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43:雨中剑轻鸣

43:雨中剑轻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暮色越浓,顺着长街看向远方天空,那里阴沉沉,似要凝出水来。

    长街上,两侧铺子里点上了灯,有的家中已经飘出饭香。

    小孩吵闹、嘻笑的声音顺着灯光飘了出来,萦绕在耳际撩动发梢,又随风飘走。

    左侧的商铺二楼,一个小男孩窗台边认真的练习毛笔字。

    右侧有一个女孩,正侧坐着练琴。

    前方窗台,有一妇人探出头来,将窗台外架子上摆放的三盆海棠花往屋里端去。

    她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还穿着里衣,雪白的手臂若隐若现。

    楼近辰又一次的避开冲撞过来的行人。

    “啪!”

    一道强烈的电光毫无征兆的从天空落下,仿佛就落在了这条街道的上空。

    刹那的电芒光亮,耀眼夺目,也将街上隐着身形的楼近辰照了出来。

    那妇人看到看了显露出来的楼近辰,紧接着楼近辰又隐入虚空,她呆了呆,然后赶紧的将窗户关上,躲在窗户后面看街道,却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

    楼近辰依然在向前走。

    过两个路口,再左转,沿着路走到尽头,看到一条河。

    这河并不算宽,河中的流水哗啦啦,天要下雨了,天色暗了下来,依然看到有人还在河边洗衣服。

    河的两岸种满了柳树,柳树已经很大了,柳枝垂于河中。

    顺着河往前走,他找到一座白色的拱桥,拱桥老旧,上方已经长满了草,可以看到一簇白花在风中摇曳。

    楼近辰上桥,桥上的砖已经有破碎断裂,但是整个桥梁还是很结实的。

    过了桥,看到对面的四合院,又寻到他们的门边都有木牌挂着,上面刻有号码,字体上有漆红。

    十三号。

    又看了看旁边另一座院子,然后是十四号,于是他顺着这个方向,找到了十七号四合院,院中一片漆黑。他环绕着这院子走了一圈,没有听到里面有动静,倒是隔壁有灯光。

    他来到两个座院子夹着的巷子里,正要翻过去时,却看到有一个年轻的书生有些鬼祟的进入这个巷子,然后对着对有灯光的院子里发出三声猫叫,一会儿后院子侧门打开了,里面是一个娇俏的小妇人,满脸的紧张和兴奋。

    书生快速从开着的门缝里钻了进去,接着门快速的被关上。

    楼近辰看到这一幕,只想说,城里的书生和深闺妇人,见面的方式好奇特。

    没有多管别的事,然后趁没人的时候,翻院墙进入十七号院中。

    这个院子很整洁,没有种那些复杂的花草,也没有去弄那些雕纹,一些都显的简单朴实,他小心的进入几个房间之中,发现都没有人居住。

    然后来了主卧之中,仔细的打量着,发现这里虽然有人住,但是却很简单,床上连被子都没有,倒像是一个用来修行地方。

    伸手摸了一下桌子,竟是有灰。

    心想:“难道他很少回这里住?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难道在百花楼常住?”

    “这厮难道不着家,就这么花天酒地的?”想到这里,又来到床边,双眼浮现火焰的光辉,将床看得清清楚楚,他发现床上有着明显的人盘坐的痕迹。

    伸手一摸,也没有灰尘。

    又看了看床上,床下摆着一双换下来的鞋子,鞋子上面仍然有着泥土,这像是刚换下来不久的。

    楼近辰不知道他今天晚上会不会回来,但是他相信,一个修士,每一天都需要于定静之中反观自身,体察心灵是否有什么不谐之处,他相信这个萧桐,一定会回来,除非他是已经没有追求的修士了,但如此年轻,已经做到了巡察使,又怎会没有一点追求呢。

    他开始寻找着这个屋子里可以躲藏的地方。

    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修点心化煞的人会化出心鬼寄于灯上,而这灯是他们这些人都不会离手的,他跟观主在一起这么久,又岂会不知道,那心鬼灯光之下,遁法会不会被照出来他不清楚,但是自己这种隐身应该会被发现。

    心鬼所化的灯光,这灯光就是心鬼的眼。

    他的隐身是欺骗了人的眼睛,但是心鬼的光线受阻的一刹那,对方肯定就知道了。

    除非有特别的方式让心鬼也被骗,但是目前来说他做不到,除非帮观主夺回心鬼,然后在心鬼的灯光里练习。

    而且,之前在街道上突然出现的电光也将他的身形照了出来,他也清楚,黑暗里突然出现的光会让他的身形显现,这隐身法需要有适应光线的时间。

    这个房间里比较空荡,没有什么好躲的地方,最后他抬头看头顶,发现上面铺了一层木板,从这下面看不到瓦片。

    最后,他想了想,既然无处可躲,那就躲门后好了,只要避免人在远处被灯光照出来,在近处照出来自己也出手了。

    于是,他开始在门后面站立。

    ……

    萧桐不认为自己是好色之徒,只认为自己是对美有着追求。

    无论是人美,还是景美,他都喜欢看,若能够踏入其中,身心愉悦之后,他觉得对于自身心鬼的成长有着不小的帮助。

    百花楼中,他端着酒,怀抱着美人,怀中的美人仰头,微嘟着嘴,修长的白皙的脖子,如水的清眸,细长的柳叶眉,饱满的红唇,就像是一颗鲜嫩的水蜜桃,看着便想咬一口。

    “桐公子,您昨天晚上突然离开,是不是去找别的女人了啊。”

