在一起,自然的就会打架。不过,其中有一个人却是不停伸手从中捉出一只只的毒虫放入嘴里吃着。

    吃完一口,还用丝绵擦探嘴,然后又捉起几只塞入嘴里,有蜈蚣在他的嘴角扭动着,一口咬在他的下巴上,却被他嘴上的如鳞片般的茧子给挡住了,这蜈蚣根本就咬不动。

    “还是要加点盐巴和辣粉才更好吃。”这位脸上的茧子像是鳞片的大汉说道。

    另外两个人则是没有碰,其中有留着同羊胡须的人说道:“我们寨主的诚意,绅老想必也见到了,寨主说了,不为别的,就是觉得绅老是一个信誉卓著的人,而且是一个有智慧的人,所以我们寨主,与诸位头领一起商议,愿请绅老入寨中共商大事。”

    “大事啊,可我年纪大了,这个头啊,总是忘事了!”绅老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位置,开玩笑般的说道。

    “您太谦虚了,我们寨主说过,即使是他死了,您老也还会在。”山羊胡须的瘦中年说道。

    “哈哈哈!”绅老大笑着,竟是中气十足的感觉

    “你寨主是在骂我老不死吧。”绅老笑着说道。

    “岂敢岂敢,寨主说这一次,如果您愿意和我们一起行动,定能如您所愿!”山羊胡须的中年人说道。

    “哦,如我所愿,那你说说我有什么愿望?”绅老不紧不慢的问道。

    “绅老与泅水城中季夫子的仇,相必您没有忘记吧。”山羊胡须的中年人紧着绅老说道,他很清楚这个绅老现在看上去文雅慈祥,但是若知道他年轻时的事迹,会看到一片鲜血和怨魂,他的第一步都是从血里趟出来的。

    绅老眼皮一抬,开合之间,精光透射,带给山羊胡子巨大的压迫。

    “你们倒是有能人,知道我的一些往事。”绅老眼皮再搭拉下去,半闭着眼。

    “绅老的事,没人敢打听,但绅老的名声太大,终会有所耳闻。”山羊胡须中年人小心的说道。

    “他季明诚已经达到了阴魂日游之境,你们也敢去招惹他?”绅老说道。

    “吃一个阴魂日游境的羽化修士,大补,这险值得冒。”山羊胡须的中年人说道。

    “你们为什么不去黑风寨请人,那里能人可不少。”绅老说道。

    “我们有人联系了,日游境的羽化修士得小心着些,这一次,他从江州府城归来,带着十余个学生,那些学生就是他的累赘。”山羊胡须的中年人说道。

    “你们请了谁?”绅老问道。

    “阴魂剑赵直。”山羊胡子中年人说道。

    绅老闭着眼睛,似乎在思索着,过了一会眼开眼睛道:“不够。”

    “还不够吗?”山羊胡子的中年人眉头微皱着,他觉得够了,但是既然绅老开口说不够,寨子又一定要请绅老一起去,那就得好好听听。

    “你们小看了我这个同窗了,阴魂日游便可驱物,他且善驱物,在他那里,折纸成鹤,剪纸成人,摘叶做剑,都是寻常,现在他又有了什么法术,我也不清楚了。”

    “那么,依绅老之见呢?”

    “我到时会带上我镇中几位一起去,当可拿下。”绅老说道。

    山羊胡须中年人,心中立即想到绅老多带了人去,那么可能就要多分收益,可是这绅老分多了,那自己寨主那里怎么交待。

    就在这时,那个吃着五毒虫子的人突然站起身来,在窗户边朝着镇子路口看去,突然说道:“来了一个剑客。”

    “他刺瞎了那几家铺子里的人眼睛。”

    在大汉的声音平静,并没有多少情绪在内,似乎并不在意这个结果。

    “他要杀小方。”这汉子的声音徒然高亢起来,只是声音才落,便又听他急切的说道:“小方死了。”

