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33:夫子讲法

33:夫子讲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星空下,连绵的山如画家笔下深重的墨,山下一点光芒,却将这片黑暗刺破,那是火灵观所在。

    楼近辰带着女孩入了火灵观,将商归安惊醒,他看到一身脏臭臭的女孩时无比惊讶了,楼近辰则是让他烧水,然后一边给他讲这女孩的事。

    当然,他对于女孩来历也不清楚,只讲自己知道的部分,女孩坐在厨房的门槛上抱着膝盖一动不动。

    之后,让女孩来到浴房之中,进入木桶里洗澡,他正要出去为她寻找衣服穿,但是女孩却在他转身时,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也不说话,楼近辰看到她眼中的仍然存在着的惊惧,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要去为你寻套衣服来换。”

    女孩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不放,楼近辰不得己,只好喊道:“商归安,你去邓定的房间找一套衣服来。”

    商归安知道女孩要洗澡,早已经离开了这里,在听到楼近辰的话之后,去了邓定的房间寻来一套衣服,送了进来,不用楼近辰吩咐便又出去。

    “好了,衣服拿来了,你自己洗吧,我就在门口守着,你不用怕。”楼近辰说道。

    女孩摇头,楼近辰要剥开她的手,她眼中有了泪水。

    “唉,这样吧,反正你还小,其实也没什么,我在房间里就不走了,你洗你的。”在楼近辰承诺之后,她这才脱衣,但一只手仍然是抓着楼近辰,即使是进入木桶之中亦不肯放手。

    “你好好洗,连头发一起洗。”楼近辰看着她头上污秽忍不住的说道。

    最终,连续换了两桶水,她才洗好。

    也许是洗过了澡,被热水驱散了心中寒冷,她的身上红彤彤的,脸在灯光里,更是落上了红霞。

    当天晚上,楼近辰让她睡自己的房间,然后他则在旁边的打坐修行。

    第二天的时候,她整个人看上去好了许多,只是仍然不说话,楼近辰只知道她叫‘南南’,带她去拜见观主,观主打量着南南,说道:“是个苦命人,前十余年己享尽荣华,往后便要直面黑暗,行走黑暗需要法术护身,本观有两门法,一门炼气法,另一门是本观所修的《点心化煞法》,此两法皆可护身,你想学哪一种。”

    观主昨天晚上早已听到楼近辰带她回来,并且知道了她的来历。

    这个女孩让他突然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另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也是经历苦难,但在一步入修行之后,便如火点干柴,短短的时间内,照亮一方。

    至于楼近辰,他在心中已经将之当成天才看待。

    楼近辰有些意外观主居然见第一面就有心收她为弟子。

    但是南南还没有回答,观主旁边的灯焰便跳动了一下,似乎就知道了南南的意思,说道:“你想拜楼近辰为师啊,楼近辰亦是本观弟子,你拜本观为师,本观便让他教你。”

    南南看向楼近辰,楼近辰点头,至于这女孩想拜自己为师这事,他倒是觉得拜观主为师挺好,想要跟自己学就跟自己学,反正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敝帚自珍的想法。

    就这样,南南在火灵观留了下来。

    观主看着楼近辰带着南南出房间时的身影,不由的想:“我固然天资一般,但将来若有机会再见故人,我弟子定不弱于人。”

    时光易逝,已是月中。

    楼近辰来到了季氏学堂。

    学堂之中静悄悄,竟是没有学生,引路的中年人告诉他今天学生们休息。

    “夫子难道为我一个人讲法吗?”楼近辰心徘徊着这样的念头,最终问了出来。

    “平时老爷今天是休息,今天是专程为公子你讲法的。”这引路中年说完便不再说话,一直引着楼近辰来到了他第一次到来之时坐的那个亭子。

    在亭外看那亭子,看到上一次没有注意到的,那亭子上面居然有刻有名字。

    风雨亭。

    两边柱子上面又刻着:“风吹一庭春,雨颂满园静。”

