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30:山中老猿

30:山中老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让我看看。”

    楼近辰连忙道歉安慰道,并蹲下来说道:“让我看看。”

    也许是在自己熟悉的山中,在自己的家旁边,所以它没有那么的害怕,小刺猬将头抬起来,她真的很想别人能够认得自己,不想听到说‘你们长的都一样’的话。

    “是有一颗红痣,挺漂亮的。”楼近辰随口的说着,一只小刺猬脸上长了一点红斑,至于漂不漂亮对于楼近辰来说又哪里分的清楚呢。

    小刺猬听了后,原本的委屈竟是瞬间溃散了,化着一股暖流,滋润着心灵,看着楼近辰蹲下来的身体和那张脸,不由的想:“他的脸好大啊,他嘴唇和下巴上也长刺了啊。”

    楼近辰其实真正在看的却是它的眼睛,他记得当时这只小刺猬的眼睛是瞎了一只的,心有疑惑,自然是第一时间先问一问了。

    “我记得你的一只眼睛好像是受伤了吧。”楼近辰问道。

    白小刺听了之后,原本就已经不再委屈的心瞬间高兴起来了,想着:“他果然还记得我。”

    当下便快速的说道:“是三姨治好我了,我三姨的医术在千窟山和群鱼山中都是最厉害的。”

    “原来,三姨还是一位大夫。”楼近辰说道。

    “不敢不敢,略懂一二。”三姨白三刺尽量的让自己矜持一些。

    “唔!”楼近辰站起身来,他心中高兴,阳光明媚,无意来到这群鱼山中,却能够遇上熟人,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你们有吃的吗?”楼近辰很自然的问道,就像是来到了老朋友家中。

    白小刺和白三刺同样的很高兴,因为它们准备了一晚上。

    白小刺更是快速的说道:“我给你摘了很多果子,快过来。”它一边说着一边跑到一株大树下,树下有几块平整的石头,旁边还有泉水流淌。

    “你看,这些果子,都是我摘得,还有三姨也摘了,你快吃吧。”白小刺站在那一堆各种颜色的果子前,有些果子大如拳头大,小的则如指甲般小,还都带着露水叶茎在上面。

    楼近辰也没有客气,当下便将剑往边上一放,然后就吃起来。

    青果微酸,却很脆爽。

    红果软甜,入口即化。

    黄果清香,竟是有些吃果肉的感觉。

    黑果竟有一丝的咸味,这让楼近辰有些难以接受,但还是勉强吃了几个。

    “这个叶子也好吃。”白小刺推荐着。

    楼近辰从善如流,本着什么都尝试一下的心情,吃下一片叶子,一股腥臭涌出,连忙‘呸呸呸’的吐出来,说道:“这什么啊。”

    小刺猬有些沮丧的说道:“有很多仙家也不喜欢,我以为你会喜欢,没想到你也不喜欢。”

    “你喜欢吃这个?”楼近辰问道。

    “嗯嗯。”小刺猬连连点头。

    “唔,吃了这个口气会变臭吧。”楼近辰说道。

    “啊,会变成臭臭的吗?”小刺猬担心道。

    旁边的三姨白三刺这才插话道:“这个叶子是一种可以治腹痛的药草,如果吃坏了东西,肚子痛就可以吃这个,能解毒。”

    “哦,那看来还是有用的,不过,我可不吃。”楼近辰又连忙吃了几个青脆的青果,这才缓过来,又看到旁边还有一个瓷瓶装着的东西,问道:“这里是什么?”

    “这里面蜂蜜,我在天快亮的时候,趁那些傻黄蜂出去采花蜜时偷的,你快尝尝,可好吃了。”说着它竟是伸出小粉舌头舔了舔嘴巴。

    楼近辰拿起那并不大的小瓷瓶,仰头喝了一口,果然很甜,甜得割喉,楼近辰不是很喜欢,但是看到小刺猬馋兮兮的样子,便蹲下将瓶子递到它的面前,说道:“很甜,你喝吧。”

    小刺猬闻着那香味,便什么也不想了,张嘴便去接,它喝过很多回了,但是这一次,它却觉得格外的香甜一些。

    “哈哈,这蜂蜜,你自己吃吧。”楼近辰将瓶子放回去上。

    这才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说道:“你们的洞府在哪里啊。”