    萧桐怀里的女人手指刮着他胸口的衣襟。

    萧桐微微一笑,尽显魅力,说道:“昨天晚上,我去教中清理了一下门户。”

    “清理门户?不懂,那今晚,你一定要留下。”

    “好,留下。”萧桐伸手刮了一下女子的鼻子说道。

    这时,一个女子低着头,小碎步的走着,她手里端着一个酒盘上来,酒盘里有一壶酒,酒壶将她的脸都挡住了,也是因为她端的高。

    她来到旁边,跪坐在矮桌边,为萧桐满上酒,萧桐看着玉杯之中的酒,突然笑着说道:“你抬起头来。”

    他怀里的女子以为萧桐看上了这个女子,有些吃醋的揉了揉他的胸口。

    但是萧桐却只是笑着,再说道:“你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那女子在萧桐的话中抬起头来,果然是一张娇媚的脸,有着一种难言的魅惑。

    然而萧桐身边桌上的灯光却突然涌动,她那张娇媚的脸突然燃烧起来,整张脸在火焰之中瞬间虚幻起来,露出火焰之下另一张有晶莹鳞片的脸。

    “啊!”萧桐怀里的女人尖叫一声,却被萧桐一把推开,滚落在地。

    只听萧桐冷冷的说道:“你一进来,我就闻着有一股腥味,你们鲛人族还真是不死心啊,阴魂不散,这酒都不让人安心的喝了?”

    鲛人女子想动,却发现火焰一动,瞬间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她觉得有一股巨大将自己压着,根本就无法动弹。

    “你欺骗我的姐姐,害得她自尽而亡,我与你之仇不共戴天。”那鲛人愤恨的说道。

    “你们不知道我早就开过鼻窍,世间气味,只要我闻过,都逃不过我的鼻子,就你还来偷袭。还有,我告诉你,在我的灯下,没有什么幻化之术能够骗过。”萧桐说完,念头一动,那心鬼火焰瞬间燃烧起来,鲛人女子被火焰裹着,惨叫,慢慢的声音弱下去,变成了一具焦尸。

    萧桐拿起桌上的灯起身,说道:“乏了,明天再来。”

    他一路的出了门,天空正好下起了雨,他也没有留下,顺手拿起了百花楼门口为客人备着的雨伞,撑开,提着灯笼沿着街往家的方向走去。

    雨才一落下便有豆点般大,又急,打在瓦片上,只一会儿,便已经形成了雨潮,整个江州府城都沉浸在了雨声之中。

    萧桐撑着伞走在大街上,他手中的灯笼的灯光在雨中形成一片光雾,远远看去,竟是朦胧梦幻,如雨中谪仙。

    只是他脚上踩在街面上的水里,湿了鞋子,这让他有些不爽。

    远远的看到自己家的屋子,街面上一个人都没有,在路过自家邻居之时,他听到里面有有人在喊道:“给我打,狠狠的打,我供你吃供你喝,为你家里还债,你敢背着我偷人。”

    “啊啊啊!”

    有男人的惨叫,也有女人的惨叫,吵闹声透过雨雨传入他耳中。

    他没有停留,朝着自家院子而去,院子有门,院门上有瓦,形成了水槽流淌着哗哗的水。

    他走近了。

    一步,两步,三步。

    突然耳中听到了一声‘铮’鸣,似剑吟,剑吟声在雨中有些飘忽。

    猛的抬头,伞仰起一角度,眼中看到一道灿烂的光芒。

    他手中的灯笼里的火光猛的涌起,却又瞬间弱下去,滚落在地上。

    砰!

    一个人光着的双脚落在地上,剑尖斜指着地面,而地面上同时倒着一个面色惊愕的人,他的眉心到下巴有一条线快速的扩散。

    这人正是前一刻还似谪仙于雨中漫步的萧桐。

    那人伏身从他的怀里搜出一个葫芦,从地上的灯笼火光里可以看出,他是光着身子的。

    但是在他搜出红玉葫芦之后,便见他来到前面小河边,拿起摆在那里的湿衣穿上,穿衣过程之中,人消失在了雨中。

    旁边那院子里仍然有惨叫和骂声在雨中传出,这街上已经一片红色流淌。

    ------题外话------

    我同学的酒都没喝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