    他在心中默念了几遍,想着季夫子坐在这里,看着庭院之中树木发新芽,开红花,然后正好天下了雨,雨声之中,身后的屋子里学童们颂读着书的声音若隐若现的传来。

    脚步声响起,在这个冬天末期仍然有些冷的天气里,季夫子穿着一身亚麻袍服,头发也是披散着,看上去随意而放松,比起上一次见面,他身上的疲惫尽去,伤感也看不到。

    楼近辰知道,人不能够一直活在负面的情绪之中,得需要自我调节,这不是忘记,记忆就像是家里的东西,需要整理与归置,不能让那些不快乐的记忆永远摆在桌上。

    “你今天来的早!”季夫子来到亭子里,背手而立,看着那照入庭院这中的一线阳光。

    “夫子并未曾说月中具体的时间,弟子怕来得晚了听得不全,所以一大早就来了。”楼近辰说道。

    “看来,你对于法术知识还是很渴求的啊。”季夫子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穿的随意,所以他说话也相较之前要随意了不少。

    楼近辰抿嘴微笑,道:“是啊,我希望能够看清这个世界,所以就想多了解些法术知识。”

    “好,这个问题我听过许多次,但类似的回答我只听到过三次,你是第四个。”

    楼近辰想问那三个人是谁,但想着如果问了,季夫子一说,岂不是要说个没完没了,那说法的时间就没了,楼近辰便没有问。

    这时,那之前带着楼近辰进学堂的中年人端上了一壶茶,然后又端上粥、小菜。夫子喊着楼近辰一起吃,楼近辰正好没有吃,便也就坐下来吃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静静的吃着,吃完之后两人又饮茶,楼近辰为夫子倒上,并端到他的面前,夫子也没有拒绝,说道:“你敬我茶,那就算是我的弟子了。”

    其实楼近辰并不在意多拜一个师,但是介意说‘你拜我为师,便只是我一个人的弟子’,虽然这样会给自己带来很多好处,但是他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一切美好,都是来自于过去经历,人不可忘恩负义。

    “弟子明白,人生于天地之间,尊师重道乃是根本。”楼近辰说道。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季氏学堂的弟子,也不必叫我师父,还叫我夫子吧。”季夫子说完,没有停,继续道。

    “儒门法术,不传奸佞小人,不传不孝之人,更不得传凶恶歹徒,你有此念,甚好!我观你行事,颇有豪侠之风,你将来需要小心受人蒙蔽。”季夫子说道。

    “夫子为何有此话?”楼近辰问道。

    “我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为人重信诺,豪气干云,行事直爽,却受人蒙蔽而错杀好人,又受人挤兑,最终自尽谢罪,后来才知道,原来都是别人设下的圈套。”

    楼近辰还能说什么呢,夫子也不是需要他安慰的人,而且这事也不知道过多久了,楼近辰暗暗的告诫自己要小心,夫子举这个例子就是要让自己明白人世的险恶。

    “不说那些了,我们来说一说法。”夫子说道:“世间修行派别很多,正法、旁门、左道,但是无论哪一种,功法都是根本,就以你所修炼的炼气法为例,采炼日月是根本功法,一切的法术都将从这里面衍生出来。”

    “功法是根本法,但是应用方式却又很多,万千巧妙,我们将之称为术法。我们寻到各种功法的共同点,便能够相互借鉴修习,所以又有一句话叫着,殊途同归。”

    “你认为我们修行,修的是什么?”