    于是两只刺猬带着楼近辰来到它们的白岩洞,楼近辰看到的则是一个他根本就进不去的洞穴。

    白岩洞处于一块巨大的白色岩石下,而这块石头又在一株大树下,周围光洁,还看得到有三三两两的白仙,在看到楼近辰时它们都躲了起来偷偷的看着。

    楼近辰进不去那白岩洞,只能是在周围独左看看右看看。

    那三姨向他解释道,因为白仙受到了黄仙的偷袭,白仙大多数的地盘都被黄仙请来的一支猿族给占据了,剩余的白仙都退到这附近生活了。

    “我听说你们的姥姥被黄仙抓住了,现在还没有救出来了吗?”楼近辰问道。

    三姨白三刺愁苦的摇头,说道:“没有,我们也请了柳仙一族的人去说和,但是黄仙的族长仍然不放我们的族老。”

    “什么理由?”楼近辰问道。

    三姨迟疑着,楼近辰随即恍然道:“它们是将黄仙在火灵观的死伤都算到你们头上了吧。”

    三姨忧心的答着:“嗯,正是这样。”

    “那群黄仙住哪里,你带我去。”楼近辰直接说道:“我也正好有一笔帐要跟他算算呢。”

    三姨心中高兴楼近辰帮白仙们要回族老,但是却又怕楼近辰不是对手,要知道,黄仙们身边还有一群黑猿呢,那些黑猿个个阴沉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可怕极了。

    这也是为什么黄仙即使是损失惨重,也没有哪家敢去找黄仙麻烦的原因。

    “道长,黄仙或许于道长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他们有猿族在侧,恐怕难善了。”三姨认真的说道。

    “正要会一会。”楼近辰一拍腰间的剑,豪气的说道。

    三姨看了一眼身后跟着有些晕乎乎的吃着蜂蜜的白小刺,最终还是说道:“那我让族人去向黄族下帖子。”

    楼近辰倒没想到这山中还有这些讲究,却也从善如流,没有要别人遵从于自己现在的兴致非要现在去。

    “那你们安排吧,正好,此地风景甚至好,我再去那湖边看看吧。”楼近辰说着,便又朝那碧眼湖而去。

    信步而走,白岩洞本就离这碧眼湖不远,白天在阳光下看这湖,只见湖面翠绿,周围的山峰同样的碧绿,山影及湖边树影倒影在湖中,不知道是湖中翠色染碧了这山,还是这山浸翠了湖水。

    一阵风吹来,一头乱发飞扬,楼近辰却心旷神怡,若非亲眼所见,世间竟真有如此冷翠的湖水,如一只冷漠的眼睛,凝视着着天空,要将天空中的星辰太阳都倒映入眼中,埋葬于无尽深邃的湖水里。

    湖水与山之间,有溪流和山渠相连,林木深深。

    远远看到似乎有一个人正坐在一处树荫下垂钓。

    居然会有人在这里垂钓?定非凡人,本着多认识一个人,多交一个朋友的想法,楼近辰走了过来,走得近了,才看清楚,那居然不是人,而是一个穿着灰色衣袍的老猿。

    他醒悟过来,这应该就是新迁入这群鱼山之中的那一支黑猿族群。

    楼近辰有些惊讶于对方居然会钓鱼,捕鱼很正常,但是垂钓在楼近辰看来,已经不再是为了填保肚子,而是上升到了某种精神的追求了。

    那说明,这黑猿的智慧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了。

    楼近辰走过去,对方转过头来,那深陷的眼窝,黑幽幽的脸,以及那暴突的牙床,让楼近辰感受到一股凶戾扑面而来。

    不过,楼近辰却从他的眼睛之中看到了有层次的思索。

    楼近辰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对于智慧生命,尽管是异类,他并没有过多的厌恶或者看不起,但是心中的警惕却已经提到了最高,毕竟这是真正的非我族类。

    楼近辰走到树荫边,两手交合,像是对待一个长者一样的行了一个礼,说道:“火灵观楼近辰,见过猿先生。”

    他没有进树荫处,因为在他看来,此时的树荫就相当于对方的领地,这当然只是从意识上的认定,而先生,在人类之中,向来都是尊称,凡事先礼总是没错的,再不济,腰间有剑。

    这个看上去上了年纪,生了智慧的老猿在听到楼近辰报名之后,站了起来,说道:“原来楼道长入山了,在下袁松,不过山中一老猿,岂敢称先生。”

    楼近辰听他说话,竟是有着深刻的人类对答烙印,心想这老猿必定在人世之间生活过许多年,即使是没有,也一定曾经长期的接触人类,并且是接触的那种有学识者,而这个世上,有学识往往代表着有修行。

    “我听说袁先生从他处迁居于此,不知袁先生出身于何处宝地?”楼近辰问道。

    这老猿却并没有如楼近辰所愿的回答,而是反问道:“不知楼道长此番入山,所谓何事?”