    绅老猛的站了起来,刚刚他准备要带着一起去狙击季夫子的人选里,小方可是一大主力。

    “谁杀了他?”绅老挤到窗户边。

    “那个!”汉子指着坐在酒铺里楼近辰说道。

    “小鬼出手了。”汉子伸手指了一下那阴影。

    那山羊胡须的中年人也来到窗户边,他也更仔细的了解这双集镇的实力,在这之前他也听说,双集镇有神鬼尸三大高手,再加上绅老这个高深莫测的羽化派修士,在这一方无人敢轻易招惹。

    刚刚他听到的说‘小方死了’中的小方,据他所知就是祭神派一位,祭神派的修士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他刚样看到有一团阴影朝着坐在那里的年轻人而去,同时他看到在有一个倒在那儿,应该就是那个‘小方’。

    而那阴鬼,从阴影里纵出,猛的朝着坐在铺子里一动不动的年轻人扑去。

    “铮”

    他们看到一抹剑光闪耀,那阴鬼已经被刺落钉在了地上。

    “好胆。”绅老心中愤怒。

    他身边的这一位大汉二话不说,从楼里冲了出去,他如一只巨猿一样,在山林之中奔行,攀跃着树枝,纵跃着快速下山,他怕楼近辰逃走了。

    他在山林之中奔行,惊起飞鸟,野兽奔走。

    山羊胡须的中年人看了一眼绅老,发现他的双眼之中阴云密布,他理解绅老的愤怒,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突然而来的一个剑客,坐在酒铺就将自己座下两员大将一杀一重伤了。

    林中奔行这一位,他也知道,正是‘神’‘鬼’‘尸’中的尸,这是一个秘食派的修士,本名不知道,但是有一个外号‘大尸’。

    在他看来,秘食派的修士是最杂的人,有精细一些的,如青萝谷那样的,有豪放的些的,就这个位,他之所以被称之为‘尸’,便是因为他所修成的这一境界名叫‘尸人’,平日里以毒虫为食,却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食死尸,他这一流派便又被称之为食尸派,又名食尸鬼。

    尸人身上几乎没有致命之处,肉体坚硬,力大无穷,一般的法术落在身上,根本就没事。

    大尸一路的从山林之中冲下去,就如猛虚下山,在山腰吊角楼里的两个人都清楚的看到山林的动静,知道他到了哪里。

    “哪里来的鸟剑客,敢在双集镇杀人。”

    大尸人未从山林之中冲出,但是质问已经先出来了。

    没有人理会他,此时的楼近辰在努力的捕捉那一缕要在自己气海里生根的星光,他观想明月照入气海之中,却无法将之捕捉。

    他当即猜想,也许是因为那星辰般眼睛在自己的记忆里生了根,而气海里的每一缕真气,都是意念凝结,所以便在气海里出现了。

    他耳中听到来自于山林之中质问,但是他没有心思与对方打嘴仗。

    “死吧。”

    一个大汉冲了出来。

    在暗处许多双的眼睛注视之中,端坐不动的楼近辰手中剑出鞘,剑吟在风中流转。

    人也同时动了。

    只见楼近辰手中的剑一挑,便似有一道风浪卷起朝那大汉涌去,风浪之中隐隐还可见到火焰涌动。

    火焰来自于太阳的精火。

    剑刺挑起风浪之后,一后的剑紧随其刺出,穿过虚空,速度之快,让这大汉措手不及,他在被风浪吹卷动身上时,他感觉到了那一股灼热,灼热非常凌厉的割着自己的皮肤。

    但是就这一点热浪他并不在乎,但是紧随其后的那一剑却已经刺了过来,他将手在身前一挡,同时一划,便要将这那剑挡下,他自认自己刀剑不入,手臂搅动去接对方的刀剑是他最常用的一招,手抓着刀剑便拉过来,然后一手便能够穿透对方胸膛,抓出对方的心脏。

