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39:收鬼【求首订】

39:收鬼【求首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修‘点心化煞’者,可化生心鬼。

    心鬼如焰,于身外寄于灯盏之中,如第二身,一念不散,心鬼不灭。

    但是任何修行都非一成不变的,观主清楚的感觉到这一个红袍人身上的心鬼气息,却又有着不同。

    当这个红袍人出现观门前之时,观主通过心鬼的目光透过门缝,看到对方的手中提着一盏灯,灯像是一个灯笼,远处与他身上的光华融为一体竟是没有看清。

    观主心念一动,前殿之中的神像上,捧于心口的那一盏灯上的火焰,剧烈的摇晃然后,焰光化成一个朦胧的人影,有几分观主的模样。

    随之见它朝上方窜起,灯光里,那灯盏被拔起,化着一道火光落在了观主的手上。

    这灯盏上下一样大小,就像是一个圆柱,遍体漆黑,像是被油污和烟火给熏出来的。

    这是他花了不少的积蓄从一座大庙里买来的两盏,属于神前香火灯,据说有过‘神灵’驻留过此灯。

    关于这一点,观主只觉得卖灯的人是瞎扯,神灵若是驻留过此灯,必定被这神庙里的高位者收藏炼为宝物,要知道,一切‘神灵’驻足过的东西,包括人都会出现异化,人会异化会很危险,而器物则多半可以成为极佳的炼器半成品材料。

    这灯最多就是被神像上的神灵意志给侵染了而已,这样的灯在神庙每一年都会产出一批,会被庙里拿出来卖掉,也算是神庙里的一个收入来源。

    观主将自己分离出来的心鬼寄于这一盏灯上,确实很舒服,让他初时的分裂疼痛感减到最轻。

    灯盏落在手上,掌心托着。灯光照在他的脸上,一脸凝重。

    前面观殿没有了灯之后,立即陷入一片漆黑之中,但是门缝里却有火光透过来,一个人顺着那火光进入庙中,满室生光,一片敞亮。

    他只是看了一眼那神像,便朝着殿后走去,观主站在廊檐尽头,看到一团火光从殿中转了出来,那个穿红袍者大摇大摆的走过来。

    这人面容大约二十许的样子,俊秀非凡,盘发,大袍宽袖,提着灯笼,来到观主的面前。

    “你是燕川。”年轻人直接问道,直呼其名。

    观主心中凝重了,对方能够遁入火光之中,这能力,可不是独修五脏神法的人能够拥有的。

    将这疑问压下,他又想到能够知道自己名字的整个泅水城没有几个,而且这个人一身火袍,手中的灯笼,可知其所修之法定也是点心化煞法,而又知道自己的名字,定是来自于五脏神教之中。

    观主倒也不在乎别人喊自己的名字,流浪半生求法,岂会在意这一点荣辱。

    “正是。”观主回答道。

    “是就好。”着火袍的年轻人说道:“你现在随我走,教里有任务。”

    他身上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仿佛说的话理所当然,观主必须听。

    “你是谁,不知阁下在教中担任何职?”观主问道。

    “小小观主,竟也问职位!”年轻人说道:“你听好了,我乃江州巡察使萧桐,现在要对你进行询查。”说完他使出一块令牌在观主面前一现,便又收回。

    “巡察使在教中是没有对各地道观实行召见与问询的权利的!”观主说道。

    萧桐脸色微微一变,观主说的没错,巡察使只能够将自己的看到的听到的,各地观主违反教规的事报上去,然后教中会派专人问询与调查,但是很多观主怕麻烦,或者是多少做过违反教规的事,不愿意接受调查,所以就往往会对巡查使感到害怕,并对他进行贿赂。

    这也让巡察使变相的多了一些权利。

    萧桐笑了,他走入院中,打量着院子的格局,说道:“观虽小,便也算是五脏俱全了,立于这山下,幽静闲适,招收三两弟子,倒也颇有烟火气,但是你的这几个弟子,哪里知道,你这个观主,居然是秘灵教的人,本巡察使已经查明,你早已经投身于秘灵教中,是打入我教中的奸细,为防你逃走,只能是先收了你‘心鬼’,等候发落了。”

    观主听他的话,眉头微皱,他在这么多年求法的过程之中,与秘灵教的人接触过,但是他最终是拒绝了的,现在这巡查使用这个理由,他一时也解释不清楚的,而且对着他解释根本就没用,对方明显是欲加之罪。

    修‘点心化煞法’的人,若是真的被人收走了‘心鬼’,那他就是普通人,即使是想要离开这泅水城地界都难做到,更别说是去申诉了。

    观主知道无法善了,却也没有退缩,这突然来的巡察使,口口声声的说秘灵教,刚刚收的信中,季夫子也说到了秘灵教,那以他这么多年浪迹江湖的经验,这是季夫子与秘灵教的人起了争端,会用这种手段来对付自己的,只有可能是秘灵教。

    当然,季夫代表着朝庭,火灵观是正经拿文书建的观,有共守城池之责,也不能够说自己受到了牵连。

    他看着面前的这个萧桐,心中想着:“他难道是秘灵教的人吗?”