    楼近辰本是随口一问,因为对方即使是说了,楼近辰也不会知道那个地方。

    但是对方不愿意说,楼近辰反倒是起了心思,说道:“火灵观立观是得了府君批文,县君支持的道观,观虽小,却有巡查山河之责,前番群鱼山中仙家争斗,扰乱地方,此番进山,正想问个明白。”

    楼近辰所说的那个巡查山河之责确实是有,因为他的道观都是县君派人建的,又得批文,平日里每月也会得到县衙的供奉米粮,所以县中出现一些事解决不了,便也会请去帮忙。

    至于立观于城外,巡查山河,很多道观其实根本就没有当回事,在外面本就有各种危险,为了自保也要自己处理,有些人则是会去主动巡查山河,获得名声,比如青萝谷在这一带便有着不小的名声。

    而火灵观新立,观主也不愿意走动,其他的人大多也没将他这样的权力当回事,因为巡查说到底还是需要自身实力的。

    楼近辰当然也没有在乎这个权力,但是既然已经来了,话说到这个点了,那自然就摆一摆身份了。

    老猿目光闪烁,看着楼近辰。

    楼近辰本是垂于两侧的手,剑插在腰间,这时却不经意,右手收于腰间,离剑柄极近,心中不由的也紧张了起来,暗想:“这老猿不会真有什么不干净的来头吧,我只是随便一问,难道它还想杀人灭口?”

    双方目光交汇,意识碰撞,楼近辰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怯意,而老猿的那一股侵略之念,也被楼近辰挡在外面。

    “在下出生之地已经不记得了,自记事以来,便在秋蝉学宫,生了些灵彗之后,便奉命看护丹房,蒙宫内先生开恩,放我归山寻得族亲,正蒙族亲生活之地遇了火灾被焚毁,所以迁来此处,并非有意夺取白仙的居所。”

    显然,他也知道,黄仙赶山而出,却大败而归事,所败之人就是面前这个年轻剑客。

    “哦,了然,我想袁先生只是适逢其会,不过,我听说黄仙族长还扣着白仙的族老,不知袁先生可愿意去说和。”楼近辰说道,如果能够顺利的解决这事,楼近辰也不想多生事端。

    老猿沉吟了一刹,说道:“我们黑猿愿与邻为友,大家和睦相处,不愿意大家厮杀,但我们一族初来乍到,势单言轻,就不参与各仙家之间的恩怨了,告辞!”

    老猿说完,竟是转身离开,楼近辰微皱着眉,追说道:“袁先生本己在局中,恐怕无法置身世外吧。”

    那老猿却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

    楼近辰看着他转入山林之中,林叶声如涛,涛声如怒,仿佛蕴藏着无边的心事。

    楼近辰来到了碧眼湖的消息,在山林涛声之中传开了。

    他则坐在刚刚老猿坐过的地方,拿起老猿没有拿走的鱼杆静静的垂钓。

    看着那芦苇做浮标,一动不动。

    这竟是一个极佳避风湖弯。

    风动,树叶树,湖面其他的地方波光起伏,然而这一处却安静无比,浮标纹丝不动,一些黄叶落在了这一角的湖面上,天气原来早已入了秋,向冬而去。

    楼近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原本仍然有些躁动的心,竟是慢慢的平静下来,如这一角湖水,外面林涛如怒,湖面波光涌动,这里却紧守一角清静。

    两只刺猬来到楼近辰的身后,看到这一幕没有开口,它们不敢打扰,在它们的眼中,这一刻的楼近辰与这一片山和湖融为了一体。

    直到楼近辰自己主动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好舒服,比睡了一个大觉还舒服。”

    “???”两中刺猬不明白他这是为什么有这样的感叹,你不是就坐在那里睡觉吗?

    紧接着它们,又将送帖给黄仙那边的结果告诉楼近辰。

    “那黄仙族长说,要救回姥姥,就晚上来场斗法,我们若是胜了,则还回我们的姥姥,我们若是败了,则我们就要永远的离开这群鱼山。”三姨白三刺愁苦的说道。

    “山中事,还是需要剑来解决啊。”楼近辰感叹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