    “肉身,意识、灵魂。”楼近辰立即回答了这三,但是沉吟了一下之后又说道:“信念,德行,以及对这个天地的理解。”

    “很好,你会有这些理解,说明你真是在修行,不像其他的一些人,只按修行功法按步就班的修习,这些人就像是别人铺好的路在那里,他一个一个的台阶走上来,即不知道这路为何这般的修,也不知道要通向哪里。”

    “肉身、灵魂、意识是我们的根本,一切的功法都为围绕着去壮大这三者,但是各类功法却有着不同的侧重点,比如羽化法,重灵魂修行,通过意识观想来壮大灵魂,肉身就如船一样,在灵魂无法独自存在于天地之间,永远无法抛弃肉身。”

    “无论是哪一个派别的功法,有一样东西是少不了的,那便是自身的意识,意识衍生念头,成就真正的法力。”

    楼近辰仔细的听着,这里面有他早就已经想明白了的,也有他还没有想明白。

    “有位姓黄的妄人曾说过‘世间一切的法,由妄生,不由妄灭’,这里的妄,你应该很清楚是指人生出的各种念头,虽然他将妄念夸大了,但我们所有的修行功果,确实都是从意念着手,再作用于肉身或者灵魂,使之升化,改变,再又反哺于意识,使之壮大。”

    “你可还记得折纸成鹤的法术?”夫子问道。

    楼近辰连连点头。

    “这一道法术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的法念足够强大,同时你对于白鹤也足够的了解,那么你便能够做到一念幻化,那纸鹤是由我的魂念附着幻化而成,那我为何还要说那一句‘去青萝谷找华宵宵’呢,因为附着的是我的辅念,并非是主念。”

    “何谓辅念?”楼近辰问道。主、辅说法他能够理解,但是念头还有主辅之分吗?

    “一盏灯点燃之后,能看到火焰,能看到灯光,这里光芒与火焰,哪里是主,哪里是辅?”季夫子说道。

    这一比喻,楼近辰就明白了,自己的念头能够感知到远处的一些危险,这就像光芒一样,却不是自己的主念,就像是灯光照清楚了远处的人,却无法使之燃烧。

    他又想到了自己‘心剑’,不由的问道:“夫子,我有一法名心剑,感知敌人所在,照入心中,便可出剑而杀之,此法可以解释。”

    “你这‘心剑’应当来自于心印之法,所谓心印,又名心应,念应,还有一个更通俗的说法叫感应,所以感而有应,便是法,就是这道理。”

    “这就如,你是一盏灯,法念似火,散发着光芒,照亮着周围,远处黑暗里有人呼唤你的名字,你听到了,你的主念被你自己束着,未有回应,但是在外似光芒的辅念却会回应着,往往因为辅念微弱,自己都察觉不到,这就如光芒照到了远处去了,根本就照不清黑暗里的东西。”

    “但你能够捕捉到自己那一缕游丝般的辅念里,并使之承载一些主念的意志,也算是不错了。”夫子说道。

    楼近辰夫子解释清楚之后,他觉得自己又有了一些想法。

    季夫子以念头附于纸鹤上,使之幻化成鹤,飞出极远,即使是当时是主念,也会变成辅念,只一缕游丝般念意附着,维系着季夫子吩咐的那一句话人话意,而去寻找着目的地。

    “所以,想要折纸成鹤,还需要对于鹤有一定的了解?”楼近辰说道。

    “对,不仅是了解,在施法的时候,你需要一心二用,使另一份意识想象着自己就是一只鹤,而你对鹤越是了解,便越是能够幻化的真实。”季夫子说道。

    “那么,五行之物之间是否可以相互转化。”楼近辰问道,因为他想到了‘点石成金’这样的法术。

    “当然,不过,五行转化之术,却是一门非常复杂而高深法术,不仅是幻化那么简单。”季夫子的话,给楼近辰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那弟子,是否需要练习画画?”楼近辰问道。

    “若你有时间,自然可以练一练,儒门有礼乐书御剑数六艺修持,其中的书便不仅是读书识字,还有指的是书符箓,丹青描画。”

    楼近辰发他这个儒家六艺与自己知道的差不太多,但是想来解释定然有不同。

    不知不觉竟是已经中午了。

    有人做好了饭菜,这一次并不有端到这风雨亭中来,而是喊他们入堂屋中之中去吃。

    两人吃饭,没有说话,但是吃完之后,季夫子则是说道:“今天跟你说的这些,足够你感悟一段时间了,你回去吧,下月再来。”

    楼近辰行礼,谢过夫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