    只是他看着刺来的剑,抓过去,剑却突然颤动,化做虚影,如被风吹动的寒梅,从他的手边缘划过人。

    他感觉到了一丝的灼痛,楼近辰的身形却已经与他错开,同时人后仰,一个最经典的回马枪式,刺入了这尸人的后心。

    尸人心中一痛,一股强烈的剑意,冲入他的心脏识海之中。他的意识,分别藏于肉身各脏器之中,并不会一下子就杀死,但他却明白,自己的心脏在这一剑之下就被杀死了。

    还不等他回身,那剑已经拔出,紧接着便看到侧身一道剑光又斩下,他连忙以手去挡,那剑却又是虚晃一剑,在他抬起的手之下划过了他的咽喉。

    锋利的剑刃划开了皮肤,他感觉自己这一块的皮肤死了。

    紧接着,他胸膛一痛,剑光从他的胸膛划到肚子,虽然没有完全的划开肚子,却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他痛狂的转身,想要摆脱环绕着自己剑,却转身之后发现楼近辰人不见了。

    “快躲开。”他听到一声大喊,是绅老的声音。

    就在他这时,他发现自己动不了,被一股巨大的无形的力量压住了,虚空都似板结在了一起,他艰难的抬头看,只看到了片耀眼的火光从天而降。

    那火光也似有了重量,落在他的身上,让他觉得像是受到了砖头的撞击,同时那种炽热之后,涌上强烈痛感,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被剖开了。

    火焰拥簇在他的尸体上燃烧,他的双手挣扎着想要将自己剖开的身体聚拢在一起,却根本就无法做到。

    他的身体仍然在剧烈的颤抖,楼近辰已经不再看他,而是看向半山腰的地方,只见一个老人如一只大黑鸟一样的飞过来,他的周身云气涌动,双手挥动着,如大鸟的翅膀,人如苍鹰,带着无边的杀气快速的接近。

    楼近辰看着他靠近,凝视着对方的面容,注视着对方的双眼,将他看在眼中,印入心中,抬手便是一剑。

    然而,绅老却一挥身,便似揭去了身上一层外衣,然后楼近辰便清楚的感觉到盵这心剑便落在了空处。

    他心中一紧,又是一剑挥斩,然而对方却像是水中的人一样,一层层的水波将他掩盖着,这让心剑竟是无法捕捉到目标。

    而他注视着对方,发现对方在自己的眼中变的朦胧起来,自己无法将之观入心中。

    剑光划过虚空,无形的剑意化做无形的光波,朝着绅老斩去。

    三个多月过去了,他手中的剑终于有了一丝的蜕变,可以通过剑挥出法念。楼近辰将之称为剑气。

    剑气一抹如丝,凝炼银辉。

    绅老曲指一弹,一道法光如箭矢一样与剑气撞在一起。

    啪!

    楼迫辰竟是听到了一声炸响,这种炸响就像一道闷雷一样,他感受到了一种刚猛的法力,将自己的剑气荡散。

    这是他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之前在杜家庄的时候,他的剑能够轻易的将对方的法念刺散,现在他的剑气被对方的法念击散。

    法念带着无边的法韵,仿佛是一个小太阳朝着楼近辰落下。

    楼近辰手中的剑引动一片阳光,朝着那朝着自己落下的小太阳挥刺,然而在剑与那法念接触的一刹那,他感觉对方的法念凝炼,且刚硬、霸道。

    他人如落叶一样的飘起,手中剑顺势在虚空里一刺,整个人就像是水中箭鱼一样,倏忽间便已经到了远处,他没有停留,继续一剑刺出,剑破虚空,人随剑动,快速的远去。

    这一刹那的接触,他便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绅老脚踏虚空,大步而行,追逐着楼近辰。

    “敢来双集镇杀人,你今天必死。”绅老很悔自己没有早点出手,也深悔这个人居然一点都不顾忌双集镇,不顾忌自己,居然如此的手黑。

    楼近辰头也不回,手中的剑尽最大能力朝远方挥动,意在剑先,剑带着身体一起,破空而飞。

    他每挥动一次剑,都让虚空起了气潮,而他身体则在气潮里的空隙里冲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