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wangshuge.com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网游动漫 -> 执法者手册-> 第四十四章:个人正义

第四十四章:个人正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片刻后。

    “师父你看,只要通过了这扇门,我就能把东西带去别的地方。”

    原本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艾尔蒙又回到了这里,与之一起出现的还有他的身体,杀手先生的义眼和手机。

    “真是便利的能力啊。”

    宋岚赞叹。

    菲茵之前能无声无息地摸进执法者大院,之后又当着遇袭警卫的面消失得无影无踪,想必就是利用了艾尔蒙的能力。

    只要有了这份力量,岂不是每天就能晚起床半个小时,省去骑车赶路的时间?

    难怪菲茵为了找回艾尔蒙,甚至不惜将整个十七区搅得天翻地覆。

    如果出现了最坏的情况,艾尔蒙也能来在执法者闯进他的卧室前将保险柜里的证据转移出去,更何况,他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一些他想要转送的问题,跳过运送的过程,直接送达对方的办公室或者家里。

    这么看来,联合政府对于灵能者的方向进行划分是有道理的。

    破坏类的灵能者负责杀人,支援型的灵能者负责毁灭证据,这无疑是绝佳的组合。

    “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我可以允许你先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但是要约法三章——不许让其他人注意到你的存在。”

    “明白了,师父!”

    艾尔蒙精神十足,“那么,什么时候开始第一轮的修行?”

    “你的修行,已经开始了。”

    宋岚脸色一正,说道,“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刚才已经把你从门口拎进来了,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了。”

    ………………………………………

    与此同时,作战指挥中心。

    此刻,整个执法者部门的精英们都集中在了这一间屋子里。

    菲茵-艾尔尼姆的尸体已经被带了回来,尸检报告出来了,致命伤胸口处的贯穿伤,检验的最终结果和柴可相同,都是一击毙命当场死亡,现场发现了被挤压成了团状的路灯,鉴于死者是被悬赏173万瓦的重犯,他们实在没法认为现场曾经历过激烈的战斗。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菲茵的能力扑了个空,紧接着她就死在了对方的手里。

    “我认为,必须把凶手的身份调查清楚。”

    说话的是道格,特殊行动小组的总队长,此刻他脸色凝重,丝毫没有因为菲茵的死亡而欣喜若狂。

    令所有人束手无策的重犯的确是死了,可是,她的死亡却又带来了一个更大的隐患——这恰恰说明了在十七区,还隐藏着一个能瞬间击杀菲茵的人,更糟糕的是,他们完全不清楚这个的身份,不理解他的能力,甚至连对方的精神状态是否稳定都不知道。

    要知道,对于灵能的开发越深入,精神状态就越不稳定。

    “我不这么认为。”

    犯罪分析科的科长给出了不同意见,“根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情报,可以推断出他的目的和我们一致,他之前也曾向我们举报过莱纳尔-博伊耶夫的窝点,而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杀掉莱纳尔,而是将他们交给了执法者。”

    “的确,这说明他至少不是一个嗜杀之人,在柴可案和莱纳尔事件中,他都曾留下过活口。”

    陆湘开口道,“因此,我推断他是一个对于自身能力有着绝对自信的人,很有可能在他的潜意识中,为了掩盖秘密而杀人是一种侮辱。”

    事实上,在联合政府所管辖的各个区域,这类案件都出现过不少,早在2145年,联合政府的最高犯罪调查机构就给此类犯罪的冠以了一个统称——“个人正义。”

    也即,无视联合政府的律法,以自己的认知作为评判的标杆,对于犯罪者进行裁决。

    这些人通常是怀有对于法律的不满,以及对于正义追求走上了这条道路。

    “他们的其中一个特点,就是他们自信往往都会发展成近乎于自负的地步,他们往往会以‘正义’而自居,正因如此,他们反而很少会将无辜的市民进去,一旦伤及了无辜,他们就会用各种理由来试图说服自己。

    “而在这次的案件中,我推测他在日常生活中很有可能是一个不起眼的人,因为柴可和菲茵都没有预料到死亡的到来。”

    下手的方式都是在身后一击穿胸,几乎一瞬间就夺走了两人的生命,因此两人生前的表情都维持了下来。

    没有惊恐或是愤怒,也就是说,他们的大脑甚至根本没有理解对方的能力的机会。

    就像是,死在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手里。

    “主管,这正是我最担心的地方。”

    道格又一次开口说道,“我虽然没有那么多理论知识,可是我当着了这么多年的执法者,有一件事我很清楚——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极限的,年轻人在调来我们科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几乎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

    特殊行动小组永远是活跃在第一线的部门,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面对那些残忍到了极点的犯罪分子,以及出入那些会令无数人做噩梦的凶案现场,正因如此,队员们的心理问题向来是他最为看重的环节之一。

    “我会不定期地安排一些集体活动,一旦发现有人的情绪走向极端,会在第一时间对其进行心理疏导,即便如此,每个月依然会有人忍受不了特殊行动小组的工作调去其他部门,或者干脆辞掉了执法者的工作。”

    说到这里,道格话锋一转,“可是,谁又能对那个人进行心理疏导呢?”

    闻言,作战指挥中心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个人正义的道路可要比他们孤独得多。

    孤军奋战,亦无法将心中挤压的负面情绪说给别人听。

    长此以往,这些负面情绪势必会孕育出新的黑暗。

    “尤其是,我们现在所讨论的,是一个能够一击击杀菲茵-艾尔尼姆的人,一旦他的情绪失控……”

    道格停顿半晌后,才说道,“我并不是主张一定要把他强行带回执法者部门严加看管,之所以要确定他的身份,是为了能时刻关注他的心理状态,以免最坏的情况发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