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道士夜仗剑-> 46:斗剑

46:斗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督主’在屋子里徘徊着,一切的谋划都如箭在弦上。

    只是这计划终是被人发现了,白副捕头已经死了,并没有牵连出更多的人,但就他的身份差一点引发大搜查,不过终是被引导化解了。

    前期已经做了那么多的准备,绝不可能停手,他甚至觉得,即使是自己下令停手,下面也会有人继续,何况他也不想停止,

    为了这一场大祭,已经有很多其他地方的人赶了过来,岂能够说停止就停止,放兵不由将,开场之后一切都往终场。

    一切都在交换,一切的获取都需要风险,秘灵们喜欢生命,那自己就送他们大量的生命,以换取注视。

    有人报告说看到楼近辰。

    楼近辰这个名字,最近听到的次数不少,本只是一个流民,在拜入火灵观之后,竟是修习了炼气法,还短短的时间内竟是产生了威胁,连白副捕头都死在了他手上,徐坑村他也横插一脚,本是选定好伏杀季明诚的人选,因为他而缺席三个,最后功亏一篑。

    对于楼近辰这种抓住一点机会就想飞上天的人,他是最为厌恶的。

    仗着有几分修行天赋,就四处管闲事,这种人应该一辈子沉沦在低层。

    “什么侠义,什么正义,什么公道,有这些想的人只配做资粮,只配成为秘灵们的食物。”督主在房间里骂骂咧咧。

    他在等一个结果,刚才有人告诉他楼近辰又到泅水城来了,原本还想着等大祭之后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再去打杀了他,即然来了,其他的人也想先杀了助助兴,那就杀了吧。

    就让他死于街头,血流一地,肠粪洒街,头颅滚地的看着这一座城是如何成黑白色的。

    他又想到今天出手的是从岭南来的两兄弟,都是刺客出身,一身隐匿之能,诡谲的剑术,不少成名人物都死在他们的剑术,人称岭南双剑,五步之内,几乎无人能挡,有他们出手,那个据说同样一身剑术的楼近辰,定然无法再活着。

    楼近辰之死一定会触怒季明诚,但是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就以楼近辰的死来做为大祭的开场吧。至于成不成功,那就交给‘秘灵’吧。

    ……

    楼近辰的眼睛没有看到人,不是这个人彻底的隐遁,而是这个人钻到了他的视线之外。

    格住对方剑的那一刹那,他并没有感觉到对方剑上的力量,因为对方的剑已经顺势转了个方向,在他的剑身上滑过,成了一个抹剑式。

    楼近辰没看到人,但是剑式的走向却在他的心里清楚的呈现,因为一切的剑式都是都基础的剑式构成,高名的剑手就是顺应对手的剑式而极快的调整变化。

    这抹剑式的威力就在于错身而过时剑刃抹划,抹咽喉是这一剑式的最致命的。

    解开这一剑自然也有不少的方式,但是因为看不到对方的身形姿势,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粘着对方的剑刃,毕竟在这一刻,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敌在暗我在明,所以粘住对方的剑,并不让对方有更多的变化,是最佳选择。

    这对于他自身剑式的应用与把控是最大的挑战。

    在从迎击的刚劲,瞬间转换为柔粘之劲,好在他对于剑术是勤练不缀。

    他的身体在与对方错开的一瞬间,瞬间往垂直的方向辙步,身体扭动,带动着剑,剑竟是顺着对方的剑身水平方向点划而下。

    这一刻,他才看清楚对方,这是一个相对来说要比他矮上不少的瘦子,对方双眼泛着死灰色,他在楼近辰拉成与他形成直角时,并以剑顺着他的剑点划而下时,竟是不闪不退。

    因为这个时候,他只要退一步,便退出了楼近辰的剑所能够达到的极限范围,可是他不退,反而趋身上前,迎着楼近辰的剑侧身上前。

    他这紧追一步的同时,手中的剑依然与楼近辰的剑贴着,用的并不横格开的力量,而是推挤的力量,他只需要让楼近辰的力量偏移,同时侧身避开侧移后的剑,手中的剑顺势也朝着楼近辰点划而下。

    他的眼中一片冷漠,这种冷漠是不将别的命当命,同时也不将自己的命当命。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变招转剑,招招要命。

    两个人的剑式一样,但是楼近辰的剑已经被人躲开,他的眼已经看到那剑尖如寒星一样的奔自己胸腹划来,毫无疑问的,这一剑若是落实了,必定开膛破肚。

    而楼近辰的剑仍然点划向那空处。

    这一刻他的感觉到了冰冷的锋芒似乎已经要到肉了。

    那种危险瞬间冲到了顶,将手腕转动,力量从剑尖处瞬间转到剑柄剑格处,竟是瞬间将对方的剑卡住了。

    这是剑格的作用。

    同时往前一推,剑格卡住对方的剑身,剑尖却已经调整过来,对着对方的人,推挤的是对方的剑,却同样的是杀人。

    对方的剑的力量着力点不同,明显挡不住,立即后退,他退得极为的灵动,朝着左侧划半圆的退,他仍然是想出现在楼近辰的侧面,顺势压一下楼近辰的剑,再抹楼近辰的咽喉。

    功守转换,不过是一念之间。

    楼近辰岂能够让他得逞,本就被偷袭,好不容易扳回正常对剑。

    他人往后一退,手中剑一收,对方却有些愣住了,因为明明楼近辰还可以粘着追击的,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粘着对方不让对方有喘息之机,在他看来,胜利就是在一次次的追击之下累积出来优势转化为胜势的。

