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网游动漫 -> 执法者手册-> 第三十八章:失物招领

第三十八章:失物招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三年,这无疑是一个神奇的数字。

    路飞仅仅用了两年时间,从一个连和平主义者都打不过的选手成为了拳打四皇的存在,而菲茵-艾尔尼姆整整消失了三年,比路飞还多了一年时间。

    如果用这样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现在的菲茵恐怕已经天下无敌了。

    “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她赏金这么高,在十七区却并没有什么知名度?”

    庄池打断了宋岚的思绪。

    闻言,宋岚当即点了点头。

    不错啊庄姑娘,你已经是一个成熟的解说员了,居然能在他啥也没问的情况下自动开始解说。

    “那是因为她和柴可被通缉的原因不同,柴可的势力虽然是十七区的毒瘤,但他却十分擅长疏通关系,因此只要他不做出太过出格的行为,联合政府也会对他的生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话本来是不能说的,可是现在柴可已经死了,而且她收了宋岚三次礼物,不拿出一些干货来,庄池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她继续说道,“但是菲茵-艾尔尼姆不同,她第一次被通缉时,赏金就已经突破了100万,罪名是杀害了三名一级救助者。

    “遭到联合政府通缉之后,她一路逃亡到了十七区,联邦政府的犯罪库里最后一次对于她的记录,是她杀害了负责追捕她的二级救助者,赏金也提升到了173万瓦,现在你明白了吧?如果菲茵-艾尔尼姆确实来了十七区,二级警戒令绝对是必要的措施,对于她这样的重犯,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在人口密集的区域造成数百人的伤亡。”

    “明白了。”

    宋岚点头,庄池已然明确地指出了柴可和菲茵之间的区别。

    柴可是勾结福斯特家族,在当地作威作福,因而遭到了联合政府的通缉;而菲茵则是凭本事一路杀了所有追击她的救助者,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名二级救助者。

    对于联合政府而言,菲茵显然才是更为凶恶的罪犯。

    如果以菲茵作为参照物,似乎可以隐约推断出赏金与救助者之间的关系。

    宋岚在心里默默进行了换算。

    杀害了一级救助者的罪犯赏金可能是在100万瓦左右,二级救助者所对应的赏金则是150万瓦以上。

    而且庄池对于菲茵的描述其实有些微妙。

    菲茵-艾尔尼姆因为杀害了二级救助者而被悬赏173万瓦,从那之后便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可是这并不能把她直接和二级救助者划上等号,说不定当时的菲茵就已经能对标三级甚至是四级救助者了。

    这样一来,杀手先生在走夜路时不慎遇到了菲茵-艾尔尼姆而惨遭对方的杀害也十分合理吧。

    宋岚并没有被菲茵的“光辉事迹”吓到,相反,他看见了能让自己光荣退休的机会。

    “抱歉啊,看来我上次对你说的话有些不太准确。”

    “啊?”

    “如果你在下班的路上遇到了她的话,你就死定了。”

    庄池严肃地说道,“在警戒解除之前,我们科的同事大多都会留下,我建议也留在这里比较安全。”

    “多谢,我会认真考虑的。”

    告别庄池,离开统计科,宋岚也开始酝酿起了自己的送人头计划。

    …………………………………………

    同一时间,执法者大院警卫亭。

    “嘘,别动。”

    近在咫尺的耳语,每一个字都伴随着温热的气流。

    柔软的前胸抵在警卫的后背上,鼻间萦绕着淡淡的体香与酒气混合的味道,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称得上一个香艳的场景。

    然后警卫却只剩下满脸的惊恐,明明右手再前伸一些就能勾到警报按钮,然而整只手臂却如同被定住了一般使不上力气。

    “菲、菲茵!”

    警卫勉强挤出了几个字来,他根本没有察觉到对方究竟是如何接近自己的,而当他意识到这个臭名昭著的重犯之时,对方的双臂已经环绕住了他的脖子。

    警报亭的玻璃倒映着那张美丽的脸庞,她那猩红的眸子里满是戏谑,“我听别人说,如果有东西丢了的话,就要来这里做失物认领。”

    说着,她将一张照片摆在了警卫眼前。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男孩,男孩面对着镜头,眼里满是惊恐,仿佛正有某种恐怖的物体在镜头另一端注视着他。

    菲茵舔了舔红润的嘴唇,“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吧,带他来见我,你就能活下去。”

    “休想——!”

    警卫卯足了力气,右手猛然伸向近在手边的警报按钮。

    身为十七区的执法者,又岂能向罪犯妥协?

    只要按下了按钮,即使菲茵杀了自己,自己的战友们也能立刻知晓对方此刻就在执法者大院。

    菲茵-艾尔尼姆似乎并没有阻拦他的打算,放任他的食指触及到了按钮。

    警卫眼前一喜,下一刻——

    奋力按下的食指却犹如纸片般耷拉了下来,以食指作为开始,他的整只右臂都无力地垂了下去。

    在他因疼痛感叫出来之前,菲茵便先一步捂住了警卫的嘴巴。

    “小声点,会打搅到别人的,我们独处的时间才刚刚开始。”

    她的视线缓缓看向了警卫另一只胳膊,“我听说,那孩子跟着偷渡客混进了十七区,而那些偷渡客现在都被带来了你们这里,能不能告诉我他们现在待在什么地方?”

    菲茵似乎并不急着从对方那里得到答案,随着她视线的移动,警卫左手食指的指甲盖缓慢地凹陷了下去。

    豆大的汗珠从警卫的额头渗了出来,被死死捂住的嘴巴不停发出含义不明的嘶吼,不出几秒,他的整节手指便凹陷了下去,然而凹陷的部分却并没有就此停止的趋势,它很快爬向了警卫的另一节手指。

    “住手!”

    警卫亭门口传来一声怒喝,菲茵循声望去,当她看见在警卫亭门口剧烈喘息着的小男孩时,那股正警卫整个手掌缓缓压扁的力量终于停了下来。

    而在和菲茵对上视线的第一时间,小男孩便头也不回地逃了出去。

    菲茵眼中的狂热更明显了。

    松开警卫,不慌不忙地拎起行李,一脚踢开了警卫亭虚掩着的门。

    警卫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菲茵的背影。

    他强忍住疼痛,用仅存的左手拔枪,枪口直指菲茵。

    “砰——!”

    一声枪响。

    出膛的子弹却扑了个空。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对方究竟是如何无声无息地摸到了自己身后。

    在菲茵提着行李出门的那一刻,她便仿佛跨入了另一个空间之中,当着他的面消失得无影无踪。

    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了,警卫用尽最后的力气,连接上了内部线路。

    “喂。”

    “这里是警报亭。”

    “需要支援。”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