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37:合战

37:合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白副捕头悄无声息的上了城头,又从城头跃下,然后直奔城北那一片乱石山中,寻到一个靠近一处山泉的山洞。

    他悄无声息的走进这黑暗的洞中,耳中便听到了一个声音。

    “白捕头深夜为何来了我里?”黑暗之中,一道人影走了出来,白捕头的身影如一根光笔勾勒了出来。

    “徐心,跟我去画楼,楼近辰在那里杀了我们的客人。”白副捕头说道。

    黑暗之中的人居然是徐心,那个徐坑里唯一的存活者。

    “楼近辰?他杀了人与我何干?”徐心问道。

    “此人搅扰了你修行法术,我这是给你一个出气的机会,才来喊你一起过去的。”白副捕头皱眉说道,他不怎么喜欢个徐心,因为每一次与这个徐心说话,她的语气都很不好。

    “他只是打扰了我的修行,但你们却害死了我的家人和族人。”徐心说道。

    白副捕头强忍着心中的火气,说道:“徐心,你要知道,不是我们害了你的族人,而是我们以你的族人助你修法。”

    这一点是徐心心中永远的痛,一开始,她本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正如杜德胜当时跟着她去马头坡一样,最后杜德胜死在了那里,她的心竟是有些痛,并且居然现在都还没有忘记。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你又何必放在心上呢,我们要一起面向未来,你想想,你想要的法术都已经学到了,并且有机会蜕去凡胎,何必再为那一点事斤斤计较,将来,只要再献祭一次,我们就能够脱去凡胎了。”

    徐心听后,深吸一口气,在她的心中,终究是觉得自己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岂能半途而废。

    “也罢,我们究竟是追寻长寿的痕迹而前行的人。”徐心缓缓说道。

    白副捕头笑了,说道:“这才是正理,我们走吧。”

    两人转身又一次的没入了黑暗之中,这个徐心的法术竟是已经修成了。

    两人在林间赶路,白副捕头说道:“听说你前些日子与青萝谷苗青青纠缠了一段时间?”

    “是的。”徐心回应着,但是不是很想说话。

    “青萝谷修行功法第一境为木魅,你觉得如何?”白副捕头问道。

    “于山林之间颇为棘手。”徐心说道。

    “那我们不必管他们,青萝谷的功法是局限于山林之中的。”白副捕头心中的大事,那可是基本都会发生在城中,城中人多,方能祭祀。

    天空厚厚的云层,不见星光,林间雨水渗透,他们两人所修成的法术,是可以让人看不到自己,但并没有让自己的肉身变成真正的无形,除了看不到之外,其他的一切并没其他的区别。

    “白捕头,可否与我说一说,那个秘灵的特性?”徐心说道。

    白副捕头却有些生气道:“不是说过在外不得称我名字吗?山野之间,也许就有未知的耳朵正在听着你我说话。”

    徐心听了之后也没有出声,心中却是警惕起来,她想到了那一个与自己纠缠了许久的苗青青,如果她在这附近的话,那她一定已经听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

    她突然停了下来,静静的感应着,原本只是借机提醒的白副捕头没想到徐心居然就认真起来。

    当下便也细细的感应周围,只见两人眼睛闭上,再睁开之时,双眼变的深邃诡异起来,这是从那‘诡眼’秘灵那里获得能力,但是却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他们两人开始谨慎起来了。

    在他们走后好一会儿,一棵大树的树冠上,那一片浓郁的树叶之中,有一个人坐了起来,正是苗青青。

    自从在那一天在双集镇与这个徐心对上了之后,她们就一直在断断续续的战斗着,不过除了一开始两人打的有来有回,后面徐心就不愿意再打了,毕竟她是身上藏着秘密的人。

    “那个秘灵?什么秘灵?”苗青青心中疑惑着,知道所谓的秘灵,就是大家说的那些‘神灵’‘魔灵’的统称,他们来自于处于虚妄之中,是隐秘之灵的意思,祭神派的修士,会到处寻找着有回应的秘灵,选择不同的秘灵祭祀,获得注视,从而改变身体状态。

    ……

    画楼之中,已经被清理干净了,楼近辰正认真的听着娄寄灵的讲着画画的要点,但是不知道是他对于画画的天赋不怎样,还是娄寄灵教人的方法太随意,楼近辰听的是云里雾里的。

    而且她讲的没有任何的条理,这里讲一句重点,又突然跳到那里去了,本来讲纯粹的画画的方法,又会突然讲到画灵画的方式,甚至可能衍展到材料的应用。

    最后是,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这个恶人天赋极差,可怎么办才好,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够学会。”娄寄灵心想着。

    楼近辰倒是没有气馁,他所了解的学画的,都是要学好多年,好像还要从基础的线条练起,这个娄寄灵压根就没有教这些,像是她画画根本就不需要这些一样。

    “你不觉得我们应该从画线条开始学起吗?”楼近辰问道。

    “为什么?”娄寄灵问道。

    楼近辰哪里说的清楚啊,他只是偶尔看过一眼听过一嘴,当下指着那些画,说道:“不觉得这些都是一根根的细丝般的线条构成的光影重叠的效果而形成的画吗?”

    娄寄灵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恍然道:“是啊,好像是唉!”