    楼近辰收剑归鞘,却成了一个弓身拔剑的姿势,右脚在前,剑在左侧,藏于身侧后处。街上面的人早在两人斗剑的一刹那就尖叫着离散开来,但又都仍然没有跑远,而在远处看着,街两边的楼上都有人,从窗户那里看下来。

    所有的人都看到这一刻的楼近辰身上的气势变了,他练剑练的剑技,亦可说不是练剑拔。

    练的不是凡人剑术,而是修行人的剑术。

    他的身上起了风,这不是纯粹的风,而他的法念感摄阴阳而形成元气浪潮,浪潮环绕着他形成了漩涡。

    现在的他不需要挥剑来牵引也能够很快汇聚这种元气浪潮了,那个矮瘦的剑手,脸上出现了凝重,然而楼近辰并没有给他多想的时间,只见楼近辰的剑拔出。

    “铮!”一声清脆的剑鸣。

    一个挥撩,宛若一个指挥官挥动了令旗一样,那漩涡的元气漩涡竟是猛的加速,离开了他的身体,化做一片气浪漩涡迅速朝着对面的人卷去。

    这种大范围的攻击,对方似乎一下有些不知如何应对,在楼近辰与他短暂的交手之中,可以看出对主剑术走的是轻灵险峻之路,极擅长近身搏杀,但是楼近辰剑术却更加丰富了。

    气浪极快,席卷而至。

    对方没有去躲,因为气浪覆盖了这一个街道赛宽度,他不好躲,就算是勉强躲过了,也会被对方抓住破绽,他发现自己有些大意了,没有去向人打听清楚这个楼近辰的剑术是什么风格。

    刚刚短暂的接触,他发现这个楼近辰剑术技艺精湛,对于危险的敏锐度极高,然而脱离开剑与剑的接触之后,对方竟是从精巧的剑式,刹那之间转换为雄浑的剑势。

    他后退一步,同时手中的剑斩出,虚空里划出一道光华,斩划在风浪上,感受到风浪的力量,再退一步,依然一剑斩出,他要将对方的元气浪潮斩破。

    他曾在风洞里练剑,对着风挥剑三年,并不惧这风浪。

    然而他挥剑时,楼近辰却也顺着剑而动,而且速度极快,仿佛乘浪而来的游鱼,其剑在他斩第二剑之时已经刺破虚空,瞬间刺向他的眉心。

    他整个人都惊着了,楼近辰的速度之快让他反应慢了。

    叮!

    终究是挡住了,然而挡住的那一瞬间,他却觉得自己对方剑上的劲力冷脆,一沾即收,却有一股力量让自己的剑不由的弹开。

    随之,他心大骇,亡魂皆冒,因为他看到一片剑光朝自己罩下,点点白芒,竟似落雪飘飞,却每一片都是似有了生命,都是致命的,虚实之间,他也敢硬接,刚刚接的那一下,楼近辰剑上冷脆的劲力已经让他剑荡开了,他怕自己剑再被荡开的一刹那,咽喉便会被刺穿。

    楼近辰习练过很多套剑法,其中太乙分光剑在最近却是被他练出超脱普通剑招的魅力。

    “哥,救我。”

    此人脚下倒踩七星,不断的快速后退,而手中则是舞出一片光华。

    他这个声音一出,旁边一片阴影里立即有一道剑光破空而至,然而楼近辰却像是没有看到,人在空中,凌空而刺剑,剑光分化,却带着元气浪涌扑下。

    叮叮叮!

    对方连续挡了三剑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剑已经被拔在了外围,他清楚的感觉到楼近辰刺下的剑势之中,不仅有刺,还有朝外拨弹的劲力,如果只是一剑,他也不惧,但是接连快速的几剑,却让他的剑终是被拨开了。

    第四剑落下之时,他手中的剑已经来不及挡了,心中有此警觉,却一切都晚了,退不及,躲不及。

    一点寒芒刺落。

    他只感觉到了一断冰冷与坚硬刺进了自己的眉心,世界刹那之间破碎,天外黑暗涌入,淹没了他的一切。

    而楼近辰并没有落地,他的人像是随风飞舞的燕子,手中的剑在虚空里一划,风云卷起,将袭来的一道剑光圈入其中。

    这是太极云剑式,以画圆为根本的太极剑法,在他手上成了一门极佳的防御剑法,风云瞬间成为漩涡,不光是将那剑卷住,还将持剑之人圈入其中。

    楼近辰之才看清楚了这一个人竟是与刚刚自己杀的人有着八分的相似,就连穿着也一样。

    但是楼近辰却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剑上有着一股强烈的疯狂之意,对方根本就没有退,而是顺着漩涡在转动着,朝着楼近辰一剑刺了进来。

    对方的人与剑都在风浪漩涡里,并且顺着漩涡而出剑。

    剑势竟也成圈,无数剑芒顺着风浪而刺了出来。

    楼近辰此时心中再无其他念想,只有那一片剑芒。

    ------题外话------

    求月票在新书月票榜上保持卑微地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