    萧桐目光扫过黑暗之中的几间卧房,躺在窗户后面便看的三人,顿时如遭电噬。

    他回头的一刹那,眼中涌动的是一片漠视,手中灯笼一晃,从他的灯笼里扑出一只雄壮的心鬼。

    刹那之间,火光冲开黑暗,小院之中一片光明,观主这么多年来,行走江湖,在这种时候,又岂会分心,又岂会不注意对方和偷袭。

    他手中灯焰跳离灯盏,并没有涌涨成一片火浪,反而是拉长凝炼成一道火线,仿佛剑光一样的穿透了对方心鬼,穿过的一刹那,萧桐只觉得意识之中一抹痛感传来,他心念一紧,心鬼收缩,那一抹火光却是一个盘旋又刺入了他心鬼身上,又一穿而过。

    同样的都是心鬼,他发现自己的心鬼威势雄雄,却无法抵挡对方的心鬼冲刺,被冲刺的那一刹那,他觉得对方心鬼锋利的像一抹剑丝。

    他心中羞怒,自修行以来,短短的时间内,他的心鬼便如此的壮大,很多教内老一辈的人都败在他的手上,所以才能够年纪轻轻当上这个巡察使,他的心中从来没有将观主这样的老家伙放在眼里。

    一个偏僻之地小观观主罢了,侥幸修成‘点心化煞法’能有什么本事,可是他却发现,对方心鬼所化的火焰灵动坚韧。

    不过,他决定不再理会,直接驱役心鬼扑向观主,而观主同样的驱役自己的心鬼化做一条红丝,朝着萧桐刺去。

    就在两人几乎都要被对方的心鬼伤害之时,观主的屋里突然飞出一道火光,带着呼啸声,与萧桐的心鬼扑撞在一起,刹那之间,火光涌动,如浪翻涌,冲上天空。

    而观主一心二用,那一抹心鬼化做的红丝朝着萧桐的眉心刺去,他虽然不喜欢交际,不喜欢多事,但是一但出手,却也狠辣。

    萧桐眼睛一眯,左手一抬,掌心之中一枚红玉般的葫芦,只见他轻念一声:“摄。”

    观主的心鬼竟是无法阻挡的投入其中,钻入玉葫芦里,紧接着,观主脸色大变,想要将自己这一半的心鬼收入体内,那一股无形摄引之力又已经传来,他的心鬼被扯成一条红丝带,他竭尽全力,却仍然是被一寸寸的拉走。

    突然,萧桐的心鬼扑下,观主心思一乱,心鬼便被对方摄入其中,而他整个人也被心鬼火焰扑在身上,刹那之间倒在了地上,火焰燃烧。

    萧桐手中的灯笼一晃,那心鬼便又收回。

    冷淡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身上多处烧伤的观主,转身又看了一眼,窗户后面躲着的三双眼睛,三人吓的连忙缩了回去。

    他冷笑道:“等着接受教里的问询吧!”

    说罢,手中的灯笼火光涌动,他已经随着火光冲上天空,划出一条弧线,转眼便已经消失在了远空。

    萧桐没有杀观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收了这个燕川的心鬼,还有勉强说的过去,但杀了对方,自己就不好说了,同教相杀,那是大忌。

    这里看似没有人,但黑暗之中,定有人看到。

    也许不是人,山中一鸟一虫,都可能会是别人的眼睛,更何况,这一次他是受人所托,如果杀了人,他就更是被人拖下水了,那不是他想要的。

    ……

    楼近辰手中的剑已经立了起来,摆出的是苍松迎客的剑式。

    白副捕头左手腕上的灰色的绳子已经解下,只听嘴里说道:“吊命绳索,听吾之令,吾献其命,吊其于梁上。”

    随着他的咒令念完,他将手上灰色的绳子朝空中一抛,那灰绳像是醒了过来,散发着诡异的灰光,一股诡异的气息从那绳子上散发出来,这绳子像是变成了一条灰色的毒蛇,在虚空之中扭动着朝着楼近辰游过去,初时缓慢,随之越来越快,朝着楼近夺的身上缠上来。

    楼近辰凝视着灰绳,却有一片幻象从眼中冲入心里,他看到了一座村庄,无论大人还是小孩子,他们都像是着了魔一样,伸头套入一根根绳索之中,然后便被吊起,在空中挣扎着,扭动着,形成了一具具尸体,很快就干瘪了。