    楼近辰只能看着这个不知何时已经将自己左眉补上的娄寄灵,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说什么才能够表达自己的心情。

    “你,你,这样看我做什么?”娄寄灵说道:“你刚才说的很好啊。”

    画楼之外的黑暗之中,白副捕头与徐心已经来了,他们没有进去,但是他们的身边多了一个书生模样的纸人。

    “学画?”白副捕头心中思量着,他们为了在这里建一座画楼,卖画皮是为了筹备修行物资,新开不久,知道的人不多,怎么这个楼近辰就知道了,并找上门来了呢?

    他心想着,这会不会是一个借口?

    火灵观的批文从府君那里得来,会不会带着什么使命而来呢?

    季明诚之前被偷袭了一回,会不会察觉到了什么呢?

    就在这时,他们却发现原本在楼中与娄寄灵学画的楼近辰,突然抬起了头来,他似乎有些疑惑,却将桌上的剑拿起,然后朝着楼门口走来,目光在黑暗里巡视着。

    白副捕头与徐心并没有去躲,他们的身体本就不会被看到,但是他们看别的目光却能够被人所感知到,尤其是那些灵觉敏锐者,他们的目光就是灯光一样,即使是再微弱,却也能够感知。

    “这个楼近辰的灵觉居然这般的敏锐。”白副捕头连忙闭上眼睛,而徐心从一开始就没有看楼近辰,因为她清楚的记得在徐坑村的祠堂里,自己就是看了他一眼就被发觉了。

    “谁鬼鬼祟祟的在那?”

    白副捕头听到楼近辰问话,他没有去回答,以往都是他这样问别人,今天却是别人这样喝问他。

    突然,他发现周围的藤蔓朝着悄悄有缠绕了上来,他心中一惊,这是?

    徐心发现这一幕之后,立即开口道:“木魅!”

    这是木魅的能力,与苗青青斗法很长一段时间的徐心立即就认出来了,然后她又想到这个苗青青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自己与白副捕头,会不会听到过自己的说话,她心中立即出现不好的想法。

    旁边的白副捕头听到‘木魅’两个字后,也立即反应过来,自己两人很可能早就被盯着了,脸色一变,手中刀瞬间出鞘,出鞘的一刹那便如一团暴风雪一样将周围缠绕过来的草木藤条给斩断。

    楼近辰在那树藤突然朝着一块黑暗的地方缠绕而去之时,他知道那里有人,只是一时之间还不确定是谁在出手,他知道‘木魅’有这个能力,但是不确定是苗青青,而且似乎苗青青也没有理由出手。

    不过,对付这藏头露尾之辈,他楼近辰心中不需要多大的理由,就他们在这里窥探自己,便够了。

    剑出鞘,一个上步撩剑,一片气浪随着他的剑势而涌起,他人随着气浪之后,再一步上前,朝着那一片刀光汹涌的刺了出去。

    剑光如银线,人似游鱼,扭动着身躯,而手中的剑的剑尖左右摆动着,缠绕着两团银色的剑花。

    破开虚空气浪,转眼之间便要到那一团刀光笼罩的范围之内。

    突然,他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一抹寒光从虚空里刺出,直奔他的咽喉。

    他整个猛的朝一侧翻转,而手中的剑也急忙的收回护在身前,划出一圈圈的圆形的剑光。

    “叮!”剑相交。

    可尽管如此,他的脖子下的衣襟仍然是被一抹剑光划破。

    这黑暗里居然有两个人。

    他之前可是只感觉到一个人的注视的。

    人还未落地,那剑光竟是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到了他的另一侧,化做一抹寒光斩落而下。

    那是一柄细长锋利的剑,剑身薄,带着微微的冰蓝的光韵。

    楼近辰手腕翻转,手中的剑在我我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那剑,免除了自己被一剑分尸的下场。

    受力之后,整个人朝着地上落去,对方的薄剑竟是出现弯曲,就将楼近辰剑上的法力卸去,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自下而上的反撩。

    黑暗之中看不见的人,竟是一个剑术高手,剑剑要命,招招进逼。

    楼近辰看不见对方,只能够看到剑,一时之间不好反击。

    就在这时,身后一道刀光从虚空斩出,自上而下,直向楼近辰的脖子。

    这两人竟是配合默契,要置楼近辰于死地。

    此时的楼近辰已经完全忘记了身外的一切,只有这将要临身的一刀一剑。

    剑自下而上撩起断腰,刀到上而下斩头颅,他自己整个人仍然是之前为了避开偷袭的一剑,和追杀的一剑而朝地上翻倒的姿态,危险降临。

    他整个人就像是即将被网住的鱼,猛的一挣,周身虚空里元气翻涌,人未落地,却从虚空之中借力翻飞而起,手中的剑挥动,带起无边的气浪,竟是瞬间将那一刀一剑逼开,同时,他们感觉这一片虚空都似被一股力量给锁住了一样。

    他们明白这是楼近辰的法念感摄虚空,禁锢虚空了。

    通过这法念感摄虚空,楼近辰立即感觉到了其中禁锢着的人,手中的剑毫不留手的朝其中持刀者挥落,剑上光华涌动,带着一片气浪。

    然而就在剑落下的一刹那,他法念禁锢住的人,像是一团紧握的水一样,突然溃散了,从指缝里流走了。

    而楼近辰手中的剑试图追逐着那一份感觉,划过虚空,却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伤到。

    他立即想到了徐坑村的徐心,当时她也是遁在阳光照耀的虚空里,自己明明看到了她,一剑却刺空了。

    然而这时,山林之中钻出无数的无形的魅影,朝着黑暗之中的缠扑上去,它们像是能够看到。

    这一整片山林都似活了过来,成了一片无形的山林沼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