    他们肉身的精血都被吊绳给吸食了,吊绳像是连接着冥冥之中的恐怖的‘灵’,承载着‘灵’的力量,吞噬着生命。

    这个地方,是马头坡,楼近辰突然明白过来,然而又有一股窒息感涌来,他脖子不知何时已经被紧紧的缠绕着,整个人都被吊在空中,这时的他像是成了那村子里被吊死的千百人中的一个。

    双眼看到的也是横梁,是屋顶,他无法呼吸。

    内心深处疯狂涌起的危险警念,让他立即紧束心念,观想起太阳。

    并且还不是平日肉眼看到的那个太阳,而是他曾用天文望眼镜见过的那个太阳。

    刹那之间,气海之中,翻涌起火焰,火焰化一条蛟龙,沿着经络冲起,将那些幻象冲破。

    当他双眼看清楚身外的一切之时,发现自己已经被吊在了树上,他法念一动,身上缠绕着吊绳便开始燃烧。

    原本吊绳带来那一股蛊惑人心的幻象被驱除之外,吊绳开始燃烧,楼近辰能够感觉到这捆在自己身上吊绳仿佛在呻吟着,那些缠绕在上面的怨气,那被‘神灵’降临过而诞生的一丝‘灵’性,在火焰之中挣扎恐惧。

    “敢坏我的宝贝。”白副捕头自祭炼出这吊命绳索以来,用于杀人,少有人能够挣脱,更没有谁能够有让自己吊命绳索毁去的危险。

    它感觉到了那火焰的恐怖,而楼近辰却是清楚的感觉到,这绳索在快速解去,然后逃也似的朝着白副捕头飞去。

    楼近辰没有任何迟疑,人在虚空里一踏,元气如浪翻涌,一剑斩出,一抹金色剑光剖开黑暗,这剑光中的意志蕴含烈阳气息,所以是金色的,这剑光即有剑气的凝炼,又有着燃烧之意。

    剑吟凛冽,顷刻便已经到了白副捕头面前,他才刚刚接过手中的吊命绳索,还没有来得及审视,剑光已经到了身前,只能是将手中刀劈挡而出。

    铮!

    剑光撞在刀刃上,断为两段半,却并没有散去,他猛的后仰,一抹剑光仍然是斩落他的发髻,另一抹剑划在他的肩膀上,一股火辣辣的痛感传来,头发竟是燃烧了起来。

    心中又惊又惊慌,耳中听到强烈的剑吟声,抬眼一看,只见一片剑光,如朵朵金焰,自向而下的笼罩自己。

    他连忙后退,一边退,手中的刀顺势使了藏风遮雨接缠头裹脑,脚下脚步变换,整个人在黑暗的林中,如狂风卷林,刀光成片的裹住自己,人一眨上之间已经在林中退了七十三步。

    叮叮叮叮!

    剑刀相击声之中,他只觉得自己身上多了几处痛处,也不再恋战,想要强行使用遁法遁走,却突然觉得全身力气消去,大口的喘气,低头一看,胸口不知何时已经中了剑。

    “我……”

    鲜血顺着他的身体哗哗的流,他还想坚持,却已经没有力气了,扑倒在地,那灰色的绳子,在地上如蛇一样扭动着想要逃走,一只脚踩在它身上,它扭动着,无法挣脱。

    楼近辰将之捡起,它扭动着想挣脱,楼近辰扯下地上的人身上的一块衣布将之包裹,竟是就安静了下来。

    他将这个人翻转过来,对方已经不再隐身,看清面容,却依然不认识这个人。他又搜对方的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拄剑而立,看向林中黑暗,一个浑身散发着绿光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没有追上那个徐心。

    正是他曾见过的苗青青,楼近辰这是第二次见,但是苗青青却是第三次见他。

    “这个人是谁,你认识吗?”楼近辰问道,他没有问苗青青为什么在这里,在他看来,一个修行人,尤其是修行第一境是‘木魅’的人,一定会长年的呆在山林之中。

    苗青青看着地上的人,打量了一会儿,说道:“他好像是泅水城的白副捕头。”

    楼近辰眉头一皱,说道:“泅水城的副捕头,怎么会来这里,而且还修有徐心一样的神法?”

    他尽管没有看到另外一人的面容,但是他可以肯定是徐心。

    “这事,还是需要尽快禀告到泅水城中去。”苗青青说道,她联系自己之前听到话,觉得这个白副捕头身上有着大秘密。

    楼近辰回头看那个画楼,画楼之中一片漆黑,那个娄寄灵早已经不知去了哪里。

    他发现自己好像不小心捅破了什么个马蜂窝。

    “那就把这个白副捕头带回泅水城吧,交给邓捕头,将这里的事跟他们说,让他们分析去。”楼近辰说道,他觉得专业的事应该让专业的人去做。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